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黄河入海流》纪实文学连载十六  

2017-06-23 14:03:16|  分类: 自写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河入海流》纪实文学连载十六

 

黄河入海流

《黄河入海流》纪实文学连载十六 - 刘铁龙 - 刘铁龙的博客

 

十六  欢迎亲人解放军的标语散发出新墨气息

 

1969817

盛夏季节,炎炎烈日与雷、雨、风、云相互交替,变幻无穷。

七分场场部墙壁上新张贴了两行醒目的标语:

“欢迎亲人解放军!”

“让工宣队回小臭河撑船去吧!”

没有任何传闻,没有任何先兆,小清河航运局派驻农场的工宣队,悄无声息地离开。没有告别,也没有任何形式的欢送。

散发着浓浓新墨气息的大字,令人惊讶与惊喜交集。

今天上午,几十名解放军军官打着红旗,雄赳赳气昂昂,步伐豪迈地开进七分场。

解放军军事管制委员会正式接管济南五七黄河农场。

关闭在一个闭塞的小圈子里,无法纵观全局。偶然探头而望,只会大吃一惊,如坠雾中。

徐天真说,标语是机务队消息灵通的人士所写。

“据本人分析,工宣队撤离,军管会进驻,意味着地震后农场出现的混乱即将结束,所有的秩序会在短期内恢复正常。”

 

 

 

819

果如徐天真预言。

军管会进驻七分场,回济南避灾的知青很快乘专门调拨的卡车陆续返归农场。

欢迎者多是看热闹的大人,还有些光屁股的孩子。这场面倒像诙谐的讽刺,“战略转移”养息多日,该派用场了。

机关伙房走的人都回来了,面案、菜案充满新的生机,整天洋溢着青年人的笑声。

回来的人都带来一些好吃的东西。

李树林因此活跃起来,热情地和每一个人问候,攀谈,从容地从对方手里接过堵嘴巴的食物。

小曹带来一大提包沂蒙山区苹果,小孔是几包饼干,小辛在窗口探进头笑着说:“嗳,我告诉你们呀……”顺手扔进来一包水果糖。

伙房人手陡增一倍,再也不觉得忙和累。

傍晚不必去南伙房排解寂寞,小曹的口琴又响了起来。

 

 

821

返归农场的人讲述他们回济南经过,简直像战斗故事那样精彩,像武侠小说那样传奇。

如何搭车,截车,转车,数千人集体行动,想必有戏看。和当年革命大串联略同,无论坐汽车还是乘火车,从来不花钱。地震避灾,最有说服力的理由。

也有不同情知青,坚持买票才允许上车的人,于是产生冲突。实验高中来的潘同州,在辛店火车站和执勤路警打架,吃了亏。

小崔转述了我的家庭近况,平安无事。她不仅把信和东西捎到,还多次看望,和小辛一起去过。父亲曾几次去她们家打听农场地震后情况,母亲也许会更加焦急,应立即写信解释安慰。

军管会召开全场大会,强调纪律,部署任务,要求返归农场的知青积极投入工作。

地震震裂的缝隙里冒出的水,黑而苦咸,把正在旺盛生长期的庄稼淹死过半。全场自西向东十六个条田,黄河边自南向北五个条田,除了豆子,几乎大部荒芜。

机务队中耕时洒下的化肥没有浪费,芦苇、野草疯长。为了减少农作物经济损失并为大牲畜准备过冬的饲草,割草是目前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

保管室运进大宗镰刀、镰把。

磨刀霍霍声从知青宿舍,到家属院,四处都能听得到。

场部号召家属院没有工作的半大孩子们带头割草,规定计价每斤三厘。

丰产田里草长的旺盛,船队老张的儿子玉生,一天割草三千斤,收入30元。

 

 

823

不知什么原因,和机关伙房“土皇帝”越来越不融洽。

他教训指责别人,本来不关我的事,可就是听着有气,忍不住替某某辩白几句。

5月从集贤菜园带回的仙人掌,几个月成长旺盛,生出三对肉掌,非常好看。他一声不吭,毫不客气地搬到自己家。我在院子里种的木槿花,开出鲜艳花朵,引来不少蜜蜂。可他不是把涮茶壶的开水泼过去,就是把满脸盆肥皂水都洒在花根部。提醒他注意,也没说故意破坏,那张脸拉得比驴脸都长。

今天中午,他斜乜着眼问:“小刘,你对我有意见怎的,看着你这几天不高兴啊?”

他又说,现在伙房人太多了,得下去几个。小辛不行,小崔不如从前勤快,准备让她俩离开伙房。

我说,这是你司务长决定的事。伙房的确用不了这么多人,谁都可以离开。

他眨着眼睛,嘴巴缩紧,一声不吭地吹杯子冒起的茶叶泡。

 

 

824

再次和小辛值早班。和她在一起有些拘束,知道的信息不能告诉,那样是犯自由主义。

她的话倒多起来,说起28中的旧事,提起崔东华拉她到我家的经过。

从济南返归农场后,本来王会计要扣她超假的生活费,被她一番恭维话给打消了,小曹说她“真油”。

察觉不到什么“油”,倒感到幼稚纯真中的坦诚。

“小刘,你打算在伙房里长期干下去吗?俺妈担心我吃成胖子,不让我继续帮厨,我想回菜园。”

她提出了一个我没有想过的问题,不知怎样回答。

王是准备让她离开伙房,恰好她自己也愿意离开。

王之所以向我透漏让崔、辛离开,便没有打算让我离开。可在这个小圈子里,我究竟能够做多少有意义有价值的工作?

如果可以允许个人选择,当然喜欢跟老朱学养蜂,还能够借阅文学科技书籍,并在他那里学到较全面的农业技术知识。张琨是领导分配养蜂的,我没有合理借口取而代之。

或许到大田排的视角更大些,这事先考虑好,再跟小曹商量。

 

 

825

昨天下午,王会计向我和小曹交代了一项任务。

他说,场部组织了割草队去河东罗家屋子,南伙房抽不出人来,要机关伙房跟一名炊事员去。他强调,这么多人去河东,二队伙房人手不足,是他们提出来要人的。

说完,他先笑着看了我俩,然后肯定地表态:“小刘去吧,你比小曹有力气。”

听说罗家屋子那儿的蚊子多得要命,晚饭要在蚊帐里吃。中午头,蚊子也会成群地涌进宿舍咬人……而且割草队一下子去百十名人,住宿也不好安排……

小曹说,从王的口吻神气看,他是在想办法报复我。

没什么。如果是报复,也觉得可笑。地震尚吓不走我,去罗家屋子有何畏惧,割草队不怕蚊子,我更不怕。况且,必须去一个人,我不去别人也得去。挑艰苦和困难的工作干,心情踏实愉快。

马车拉着割草队裹着蚊帐的铺盖卷,我们步行到黄河边,乘坐老乡摆渡船去河东罗家屋子。

东岸水浅,渡船不能靠岸。百余步距离,大家只得在船上挽起裤腿角,赤脚跳进黄河边浅水里,扛着行李、工具,蹚水而行。黄河岸边的河底是硬实的,水面在膝盖之下,走起来并不费力。但靠近岸的一段,却是芦苇丛生的沼泽地。脚刚刚迈进,马上插到淤泥中,一陷就到大腿根。一步一陷,肩上还扛着不轻的东西,简直有几分当年红军过草地的艰难。割草队是清一色的男子汉,在淤泥里顽强迈进,没有人大呼小叫。

可结伴去总场的几个女生就不同了。她们虽然只带小书包,一入沼泽便哭叫不停,相互搀扶着落在后面。一个叫尹小萍的战战兢兢不敢走,在沼泽里越陷越深,整个腰部都陷进去了。同行的几个女生去拉她,一起陷在泥淖里,急的哭嚎起来。

男子汉们,把行李、工具先放到岸上,陆续反身救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哭哭啼啼的女生们一个一个背出沼泽。

所谓岸,不过是没有水的荒草地。沼泽里的淤泥粘满腿,鞋不能穿,裤腿角也不能放下来,一到草丛深处就倒霉了。

从黄河边到罗家屋子的一段路,因地震后很少路过人,早已经被半人高的芦苇、水稗子封住。我们一来,蚊子闻声而至,狠命地在腿上、胳膊上、脖颈上、脸上叮咬,这滋味真无法忍受。

大家几乎是跑步到二队的,浑身是汗,遍布又痛又痒的大疙瘩。

独自去二队伙房报到,立即投入工作。

炊事班长张师傅以前认识,另外还有28中八级三班的同学任历清。压杠子,搓馒头,说说笑笑很愉快。我做的面剂子,六个过秤,正好平一斤半,受到面案同行的赞扬。

准备完成这次任务请假回济南。家里几次来信,别人都回去过,父母非常挂念。先回家探亲,归返农场便申请下大田,反正机关伙房要减员。

一边搓馒头,一边打好了主意。

 

 

826

晚上,在七分场机关伙房会计室宿舍写日记。

昨天的一天真使人倦怠。

二队罗家屋子乱糟糟的,干活的,用餐的,做饭的,像没有人管理般毫无秩序。

午饭后,张师傅告诉我,他们需要一个菜案炊事员,面案本来就不缺人。任历清也说,炊事班没有多余床铺,住都没有地方。他们俩共同的意见是:这里乱,干什么都不方便,伙房也不需要,你还是回去吧。

晚间看望了几个同学,和王新生聊过,回到二队伙房和牛學祥挤在一个蚊帐里迷糊了一夜。

早饭后,便扛着自己的行李卷乘渡船返回。

王会计以为我回来拿日用品。听说我不回去,眼睛都瞪圆了:“这这么行?任务没有完成就回来,你经过谁批准的?!”

耐心把河东现实条件,需要菜案炊事员不需要面案炊事员的情况,一一说明。他不听,提高嗓门呵斥:“不行,菜案一个人也抽不出来。你还得给我回去,不管需要不需要,你去河东先干完再说!”

我被他专横态度激怒,不顾小曹眼色制止,狠狠顶撞道:“不去,就是不给你回去!”

他怒气冲冲地向场部院子而去。不多会,军管会王代表找我谈话,先表扬在地震期间坚持工作,后劝我去河东执行任务。经我一番说明,他点点头认可。

小曹见军管会代表找我谈话,诚恳劝我不要任性。

下午,在灶间烧火。

姜山河带着几个割草队的人跑来,咋咋呼呼说我逃跑回来,偷了河东的狗崽子,二队翟青山等要来场部揍我。

真混账!什么样的虫子都咬人。

伙房的人们都被其气势汹汹吓住,我不怕。抄着木叉迎上前辩理,指着姜反驳:“你胡说,你从哪里听来的谣言,我根本就没有见到什么狗崽子!”

在我看来,无辜欺侮人和受人欺侮而不反抗的人,同样可耻。

别人畏惧的拳头硬,有“势力”大块,居然没有翻脸闹事,嘻嘻哈哈瞎扯一阵找台阶离开。

熄灯!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