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纪实文学连载六 《黄河入海处》  

2017-03-20 21:53:56|  分类: 自写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实文学连载六

黄河入海处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个当时不满十七岁的知青,以他辛勤的手迹,记载了那段历史和岁月。

——题记

纪实文学连载六 《黄河入海处》 - 刘铁龙 - 刘铁龙的博客

 

 咎由自取,被强加了一个令人冒火的“外号”

1969424

预先计划好的,和桂国斌一起休班,结伴过黄河去河东罗家屋子看望王新生。

顺黄河坝走八里地,就是黄河坝的尽头。

坝下是十六条田,濒临河水。农场的船队办公室就在建筑在坝上,有直通场部的电话。黄河最东端的水文站在船队隔壁,两个单位常年友好相处。渤海农场原有船队颇具规模,负责捕鱼运输。现在名存实亡,没有几条像样的船,年久失修,停泊河边任凭风剥雨蚀。

船队的队长老张,快五十岁了,风趣幽默,自称光杆司令。其实他并非一人长期留守,陪着执勤的还有老侯。

老张驾一小船送我们渡河,指着河中间滚滚波涛说,这里原来是老渤海农场的一个食品加工厂,被改道的黄河冲了。烟囱竖在河中间,好几年才倒。

过了河一里地就是二队的大片农田,队部、伙房、宿舍建在垒高的土台上。

王新生来二队当上饲养员。聊了一会儿,知道我俩为学骑马而来,就从马棚牵出了一匹黑马。

工宣队领导怕出事,明令禁止城里来的知青骑马。因此,我们得远远避开队部,到没有人的黄河滩练习。

这匹黑色的老马叫“木头”,说明它性情温顺。

没有马鞍、脚镫,就垫上一片麻袋,让我俩骑光腚马。

新生介绍了骑马的基础要领,轻轻抚弄马鬃,问我俩谁先来。

看到桂国斌望而却步的样子,我鼓足勇气,在王牵住马缰之际,双手抓紧马鬃,翻身跨上马背。

开始,新生牵着缰绳跟着小跑。我双腿夹紧马背,把屁股微微抬起,身体随着马背的颠簸节奏上下运动。沿黄河滩跑了几遭,胆子大了,便接过缰绳纵马快跑。虽然不小心被摔下了马背,但跌落在湿乎乎的黄河滩,没有感到丝毫疼痛。壮起胆量,重新上马后按照要领再跑一段路,终于敢抖缰策马奔驰了。

一种腾云驾雾般的快意,催发了心头的幻想——驰骋沙场,杀敌报国,刀下敌酋鲜血飞溅,头颅落地……那将是何等威武的英雄气概!

桂国斌也被鼓励着上马小跑、奔驰起来。

下午回场部时,坝内已经是灯火通明了。

吃晚饭时,我俩兴奋地夸耀着日间的快乐壮举,可把那几位女生听迷了。国斌说,今天渡过的太有意义了,你写篇文章吧。

我当即答应:明天交卷。

 

 

425

小学起,写作文基本不打草稿,较少错别字,没有书法功底,勉勉强强称得上笔划清晰,经常被老师当做范文在课堂朗读。开家长会时,我的作文本被摆放在显眼处,算给爸妈争了点儿光。

区区千把字的一篇记叙文,没有费多少功夫。

桂国斌看了大加称赞,还传给炊事班几个女高中生看。心里有几分发毛,人家可都是高中生,竟敢班门弄斧,挑几处错,还不闹个大红脸,找地缝钻啊?

“结构严谨,文笔流畅,挺不错!”

“写的真好,像个作家……”

听到李玉梅等人一致的表扬,表面做出谦虚害羞,心里乐开花。其实,这是隐藏在我心底的一个梦想。

还想寻找机会练习骑马。阔野驰骋,是一种难得的锻炼,可壮情怀胆气。

 

427

开玩笑可以调剂生活趣味,但应该把握好分寸。就像做菜放盐,没有它平淡无味,过了量就难以下咽。

今天我就冒冒失失因一个小玩笑,触犯了刚刚认识的小高,让李海深强加了一个令人冒火的“外号”。

我们仨才进伙房时,高正在场部宣传队排演节目。前几天回面案工作,才认出她是那个穿军衣背军包朗诵《放开我——爸爸》的演员。

她似乎有点儿不合群,女生中只和赵宝菊亲密些。大家围着面案搓馒头谈笑风生之际,只她一个人闷声不语。很少几次说笑,也只有李胖子来捧场。李海深对她格外关照,用各种方法惹她哭,逗她笑。听说还曾经在夜里把一袋面粉裹上大衣,悬在门框装“吊死鬼”,吓的她生了一场病。

黄昏时分炊事员在院子里娱乐,她置身圈外。大家散了,她一个人趴在空菜缸沿唱“北风那个吹” ……或许是增强回音自我欣赏,或许是不愿意打扰别人。

根本就没有跟她说过几句话,却在无意中冒犯了这位文艺骨干。

今天中午,我和小曹去坝南水塘里刷鞋、洗衣。

下午,我和胖子、国斌去电磨拉面粉,见水池边晾晒的一双黑灯芯绒布鞋,认定是小曹的。便生出开玩笑的念头:把鞋藏起,让性格随和从来没有着急的曹修成也急一回。

晚饭后,我故意拉曹、桂去大坝散步。曹走到院门口想起鞋还没有收,就转回去。我自以为可笑的事情开始了,然而曹却径直在水炉拿回一双黑灯芯绒布鞋。

我意识到此番玩笑失败了,就从藏鞋的席子下取出,当着大家的面放回原处。

没有料到,李海深得意地叫了起来:“好啊,是你这小子藏了小高的鞋,害得我替你背黑锅!”

随即,他讲了我们几个去电磨期间发生的事情。

小高找不到鞋,问了几个人都不知道,问到李海深,他故意说买糖就告诉。高以为他又在欺负自己,就找到张队长哭诉,倒出来许多被骚扰的委屈。结果是张队长把李海深叫到场部,没头没脸一顿臭骂,训斥为“国民党作风”!

“你才是国民党……”李在一片哄笑中恫吓我,“快去向张队长坦白交代,向小高道歉。”

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这个外号就这样强加给了我。

乐极生悲,咎由自取,自食其果,懊悔无聊至极。

 

 

429

和李胖子一起休息,作伴去付家窝赶集。

集市规模比济南泺口小的多,商店门面比七分场小卖部略大,百货种类不全。不是逢年过节,集市交易少,看不到熙熙攘攘的场面。

稀稀落落的地摊,农产品、蔬菜种类不多,几乎看不见水果。

附近老百姓生活水平偏低,几乎所有食物价格都比济南低许多。付家窝集上,鸡蛋4分钱一个,绿豆一毛七,花生三毛六,炖好的野兔肉一毛一斤。

我俩没有什么好买的,随意看看问问,了解一下而已。

从场部到付家窝,只有5里地。一个往返,李胖子两条腿之间就磨蹭出血印子,累出一身汗。

这老哥平日也注重身体锻炼,还弄来一副石担每天压腿,但根本控制不住身体发胖。他食欲太强了,遇到好饭菜狼吞虎咽,不把肚皮撑圆不放碗筷。除了一日三餐,还在早饭前用开水冲四个鸡蛋。

见到他那种“捞本”似的吃相,我曾善意相劝注意节食。他饕餮如故,不予理会。

当我们快迈上一千二大坝时,李胖子实在走不动,一屁股坐地耍赖不走了。

“哥们儿,每天冲四个鸡蛋该减半了吧?”

“减,从明天开始,多一个鸡蛋让我噎死!”

纪实文学连载六 《黄河入海处》 - 刘铁龙 - 刘铁龙的博客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八日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