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纪实文学连载四 黄河入海处  

2017-03-17 17:49:18|  分类: 自写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实文学连载四

 

黄河入海处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个当时不满十七岁的知青,以他辛勤的手迹,记载了那段历史和岁月。

——题记

纪实文学连载四    黄河入海处 - 刘铁龙 - 刘铁龙的博客

 

  饥饿可以治疗慢性肠胃炎

 

1969年43

尽管春天姗姗来迟,还是让人感受到万象更新的喜悦。

干冷的风显著减弱,趋向温暖。送畜肥从二条田回来,看到路边柳稍被春风吹开了鹅黄色的絮苞,由此坚信春的滋生力不可遏止。顺手采摘了一束柳枝,插在一个旧酒瓶子里,觉得整个草屋都弥漫着春天的芬芳。

饲养院畜粪,装进独轮车两侧的筐里,重约二三百斤。每天往返于条田、饲养院之间,除去午饭休息,实际工作约6小时。

这种当地老百姓做主要运输工具的独轮车,叫“太平车”。

车轮是胶皮充气的,行走起来轻便。推车时将两个把手攥住,车袢搭在肩部可缓解双手压力,棉槐条编的筐很结实,能干的强壮大汉,可以推载八百近千斤。

推车这活计说起来容易干起来难。不记得摔了几个倒,翻了多少车粪才学会。走平坦的路很轻松,在条田负重车轮会碾出一道沟而增加了阻力,迈步时有些吃力。从东坝口爬坡尤为困难艰辛,弓着腰伸长脖颈向前拱,身躯和车架子摇摇晃晃,几乎每次都要驽出一身汗。在拱上坝坡顶的那几步时,如果没有人帮助推一把,根本拱不上去。

而瞅瞅筐里畜肥,要比工宣队老舒少一半。

老舒并没有责备我们,还鼓励说熟能生巧,没有几天就顺劲了。他笑着示范说:“就推这点东西,农村的半大孩子,爬坡一溜小跑!”

我们笑不起来,全排四十多人,没有几个逞能跟着他小跑的。

活累不说,另一件事也成了大问题。我们的粮食定量38斤,填不饱肚子。每到临近开饭前,肚子里肠胃闹饥荒,叽里咕噜发牢骚。

随着劳动量越来越大,我们不仅体验到什么叫“饿的慌”,而且也尝受了“出虚汗”的滋味。

刚来到农场时,我们对伙房的饭菜很知足。面食主要是馒头、窝头,没有济南市粮食局按比例分配的地瓜面、糙米等杂粮。几乎每星期都改善改善,有肉菜、炸鱼,还吃过几回红烧牛肉。尤其是那种尺把长的黄河刀鱼,无需开膛破肚,蘸点面、盐直接下油锅,炸的金黄捞出来,一人一条,味道极鲜美。

菜的质量无可挑剔,比我们在家还好。伙房提供的主食绝非缺斤少两,但按定量,真得吃不饱。

刚来时基本没有重体力活,现在体力活越干越重,长身体的年龄,饥饿难耐。于是有人饥不择食,鬼鬼祟祟去鸡号偷吃生鸡蛋、去马号吃半熟的炒料豆,惹了麻烦,泻了肚子。

有些女同学省出几个馒头、窝头,拎着给本校本班的男同学送去,令人眼馋。

我们学校同班来了三位女生,互相间连话都不说,所以没有这样的奢望。只好独自聆听肚皮奏鸣曲。其实,谁都知道,女生也在干同样的重活,同样吃不饱。即便有馈赠,何能忍心接受?

有人羡慕伙房的炊事员,谓之曰“具有吃饱肚子”的特权。

我觉得,如果把暂时的饥饿也当做困难考验,未尝不是好事,“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嘛。

毕业分配时,我本来是被分配上山下乡的。因患慢性肠胃炎,医院开有“细粮证明”。带着这个证明,向28中学进驻的工宣队领导(来自济南国棉一厂)说,“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应该和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农村无法照顾细粮,而农场是集体生活,有条件吃细粮”。这一理由,得到工宣队领导认可,于是被分配到黄河农场。

来到农场以来,我并没有要求细粮照顾,这里的窝头掺有黄豆面,比馒头都好吃。吃不饱有吃不饱的好处,我的多便和便溏的毛病得到明显改善,现在一天只大便一次,基本正常。

饥饿可以治疗慢性肠胃炎,或许会成为一个偏方吧。

 

 

46

大田排的工作进行到至今,还没有实践种植方面的农活。

早上出工时,工宣队张队长宣布说因河东罗家屋子地多人少,有一部分人要抽调二队。那里生活条件和场部比艰苦一些,但这是革命的需要,越艰苦就越光荣。分配名单中有谁,谁必须服从调动。

老舒在我们排读了名单,有王新生的名字。

最近一个阶段,我和中学同班、现在大田排仍旧同班的王新生相处得很好。当听说他要抽调往罗家屋子的消息,我觉得很突然,大有难分难舍之感。于是在收工后专门去工宣队找老舒,要求他允许我也去河东,表明不怕那里的艰苦条件,保证干好工作。

“什么是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那就是名单上有就走,名单没有就不走。不怕艰苦好啊,在哪里都能干好工作嘛。”

老舒是这么干脆,不容任何商量余地,果断拒绝。

明天上午,新生就要和抽调人员离开了。同班的马伟、孙玉文、张树德、桂国斌等人聚集在他身边,倾诉着分离前的留恋之情。其实,王新生也不想离开我们,离开刚刚熟悉的七分场场部。但他保持了一种与众不同的乐观,笑着说:“不就是隔着一条河吗?咱们同班同学要经常联系,有空我会来看你们,你们也过河去看我。”

罗家屋子,1949年最早在那里垦荒建屋的人姓罗。那里是更荒僻、更艰苦的一片黄河水泥沙沉淀出的田野。

河西是七分场场部,河东是罗家屋子二队,中间隔着一条黄河。

记着:一定寻机会过河,前去看望新生和28中的同学们。

 

49

由于吃不饱的原因,各班组大锅饭的分饭菜,不时引发小小的冲突。昨天,隔壁因分榨鱼打到工宣队办公室,气得张队长大骂闹事者“丢人现眼,真他娘的没有出息……”

分榨鱼,也真难分公平,大小差不多,挨上哪条算哪条而已。

说到这种黄河刀鱼,还帮我改了个坏习惯。自幼不吃鱼,闻到鱼腥就呕吐。开始时,伙房炊事员给两个咸鸡蛋,后来烦了,“黄河刀鱼,你在济南想吃都没处买。爱吃不吃,没鸡蛋了,有疙瘩咸菜!”

不吃白不吃,吃了越吃越爱吃,多年的饮食挑剔习惯改了。

馒头、窝头不用分,每人自觉在篓子里拿。

大锅菜盛在铁皮桶里,油浮在表面,肉夹在菜中。分菜的先拿勺子搅匀,一一分配。不在乎,一团和气。较真起来,轻则冷言冷语引起吵骂,重则动手推搡厮打。

今天早上,我和宋玉海如厕回宿舍晚了一会儿,盛在桶里的稀饭就没有了。没有热乎乎稀饭喝,干咽馒头就咸菜更不饱。于是一起去伙房要求补发,炊事员说已经打过了不再给。

正巧遇见老舒,宋玉海就向他诉说了经过,还把平日里李欣玉在分饭菜上对他的“欺凌”,一一倾诉。

一番话惹起老舒的火爆脾气,来到宿舍就对李欣玉大发雷霆。

李不甘示弱,与诉冤的宋争执不休,宋委屈的嚎啕大哭。我于一边作旁观不好表态,有几分尴尬。觉得李固然有错,宋也不值得为区区此事哭鼻子。

有些人的言语并非与行为一致。

天天读时,用响亮的嗓门朗诵《为人民服务》,“一切革命队伍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

最高指示不仅仅是阅读朗诵,还应该落实在行动上。革命队伍中,应该有一种火热的助人为乐的共产主义团结,而这个队伍中每一个人,都应该有旺盛的能吃苦而不叫苦的乐观主义精神。

 纪实文学连载四    黄河入海处 - 刘铁龙 - 刘铁龙的博客

 纪实文学连载四    黄河入海处 - 刘铁龙 - 刘铁龙的博客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七日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