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利津洼日记  

2017-03-16 19:35:08|  分类: 自写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利津洼日记

利津洼日记 - 刘铁龙 - 刘铁龙的博客

 

(黄河入海处连载三) 

1969324

凌汛过去了,疲惫和后怕很快平复如常。

工宣队对我们知青的工作分配还没有公布,除了安排些临时性的活计,这几天主要任务是政治学习。

老舒组织学习很简单,随意指定一人读老三篇,读完让大家发言讨论,谈体会。开始知青们还勉强发言说几句,三番五次便集体闷缸。他点了几个人,被点名的低头装作没有听见。

老舒把手一挥:“散了吧,我这个大老粗只会领着干活。政治学习管不了这些知识青年。你们爱去哪就去哪,别给我惹事就行。”

一阵欢呼,大家雀散而去。

去机务队的喜欢拖拉机、康拜因,去饲养院的喜欢“二号”、小青马,我则去菜园园屋书架前摆弄朱澄清的书籍。

经常来菜园的除了男女知青,还有农场的老干部、家属院的大爷大娘。无论谁进园屋,朱澄清一概笑脸相迎。

不管是家务纠纷,还是莫名其妙的农艺方面问题,他都以真诚帮助和诲人不倦的态度应答。

来到农场,能够遇到这样才能全面的一位良师,很想做他的一个学生。心有所动,苦于总有很多人,没有合适的机会直接表白。

 

325

内心矛盾,郁郁寡欢。

我们被称做“知识青年”。可自己心里清楚,这个称号名不副实,实际上腹内空空,根本没有多少知识。尤其是我们这一级,1966年文革爆发时还读初一。接下来“破四旧”、“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大串联”、“大批判” ……期间虽有过“复课闹革命”的号召,但根本就没有复课。

依靠什么在这片广阔天地里为国家做出贡献?

多次去菜园园屋,发现朱澄清书架布帘下竟有中国文学史等书籍。有个笔记本里,记着几首诗词,趁没有人时仔细读过。

其中有首《满江红》词:“洪楼双尖,更衬出,蓓蕾万千。少年志,桑园学艺,傲徕实习。马氏赋诗颂日月,米师艺成变乾坤。将一片肝胆两相照,赤子心。……”

询问得知,当年他所在农学院校址靠近济南洪楼。马氏指苏联诗人马雅科夫,米师是指米丘林。知道米丘林在园艺学,植物育种学领域的贡献,也读过马雅可夫的阶梯诗。还记得其中充满革命激情的几句:“无论是歌,无论是诗,都是炸弹和旗帜。歌手的声音,能唤起阶级……”

朱澄清在学生时代对马雅科夫、米丘林的崇敬,使我对他产生了崇敬。

我还在几个原农场干部口中了解到,他曾经在农业科技杂志上发表过盐碱地栽种果树的论文,他规划的防风林带曾经拍摄过新闻纪录片,他在养蜂、土壤改良方面都有研究成果。

“朱澄清这个人啊,不简单……”

更不简单的是,他居然是一个地主出身的右派分子。

“地富反坏右”——黑五类,阶级敌人。

阶级立场,大是大非面前岂容犹豫?本来想拜他为良师的热情,如同冰水浇头,一下子冷却到底。

翻开毛选再从头通读。

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指引着革命的航程。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知识青年,虚心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依靠自己的努力奋斗,一定会在广阔天地里创造出人间奇迹。

 

 

328

最后一批劳改就业人员迁走了。

那几排犯人居住过的坯墙草屋需要扒掉,给我们新来农场的知识青年盖宿舍。

临时编制的一排,负责拆除这片废墟。

一排长是28中七级的同学,叫王如海。因他是校革委会委员,所以受到工宣队的重视。

领着我们干活的还是老舒。这位黑而壮实的工宣队领导脾气很大,一会儿嫌我们胆小不敢上房顶,一会儿嫌我们力气小推不倒坯墙,骂骂咧咧,窜上窜下,做出示范,一个人顶我们三五个。

“十七、十八力不全”。我们中年龄最大的不过二十出头,年龄小的不满十七周岁,并非偷懒抹滑。当大家用檩条抵住山墙,齐心合力共同呼喊时,一堵厚厚的坯墙哗啦啦颓倒于尘土烟瘴中,引发了迸发于心底的一阵欢呼。

来到农场,做什么都感到新鲜。灰头土脸的一帮大孩子们,常常故意闹出些笑话来,互相逗乐。

下午继续学习“老三篇”。学习目的,是正确对待即将分配的工作。毛主席在《为人民服务》中教导我们的“完全、彻底”,是大家要深刻领会的重点。

农场很大,工作很多,有开拖拉机的,有赶牛、马车的,有去饲养院、菜园的,多数人下大田。大家议论纷纷,畅谈自己的爱好。

工宣队江指导员强调说,“毛主席著作要活学活用。学了《为人民服务》,就要服从分配,以革命的需要为个人的志愿。”

 

 

329

分配名单公布下来。我被分派在大田排,今后将要以锄、镰、镢、锨、大土筐作为武器,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地球修理工。

贫瘠的盐碱地上,将会出现我们的足迹,洒进我们的汗水。能够作为农业大军的一代合格的新型农民,能够为祖国做出个人的贡献,不觉得这份工作艰苦,没有前途,反以此引为自豪。因为,我们总可以自称是不再吃闲饭的人了。能够自食其力,并且对社会做出一份贡献,值得欣慰。

来自25中的张琨,分配跟朱澄清学养蜂。知道此事后有几分羡慕和嫉妒,说不清为什么。

毛主席说过:“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人民好比土地。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同那里的人民结合起来,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

决心以英雄们的事迹作为榜样,甘愿做一颗革命的种子,不论把自己抛向哪里,即使是荒山上,泥沼中,贫瘠的盐碱地上,也要深深地扎下根,顽强地成长起来。

 

331

惊蛰过后万物复苏,应该是气温回暖的季节。可在这片荒凉的利津洼里,气温还那么低,看不到春天到来后柳绿花红的迹象。

自我们刚来的时候起,不知疲倦的风就很少停歇,老是从早到晚地吹着,把拖拉机耕钯松软了的黄土扬得漫天飞舞。有时,风大得吓人,人们对面看不清彼此模样。细密的黄沙土弥漫在天地之间,扑打着宿舍门窗,从遮挡漏洞的塑料化肥袋子缝隙里钻进屋来。

工作干不成,学习也学不下去,只好钻被窝睡觉。风却像极具耐心的老太太哄婴儿,不紧不慢地哼着催眠曲。而当我们醒来,才发现被面盖着的塑料床单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炒面似的黄沙土,嘴巴里、鼻孔里无处不有。

开饭了,我拎着只棉槐编的篓子跑去伙房,虽然用饭巾严严实实盖好再跑回来,但咬馒头时还是吞咽进牙碜的沙土。李新玉打回的菜也是如此。

稀里糊涂吃过饭,宋玉海悲观地想哭,张树德一连骂了好几个他妈的。

给家里和同学写的信邮走十来天,回信都相继收到了。

父亲的回信给我增添了克服困难的勇气和力量。家里,不满12岁的妹妹承担家务,照顾不满7岁的弟弟,没有什么不放心。来农场就没有想寻求安逸,艰苦,倒能够磨炼意志。

郭玉荣的回信很短。他被分配到济南化工厂干锅炉工,说近来工作很忙,对学习技术很着迷。

乔学礼的回信,使我重新回忆起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他有趣地描述了泉城的春色,说当看到老杨树挑起粉红色“无事忙”,就想起我来。是啊,那些年每当这个季节,我俩就会结伴采摘可包饺子的“无事忙”了。这个季节里,我俩还常去金牛公园花房,帮着花匠浇水、换土。那个老花匠喜欢我俩,热情地传授栽培花草的技术……

在小学同学中,乔学礼是格外幸运的。他考进37中,文革期间成为造反派头目,毕业分配前顶替父亲在济南铁路局端上铁饭碗。刚刚上班,就被任命“猛虎连”连长,风光一时。

我想写信奉劝他几句,打砸争斗没有好结果,倒不如选择一个好岗位,学习一门技术。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四日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