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纪实文学连载一 黄河入海处  

2017-03-12 17:41:26|  分类: 自写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实文学连载一

黄河入海处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个当时不满十七岁的知青,以他潦草辛勤的手迹,记载了那段历史和岁月。

——题记

纪实文学连载一 黄河入海处 - 刘铁龙 - 刘铁龙的博客

 

   这片神秘的土地被称作山东的“北大荒”

1969313

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黄河北岸,十几辆崭新的公共汽车在待命出发。即将告别济南市的中学生们,默然站在汽车旁,一张张被河风吹红的脸上充满了兴奋。

像黄嘴麻雀展翅离巢,新的生活,就在这个晴朗的早晨开始了。

汹涌的河水载着浮冰,相互拥挤着,穿过雄伟的黄河大铁桥,向东,向照射来温暖的太阳滚滚流去。

黄河,发源于青藏高原巴颜喀拉山脉,百转千回,流入渤海。而我们今天的目的地,就在黄河的入海处。现在,被称做“济南市五七黄河农场”。

汽车队出发,覆盖着积雪的麦田反射来刺目的光芒。方向东北,公路凹凸不平,不时发生颠簸,荡起一阵阵惊呼。

望着苍苍茫茫的大地,思想的马儿随着旅途颠簸在起伏。

1968年,济南初中、高中三个年级同时毕业分配。

大致有三部分:一部分去济南或外地的工厂,一部分去农场,其余是真正的上山下乡。分配去农场总计5000人,第一批在12月。小学同学刘金龙(32中)是第一批到农场的。他在信中描述了那里的概况,是一片偏僻艰苦,充满神密的大地。

不管什么条件,我们都要在那里开始离家独立的新生活。

一个深藏在心底的愿望在冲荡着感情的潮水。志愿、抱负、憧憬,正随着忽快忽慢的车轮向现实接近。

在北镇午餐后,车队转入黄河大坝,一直向东行驶。不知路究竟多远,越往前走,车窗外的景色越荒凉。

残雪覆盖着麦陇,颤抖着枯黄的芦苇、茅草,隔好远才见一处村庄。坯墙茅顶的村落里,有蓬头垢面孩子们跑上大坝,欢呼雀跃:“哎——这样的大汽车呢!快看呀——”

黄河大坝不知起端在哪里,但终端在我们来的这个农场。

这里是黄河农场第七分场。俯瞰场部,连接宽而阔的大坝筑成一个四四方方的土城,里面显现出排列有序的红瓦房,高烟囱,装点在这孤寂荒僻的利津洼,颇具一番大单位的气势。

汽车下坡开进场部内,欢迎的人群夹道而列,锣鼓、口号声搅作一团。

时值太阳在坝顶沉落,我们处身在热情的包围中,整整一天的旅途疲劳顿时消散。

行李由早来的同学和工宣队领导们帮助携带,说笑着走进了临时安排的宿舍。

这是一所五间相连面积很大的房屋,虽然房顶起脊盖着红瓦,里面却用秫秸摸泥做隔间,连铺土炕,基本是农村习俗。刚进门就看到,宿舍的东北角落挂着一个很大的蛛网,苇箔檩条已经黑黄,火燎烟熏的痕迹尤为明显。

我的行李较重,特大号柳条箱里塞有两床棉被、褥子和四季更换的衣物、市革委发的毛选四卷及学习用品等。同时发的印有上山下乡光荣纪念的搪瓷缸,自备脸盆、暖水瓶等,则装在网兜里自己拎着。

一个偏瘦、精干,身穿羊皮筒子大衣的小伙子,把我沉重的柳条箱搁置在土炕的麦秸上,笑着解释说:“这里可不比济南啊……我们来时也觉得这条件太差。时间长了,就慢慢会习惯的。”

一起来的同学们笑了笑,表示赞同。

身后的的宋玉海像发现了什么似地“哎”了一声,“你不是马东海吗?”于是,他们俩双手相握,欢悦地攀谈起来。

原来,他们是小学同学。马东海是32中去年年底那批来的。我还知道了他的外号叫“马蹄”,现在农场赶马车。

晚饭是水桶盛的有肉片的大锅菜,大簸箩里热腾腾的白面馒头。

饭后工宣队领导前来看望,简单介绍了农场情况,说过明天欢迎会的时间,嘱咐了注意事项,便匆匆离去。

宿舍安静下来。28中来的同学都住在一起,纷纷议论着初步印象,有的铺好被窝睡了。

已经知道,农场是自行发电,每天晚10点停电。我瞅了瞅比济南要昏暗得多的电灯,翻开带来的笔记本,写下第一篇日记。

 

314

铃声在寒冷、沉寂的早上“当当”敲响。

黑乎乎的宿舍里,大家几乎同时醒来。窗外有咚咚脚步靠近,接着是一个粗犷的嗓门在喊:“起来吧,起床啰,站队跑操!”

随后,是一阵急促的哨子紧催。

“东方红,太阳升……

庄严的歌声在麦场响起,回荡在冷冰冰的空气中。然后是敬祝、再祝、背诵毛主席语录,等早请示结束后,太阳才从机关食堂草垛顶上露出。

早饭后在场部院子里召开欢迎会。

我们新来的数百人裹紧了大衣、棉袄,坐在一根根圆木上。太阳虽然刺眼,天气却非常寒冷,大家耐不住就跺起脚来。

全场起立。高唱东方红,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再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毛主席语录老三段、新三段。

主持人宣布工宣队张队长讲话。

张队长高个头,嘴角有白胡茬,敬祝后微笑着讲了知识青年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一番欢迎词。在他不时有间断的话语中,我们大致了解了农场的基本情况。

黄河农场的七分场,属利津县。原称渤海农场,是山东省劳改局下属单位。当年垦荒时为防洪建了护场坝,边长1200步,所以地名称“一千二”。距离场部东北18里是七分场一队,原称海滨农场;距离场部东8里是黄河,河对岸是二队(罗家屋子),属垦利县。

七分场现有可耕地48000亩,由于黄河带来大量泥沙造地,渤海湾无边无垠,逐年扩大。农作物以小麦为主,间种玉米、谷类、大豆、花生、棉花等。仅我们七分场一年向国家上交的小麦就达到180万斤。另外,分场还有船队、车队、机务队,饲养着数千头牛、马、骡、驴大牲畜及鸡号、猪号。

他谈到农场生活条件差,希望曾经在文化大革命中立过功的红卫兵闯将们,能够克服困难,战胜困难。他还要求我们提高革命警惕性,农场阶级斗争复杂,劳改犯撤离后还有劳改就业分子。

张队长讲完,主持人又介绍一位身材魁梧的军人上台讲话,他是工宣队军代表——江指导员。

江的讲话干净利落,水平较高。他补充说明我们来农场后的生活待遇及性质。每月由市革委借款发给我们每人18元生活费,粮食定量38斤。他用洪亮的嗓音强调说:“五七黄河农场是市革委的一个试点,是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基地。我们不是上山下乡来的吗?在这里锻炼个三五年,就把合格的分配到祖国各建设工作岗位去。所以,我们应该虚心接受工人阶级的再教育,认真改造世界观,用实际行动忠于伟大领袖毛主席……

台下一片肃静。大家都琢磨着江指导员所讲内容,令人鼓舞的话语使大家忘记寒冷,浮起笑容。

下午自由参观。

和宋玉海是28中同学,他在八级一,我在八级二。我们俩是工人新村邻居,他在三排五栋,我在三排六栋。来农场乘一辆车,住宿舍紧挨在一个土炕上。他们家兄妹多,只有父亲挣工资,家庭不免困窘。来农场前,宋大娘只能让他带一床棉被(多续了半斤棉花),买不起箱子,只用一个草苫子捆住铺盖卷。这草苫子派上了用场,我俩合用,避免了麦秸沾被褥。而我带来的第二床被,俩人合盖,靠近了很暖和。

俩个邻居玩伴,一起无目标地四处参观。先到饲养大院,看到了拴马桩前那匹红鬃种马,好大个头,威风壮硕,系俄罗斯哈尔登血统。有一匹黄骠马叫“二号”,蒙古种,据说在60年代全军大比武中荣获第二名。牛号里的牛也与以前在济南郊区看到的不同,除了体型大,脊背上还隆起一个系轭的大肉峰,是鲁西大黄牛品种。

饲养院北侧是面积颇大的菜园。午后斜阳照耀着芦苇帐遮护的菜畦,玻璃温室里绿油油的韭菜有半尺高,长势茁壮。

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在为韭菜施肥,把马粪均匀地撒在菜畦里。他低着头,戴一顶很漂亮的皮帽子,嘴叼一只黑亮的大烟斗,身披黑色小大衣,露出蓝呢中山服,这副打扮有点特殊。

看到我俩走来,他抬头招呼。此人额头平而宽阔,眼睛漾出平易近人的微笑,似乎有种与众不同的气质。

介绍了菜园蔬菜、果树、蜂场,他约我们去园屋坐回儿。园屋修造的别致,很厚的麦秸顶,像古代高人雅士隐居的草堂、茅庐。

园屋中间点着一个暖烘烘的炭火炉。办公桌靠南窗摆置,桌面摊开垫着钢板的蜡纸,字迹工整有力,是尚未刻完的1969年农场种植计划。算盘、笔筒、墨水瓶、茶杯、毛主席瓷像,十分恰当地摆放着。

迎门处北墙根有一大书架,高处的几层被布帘遮住,下面的几层排放着农业工具书、养蜂学、园艺学、绘图学等书籍。书架旁置放着测量仪器、三角板、绘图板、丁字尺,旁边还有一些农具。一张洁净的单人床摆在靠窗的西南角。西墙正中,是一副黄河农场七分场地形图。右侧,有一个用玻璃镶嵌的大五角星,新涂过红漆,分外显眼。东面有一套间,门关着。

寒暄一阵,知道他叫朱澄清。那副地形图是他绘制的,新制作的玻璃五角星,晾干油漆要悬挂在场部大门上。他说东屋里同住的农场管理干部出差了,欢迎我们常来。

离开园屋,我们又到坝顶走走看看。

逐渐寒冷的暮风中,视线顺着夕阳的残辉向阔野远眺。真是片神秘的土地,一望无际,似乎是无止境地伸展向远方。条田沟渠分南北横列,防风林在大路两侧分东西伸展,那柳条梢头摇摇摆摆的新绿,蕴藏着顽强的生命力。感觉得到,此地的风冷而干燥,夹杂着细密的黄土,直扑人面。

尘土飞扬处,驰来一大群骏马,随着渐近的马蹄声,各种毛色的马儿将威武的雄姿陆续展现出来。

一头白马驹和一头黑骡驹调皮地撕咬玩耍,嬉闹着脱离马群,跳跃出干涸了的水沟向坝南奔跑。马群里,一匹大红马扬起头瞪大铜铃似的眼睛,发出一阵急促的嘶鸣,如同妇人呼唤孩子般叫回了白马驹。

没有看清究竟有多少骏马,马群便潮涌似地进入护场坝。放马的青年跟过来,骑的是一匹青棕马。在狂热的驰骋中,他敞开怀兴奋地抖着缰绳,一掠就从我们面前浩浩荡荡驰过。马群后面有骡、驴、大概不过二十几头。牛群慢吞吞跟来,除了几头黑白相间的奶牛,几乎是清一色的背驮大肉峰的鲁西大黄牛。

望这位骑士英雄的背影,我想自己一定寻找机会学会骑马,纵情在这片土地上驰骋。

看着生机勃勃,洋溢着春天气息的农场景色,心里有按捺不住的激情涌动。本来嘛,既然来到这片神秘的土地上,就要用自己的手建出比现在美好十倍、百倍的未来。在这里撒下辛勤的汗水,怎么不是一种足以自豪的幸福呢?同时,我预感到:如果想在这片广阔天地里为国家做出贡献,要学习的知识很多。那个叫朱澄清的技术员(或许是农艺师)是我难得的一位良师。

纪实文学连载一 黄河入海处 - 刘铁龙 - 刘铁龙的博客

 

纪实文学连载一 黄河入海处 - 刘铁龙 - 刘铁龙的博客

 

纪实文学连载一 黄河入海处 - 刘铁龙 - 刘铁龙的博客

 

纪实文学连载一 黄河入海处 - 刘铁龙 - 刘铁龙的博客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三日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848)|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