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原创)拾起尘封的记忆  

2014-06-27 09:28:58|  分类: 自写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拾起尘封的记忆

2014624陪同文友回母校参加捐赠仪式。向山东女子学院院图书馆捐赠了纪方、刘铁龙、威任三人合著的影视文学剧本集《驼铃声远》。

(原创)拾起尘封的记忆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原创)拾起尘封的记忆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驼铃古道,大漠孤烟;“黄沙吹老了岁月,吹不老我的思念”;归来感慨之际,想起纪方出版此书的初衷,也想起那时候她委托我书写的序跋。

文学是孤寂者的梦

                          ——《驼铃声远》序跋

编选这个剧本集时,恰逢历史罕见高温灸热全球的盛夏,费了好多气力才把原一百余万字的篇幅删减成现在的样子。敝帚自珍,割舍我们三个文友的哪一篇都心痛,最后还是咬咬牙定稿了。把1989年以来的作品逐字逐句细读,失败的苦涩,成功的喜悦,百感交集的心情难以表述。一日老同事来访,看到我疲惫而愈显苍老的尊容,讥笑说:“呕心沥血写了几十年,全部稿费加起来也买不起一套房子。弄得自己未老先衰,何苦呢。如今退休了,研究一下养生之道才是明智者。别再爬格子、敲键盘了。”

他说的在情在理。我却不能完全接受。

多年来,忙中偷闲写点东西,有时是有感而发,有时是文友所托情面难却,拉拉杂杂写了一些东西,虽然饱尝了其中的苦涩与艰辛,始终以苦为乐,乐此不疲。身边的老同事不止一次地劝阻说:“腰脊椎间盘突出,血压高,写成罗锅了。工资不低,你缺钱花呀?”对此,只得谈谈一笑,不好争辩,不好解释。他们的关心由衷感激,但其中的苦趣他们是不会理解的。

写作是清苦的,尤其是鄙人这般才思不太敏捷的人,写起来就更加吃力。一个剧本,哪怕是一篇短文,总需要反复修改,经常要推倒重来。一个广播剧本曾经在编辑部压了三年,两部电影剧本,均费了百般周折才搬上银幕。功亏一篑的事屡屡遭遇,有的剧本获得广电部审核通过,剧组都成立了,结果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个中滋味,是局外人难以体味的。

写作讲究厚积薄发,积累素材累牍盈案,写成故事情节,只有一小段。但积累又是必不可少的,没有厚重的资料,没有深厚的生活体验,不多读书多观察多思考,光想走捷径闭门造车,塑造不出鲜活的人物形象,也写不出感染人心的故事。对大量资料进行分析、筛选、提炼、概括,然后构思布局,有多道艰难而复杂的工序要一步步完成。

横竖撇捺填格子,无非是几千个常用方块字的排列组合。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有时在关键地方卡了壳,几天苦思冥想,把脑子搅成一锅黏粥,一遍又一遍搜索枯肠,真想折断笔,撕碎纸,从此再也不自讨苦头了。这时候坚持住,写下去,即锻炼了毅力,又提高了水平,而每一次跨越,都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快乐。掌握了基础知识,有了一定的功底,还会遇到前进的障碍。结构安排,表现手法,由画面讲故事的技巧自不必说,就是人物的对话符合角色身份这类简单的事也是颇费脑筋。有时,为了一个适当的句式或字眼反复推敲,简直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有时夜间醒来突发灵感,想到了这个句式或字眼,便急忙起床开灯记下,否则第二天将忘记到九霄云外,再也难以回忆起。情节、细节,常常在开会时,坐班车回家途中突然想起来,此时便急忙取笔记下。因此,开会走神受到批评,坐班车忘了下车,出过不少的笑话。这时,你对古人“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的名句,会有更加深刻的理解。

文友威任曾经向我感叹道:“我们的本都是心血的结晶,如果指望写本卖钱,倒不如索性去卖血。”

文友纪方也说过:“要想写出有分量的作品,就必须淡泊名利,耐得住寂寞。在物欲横流芜杂喧嚣的俗世中保持心灵的宁静平和。谁耐不住这份寂寞,干脆改弦更张干别的。”

写东西之苦,难以尽数,但苦中有乐。每每在迷茫中发现了亮点,于江郎才尽时捕捉到新的灵感,一行神来之笔足令人困顿消散,精神陡振,孤自抚掌赞叹不已。还有一种乐趣,是借助笔下人物,将心中的喜悦、愤怒、爱憎写出来,本身就是一种宣泄,一种快乐。而这一宣泄,需要进行形象逻辑的思维,潜移默化之中,我们的欣赏认识水平,思维能力水平均得以加强提高,岂非更大的乐趣?苦中之乐,苦后之乐,才是真乐。

编辑这个剧本集,是文友纪方去年着手筹办的,出自一番怀旧心理。

我们都是上了一点年纪的人,总好怀旧情有可原。这些剧本可以回望我们在文学沙漠中跋涉的足迹。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那些是是非非、恩恩怨怨如过眼云烟渐渐留在身后,沉淀在记忆中,如陈年老酒历久弥醇。

人的经历会有千差万别,但岁月之痕在每个人身上都留下了印迹,因此年龄越大,怀旧的情绪越重。它就象酷夏湿漉漉扯不断的雨帘,绵绵无绝,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被大幅删减了的剧本集,帮你拾起尘封的记忆,默默凝视,你不会在意它的陈旧,落伍于当今潮流,也许它还带着历史局限的几分幼稚、滑稽,甚至有些不愉快的经历。但它却是出自辛勤耕耘者笔下,在风雨冲刷下,都会变得温情而有趣。风流已被风吹雨打去,过去的好与坏也只是想想而已。我们一边赶路,一边频频回望,未来不可预知,现状总是差强人意。聊以自慰的是,我们曾经共同跋涉过,拥有许多、许多。

当一颗孤旅的心揉进人生的征途上向前行进时,不知道前面是否崎岖不平,荆棘丛生,不知道沙漠中有没有水,而我们究竟能够走到哪一天。

向前走是一种风范。人生短暂,要做的事还很多。左盼右顾光阴不会奉陪,成功或失败也不必计较,因太多的分神将使脚步失去分寸,使眼睛模糊方向。我们相约,一起在逆境中锻打意志,一起在拼搏中升华灵魂。

生命或许就是与自己进行的一场难以避免的战争。四面楚歌,山穷水尽,心力交瘁也要强迫自己走下去,我们没有权利不去面对。当伤痕累累而无力继续时,允许勇敢的我与怯懦的我握手言和,做短暂的退歇。去年秋季,威任兄患病仙逝。我与纪方没有太多的悲痛,参透生命真谛的人有正确的生死观。秋叶无须在意枝干的易折,它终要飘零于大地的胸怀,只要有那一份牵挂,它就是生命。晨雾无须在意空间的菲薄,它终要栖止于阳光的臂弯,只要有那一份弥漫,它就是世界。而还活着的我们,在威任兄周年忌日印出这个剧本集,即是对三位文友那段抹不去岁月的纪念,又是对兄长最虔敬的祭奠。

《驼铃声远》,纪方为集子命名寓意深远,韵味悠长。活着的我们还一如既往,埋头耕耘,不问收获,在文学沙漠中继续走下去。我们不是新潮的前卫的作家,不期望轰动文坛惊世骇俗,但很在乎意义,下一步将沿着怀旧心态把生命中抹不掉的岁月写下来,藉此而圆一个文学的梦。在孤寂中思考并幻想,写下我们的文字。

文学本来就是孤寂者的梦,梦的世界很自我,很真诚。在当今文学可以是钞票,是敲门砖,也可以是遮羞布的历史时期里,我们愿意坚持这个孤寂的文学梦。

人生路漫漫,走的累了,倦了,歇歇脚倒掉没进鞋子里的沙土,看我们走了多远,听那远远的驼铃天籁之音,不亦乐乎?

 

                                                     刘铁龙

癸巳年夏于济南蜗居

 

(原创)拾起尘封的记忆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原创)拾起尘封的记忆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原创)拾起尘封的记忆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原创)拾起尘封的记忆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原创)拾起尘封的记忆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原创)拾起尘封的记忆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原创)拾起尘封的记忆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2014-06-26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