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辛弃疾》第八集(2)  

2014-06-10 10:36:57|  分类: 自写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辛弃疾》第八集(2)

16.山林   

夜色吞噬了寂静的山川,掩遮住大小路径上的景物。

一弯新月升起,济州城外的一片茂林睡意正浓。

“扑扑啦啦”夜鸟惊飞,瞬即而散。

—队轻骑如同一股黑色的旋风悄悄卷入山林,悄然无息地消匿了。

17.旷野   

月挂中天,夜深人静。

茂林中迅雷闪电般弛出一队人马,犹如张满弓射出的快箭,直向济州城外的金军大营扑去。

马蹄如飞,在一条深及马腹的水沟掀起大片水花。

刚涉过水沟,催马走在最前面的人勒马而止,马队随之停下。

“掌书记、为何停下?

辛弃疾指着遥遥在望的济州兵营,向驻马待命的众将士们说道:“前面灯火通明之处,张安国、邵进正和金使饮酒作乐。我等此次闯敌营擒叛贼,敌众我寡,如同龙潭采珠,虎口拔牙,九死一生。弟兄们如有贪生怕死者,请就此止步,不必随行!”

“为大帅报仇,虽死无憾!”

这底气十足、沉闷如雷的回答,异口同声,震得人耳鼓胀痛。

“叛赃张安国,谋害耿大帅,瓦解义军,断送我山东河北忠义抗金复国的大好局势,这血海深仇不报,这叛贼不杀,天理难容!”

辛弃疾“杀”字出口,雪亮的剑光带着嗡嗡的鸣响,突地跳鞘而出。

“杀——”

 一片刀剑出鞘声里,寒光耀眼,连成一片。

18. 济州兵营中军大帐   

大宴继夜,歌舞不断,女真族少女在轻歌曼舞中搔首弄姿,频频向主座抛媚眼。张安国高举酒杯,呵呵痛饮,酒兴正浓。

他不无炫耀地向一班追随者说道:“你们多年来跟着耿京东逃西窜,荣华富贵梦寐难求。现在怎么样?跟着我张安国走,美酒、美女、金玉珠宝都有了,总算是志得意满了吧,哈哈……”

邵进站起:“咱们共同敬张知州、张大人、张大哥一杯,祝他今后还能够加官进爵,平步青云,好提携大家更加快活啊!”

一阵碰杯、呼应,久久不息。

张安国移步金使党怀英面前:“张安国能有今天,全仰仗大金皇帝的青睐,和天使大人您的提携啊,我也要再敬你一杯!”

党怀英:“这是你自己建树的功劳,不足两个月遣散二十余万山寇,为大金除去多年的心腹之患。该夲使敬张知州,列位同饮,请——”

“对,对,对!今夜高兴,定要痛饮达旦,烂醉方休!”

乐伎弹奏、少女歌舞声,被狂笑淹没。

19.济州兵营大门   

木栏大门关闭着,防卫严密。

歌舞、喧闹声传来,执勤官兵有些心不在焉。

树杆搭建的望楼上,两名哨兵在打瞌睡。

辛广带着做内应的弟兄们全副武装列队走来。

执勤副将有些意外:“哎——亥时未到,你们怎么提前来换岗了?”

辛广:“张大人体谅警卫弟兄们辛苦,特意吩咐我们提前来,好让你们也去喝几杯。”

副将笑了笑,还有些怀疑:“咦,换岗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辛广煞有介事地:“今夜钦差大使在中军大营,还不更要加强戒备嘛!”

“谢谢关照,你们辛苦。弟兄们,回大营去喝几杯!”

副将招呼部下一起撤走。

他们刚刚走远,一支鸣镝飞落营门口。

辛广和做内应的弟兄们立即打开营门。

20. 中军大帐   

党怀英放下酒杯,指了指美女、乐伎:“张知州,这些人已经疲倦,让他们退下吧。”

张安国挥手:“天使大人吩咐了,你们都退下!”

邵进附和道:“扭扭歪歪,哼哼唧唧,没多大用处也听不出子丑寅卯,倒吵得人心烦,撤去倒清净。”

歌舞顿时停止,美女、乐伎退出。

静默须臾,党怀英摆出几分威严向张安国训戒;“张大人为朝廷除去耿京,屈就济州知州,日后再建大功,大金皇帝还要委以重任;你可不要居功自傲啊?”

“多蒙天使大人栽培,张安国才沐皇恩获此此恩宠,卑职愿竭尽犬马之劳,以图报效。”张安国急忙整理朝服,深施—礼,堆起满脸媚笑。

金使党怀英又向邵进一班人勉励道:“大金皇帝陛下御宇鼎新,圣才天纵,崇尚节俭,大施仁政,任贤使能,古今帝王不能及也。眼下正推恩求贤,擢拔英才,委以重任,诸位欲博取功名富贵,白当效忠圣朝,好自为之。”

“俗话说的好,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已者死。我等得了大金国这么多好处,当然肯为大金卖命!”邵进干了酒杯,完全是一个市井泼皮的神态。

宴席间一时呼兄道弟,拉拉扯扯,吹吹捧捧,唾汁四溅,酒臭扑鼻。众叛贼肉麻地捧金使、捧张安国,吹别人,吹自己,没有半点廉耻之心。

随着七嘴八舌的喧闹,帐外传进来越来越大越来越近的打斗、骚乱声。

党怀英眉头锁紧,向张安国不满意地冷笑道.“张大人属下五万人马虽已招安为大金的汉军,至今仍是人心思乱,恶习未改啊!

张安国诺诺称是,媚笑道:“天使大人所说的是,卑职定要严肃整饬,约束以军纪。”

“谁敢放肆,我提他的脑袋来,向天使大人谢罪!

邵进把盛满煮肉的铜鼎在案上一墩,汤汁溅了党怀英一脸。他毫无察觉,带着几分酒劲,起身离席气呼呼步出帐外。

 党怀英怫然不悦,擦去脸上的汤汁,扫视一眼这个莽夫,不由摇首叹息道:“可惜,辛幼安不在席间……圣朝若有他这样文武全才的臣子,大金皇帝岂会忧虑南朝死灰复燃?

张安国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愤然作色道:“辛弃疾?可惜他已带人渡江南去了,不然落在我手中,定叫他碎尸万段!”

22. 济州兵营大门   

十几面战鼓排开,各有赤膊鼓手待命。

上百只火把点燃,照的营门处亮如白昼。

作内应的义军战士一手持刀,一手举着火把列队待命。

辛广吩咐:“王师大队人马一到,你们便擂鼓呐喊,四处放火,其他人跟随我为王师带路,杀进张安国中军大帐!”

作内应的义军战士们士气高涨,无不跃跃欲试。

23.中军大帐   

金使党怀英询问:“辛幼安南渡,他们一共去了多少人?”

张安国数着指头:“贾瑞、辛弃疾、孙肇、刘伯达……总共就十一人。”

党怀英口气温和气起来,向张安国出谋划策道:“他们恐难以知晓泰山有变,因此还是要回来的。张大人何不派兵在他们回山的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待他们一回来,当即张网捕鱼,封山擒虎?

张安国闻言大喜:“好,天使大人高见,如此行事,谅他们神鬼难测。”

党怀英:“若能生擒辛幼安,劝他归降圣朝,张大人之功,不小于除掉耿京。本使保你必然还会高升,加官晋爵!”

“谢天使人人。明晨—早,安国即派得力亲兵带人前去埋伏,务必生擒辛弃疾,献给天使。辛弃疾啊,辛弃疾,你纵然有天大的本事,这一回也难以跳出我的掌心!”

张安国与金使举杯相碰,一干而尽,二人相对哈哈大笑。

二人笑声正炽之际,彭然一声,一颗血淋淋的首级劈空飞来,恰好落在张安国、金使二人面前。

二入定睛一看,顿时惊得冷汗直流,魂不附体,目瞪口呆。

酒案上落下的正是邵进的人头。

“辛弃疾来也!”

 随着龙吟虎啸般—声报名,—阵疾风扑入帐内,几乎扑灭了灯炬。辛弃疾声到人到,已然仗剑滴血,天神般出现在帐中。

“辛—弃—疾——你……你是怎样闯入大营的?!”

张安国脸肌微颤,面色蜡黄,不知所措地惊呆在座椅上。

“耿京大帅托梦令我诛杀叛贼,是他英灵呵护前来!”辛弃疾砭人肌骨的呵呵冷笑,使张安国、金使不禁身起寒栗,欲起身逃窜,却觉着双腿重若干钧,一步也挪不动。

“来人,来人哪——”张安国嘶声呼叫,充满绝望。

24.济州张安国中军大营   

新月西斜,繁星满天。

鼓声、呐喊声同时响起来。

四处营帐起火,越烧越旺,连成一片火海。

月光下人影纷乱,出睡梦中惊醒的士兵裸衣跣足四处奔逃……

“救火,快来人救火啊……”

“不准乱跑,都给我停下,先救火……”

作内应的义军战士们一边四处放火,一边大声呼喊:“大宋王师杀来了,快逃命啊——”

火光里,金兵、叛将人喊马嘶,乱成一团

25. 中军大帐   

帐幕边服侍的众侍卫,定下惊魂、挺刃向前,企图掩护主子冲出大帐。

辛弃疾身手之快,使人目不暇接,剑光闪烁,冷风嗖嗖,刹那间刺倒了四名侍卫,侍卫东倒西歪,将宴席碰翻。

张安国刚刚从侍卫手里拿到一把佩刀,刘汉,贾瑞、孙肇、王世隆等人陆续进帐,分别堵截住他们的逃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二话不说便捉对厮杀。

刀剑闪光处,暴起连声惨叫,血溅如飞!

张安国丢下刀,扑通一下跪地求饶。

“叛贼,没想到会有今日吧?!”

 辛弃疾那把光闪闪、凉飕飕的血刃横在张安国咽喉处,令他惊恐绝望,几手昏厥。

 刘汉抬脚蹬翻酒案,将浑身是汤汁、血点的金使党怀英从里面拖出,搡倒于地,摔了个半死。

“汉老爹饶命,幼安贤弟……”党怀英刚爬起身,双膝一软,魂不附体地跪在血刃环峙的大帐中间,再也摆不成天使的威仪……

“押解叛贼回朝复命!”

辛弃疾一声喝令,众将领七手八脚把张安国、党怀英捆了起来。

帐外,锣鼓紧密,喊声大作。

26.中军大营   

辛弃疾和贾瑞分别把捆得像死猪般的张安国、金使缚上马背。

正要牵马出营之际,四面喊声连成一片,万千火把照耀下,刀枪如林,已将中军大帐密匝匝围得水泄不通。

一丛高挑的火炬下,金国“猛安”统制官,立马横枪吼叫:“留下天使、张知州,快快缴械束手就擒,饶你们不死!”

“谁敢妄动,我让他们即刻人头落地!”

辛弃疾、贾瑞声音宏亮,将血刃紧压在张安国、金使的后脑勺上。

金使俯卧马背,周身被绳索捆紧,一动也不敢动,使足平生气力拼命喊叫:“千万别、别动手,本使性命要紧啊……”

张安国也在另一匹马上嘶喊:“我待大家不薄,不可莽从啊……”

众寡悬殊的对峙,竞为之僵持不决。金兵不肯退开,也不敢贸然进攻。

“看,是掌书记,都提领他们……”

金兵的“大汉军”队列里,有人认出了帐前被围的辛弃疾、贾瑞。同时,孙肇、邢弁、刘威等人也在马背上招呼自己的部属,互相问答,拱手致意。

辛弃疾等将领身着宋军服饰,锦衣甲胄,在火把炬光的照耀下分外鲜明。尤其他们身陷万马重围之中,那凛凛然视死如归的耿耿正气,很快激发起被迫降敌的义军战士的羞耻之心与复仇怒焰。

一些人悄悄扔掉兵器,退出队列四处逃散,有人反把刀剑指向金国“猛安”铁骑,怒目而视。

金将大为惊恐,正欲逞威弹压之际,一阵鼓角、呐喊声从营外骤然响起。

27.济州军营营门   

淡淡月光下,苍苍茫茫的夜色中,远远驰来一片马队。一眼望去,分不出东南西北,看不清有多大阵势,只见远处山坡、丛林四处火光突起,映衬着横列冲杀而来的轻骑,火把雪刃正排山倒海般压了过来。

鼓声、呐喊声震天动地。

火光中扬起一面黄色大蠢,斗大的“宋”字分外醒目。

火光中,天平军节度使大纛映入眼帘。

辛弃疾跃上马背,声如虎吼:“十万王师杀过来了,不愿为金贼卖命的弟兄们,杀绝金兵,迎接王师!”

刘汉、贾瑞与南归将领齐声大呼:“为耿京大帅报仇,杀——”

—阵如雷的呼应声顿时响彻大营。

金军统制仓皇回首,但见大片帐幕罩在烟光烈焰中,另有一对人马由辛立本率领杀向“猛安”后路。

“杀贼!”

辛弃疾血刃高举,火焰驹直冲“猛安”金兵大队。

“杀贼——”刘汉、贾瑞、孙肇、邢弁、王世隆等纵马紧跟。

“杀贼——”宋军旗帜下,刘云率领轻骑横队杀入大营,势不可挡。

“杀贼——”后翼一人带头,万众呼应,潮涌般冲向金兵,奋勇厮杀。

“快撤——”金国统制见大势已去,急忙招呼部下仓惶夺路而逃。

 逃跑不及的金兵不多时被砍杀一净。

反正的义军战士集聚刘云舞动的宋军大纛下欢声雷动,雀跃不已,不禁泪水潸然而下。

28.驿道   

孙肇纵马从驿道驰来,向辛弃疾等人说道:“我与王世隆将军前面打探,去海州的几条路均被金军截断,我们大队前行,目标太大,必遭伏围。王将军独自绕路返回海州,请魏胜大帅派兵接应我们。”

辛弃疾在地面铺开绢图,与刘汉、贾瑞等人筹划再三,做出决定:“为稳妥归朝,我们只有绕道扬州渡江。你们看,这里虽有金兵三道营盘,但兵力较弱。”

他收起绢图,激励众将领说,“八百里路程,还要费尽无数周折,经历千辛万苦。自现在起,人解甲,马衔枚,夜行晓伏,尽量避免与大队金兵纠缠,务必尽快赶到扬州,渡江归朝,献俘行在!”

刘汉:“叛贼、金使交给我和辛广押解,掌书记、都提领也好专心指挥行军作战。”

辛弃疾:“传令众将士,即刻解甲出发!”

刘伯达飞马来报:“金兵大队追上来了!”

辛弃疾:“大队立即沿驿道直奔扬州,总管以上将领,随我与都提领迎敌!”

29.旷野   

广阔无垠的荒野,两支马队交汇一处,刀剑碰击,混战激烈。

金兵愈集愈众,辛弃疾和贾瑞等将领杀得汗流浃背,血染征袍,边战边退。

金兵铁骑紧追不舍,只隔一箭之地。

辛弃疾镇静地取弓拈箭,回头一射而中,冲在最前的一名金兵落马。

追兵略缓,很快又追上来。

辛弃疾索性勒转马头,从箭囊中取出第二支箭,又一个胡须乱张的金将倒栽马下丧命。

“嗖嗖嗖……”连珠箭射向敌阵,金兵阵脚大乱,纷纷左躲右闪,止步不前。

30.驿道边   

连珠箭纷纷落在辛广马背后数尺之距的枯草中,另一队金兵轻骑军为救回金国安抚使,绕开辛弃疾指挥的阻击阵列,抄近路追赶了上来。

辛广一手牵住绑缚金使的马缰,一手舞刀回战追至身后的一员骑将,手起刀落,将其立斩马下。

他的坐骑立中数箭,战马一声哀鸣倒在草地上,他也被甩出了马下,手中死死地攥紧另一匹马的缰绳。

追来的金兵一阵狂喊,狂舞着兵刃冲来。

辛广见情势危急,举刀向马背上的金使砍去。

一支响箭射中他的右臂,战刀失落于地。

一马飞来,抢过马缰,将金使党怀英救走。

辛广徒步追赶,腹部又中一箭,他挣扎着追了几步,身躯晃了晃倒在一匹死马上。危急中,一匹青鬃马闪电般驰过,刘汉轻舒右臂,顺势将辛广挟上马背。

另一匹马背上,张安国仄楞着头顾盼着金兵解救,他瞅见金使解缚后即令金兵掩护自己逃走,置他于不顾,便拼命嚎叫道:“天使大人,救救张安国啊……”

刘汉一掌击来,张安国当即昏死。

辛弃疾等杀退金兵赶来,大队人马在驿道集合。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