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兵团岁月之——骑马  

2014-05-15 16:34:46|  分类: 自写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兵团岁月之——骑马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兵团岁月之——

骑马

在兵团那个年代,你不敢骑马、不会骑马是一件让战友们瞧不起的事。女生排也有骑马高手,那份巾帼不让须眉的风采颇令人钦佩。

跃上马背,一抖马缰,策动骏马在广阔无垠的绿色条田里风驰电掣地飞奔,那有激情的年龄,青春时期热血沸腾的时刻,唯独在骑马中才有驰骋沙场,冲锋陷阵般的快活。

骑马是一项不错的运动,是纪律严娱乐少的兵团生活里难得的一份乐趣,不过也带有一定的危险。

马号饲养员老丁头警告说:“骑马、玩船三分命。”所以,初学骑马的人应该先熟悉基本要领,要做好防护措施。

我第一次骑马是1969年春末。那时我和二十八中同班桂国斌都在伙房干炊事员,利用休班去8里外黄河东罗家屋子,找干饲养员的王新生,算是拉同学关系走个后门。因为领导上怕出事,明令禁止城里来的知青骑马。

王牵来一匹黑色的老马,没有马鞍、脚镫,就垫上一片麻袋,让我俩骑光腚马。他介绍说,没有骑过马的人,先克服心理恐惧感。心中害怕很容易使马受惊。开头从马的正前方接近它,动作不要太猛,这样不但可以使马看到你,同时也避开了它那致命的后蹄。 一旦接近它,就用手牵住马的缰绳,使马受到你的控制,也防止有咬人恶癖的马咬上你一口。拉住缰绳之后,接下来就是遛一会,轻轻抚弄马鬃,让马熟悉你的同时增加你的控制力。

头一回骑光腚马,桂国斌望而却步。

我鼓足勇气,按照指导遛马,并在王牵住马缰之际,双手抓紧马鬃翻身上马。

开始,王是牵着缰绳跟着小跑。

他说,小跑的时候是最颠的,要双腿夹紧马背,把屁股微微抬起,身体随着马起伏的节奏上下运动,这样即不会把屁股磨破,也不会砸疼马背,惹得马尥蹶子把你甩个倒栽葱。喊“驾”,马就跑,喊“啲”,马会加速,喊“吁”,马会停下。一旦马撒开蹄子跑起来,屁股和马背完全脱离开,但一定要抓紧马鬃,防止马突然停下来变向,一定会被甩下来。如果马不听命令,就收紧缰绳左右晃,马嚼子勒在嘴里,晃几下就迫使它服从。如果还不见效,就俯身咬马的耳朵,这招最灵。

沿黄河滩跑了三五遭,我可以自己纵马奔驰了。虽然被摔下马背一次,但落在松软的沙土中,痛小于兴奋。

桂国斌也被鼓励着上马小跑、奔驰起来。王新生说的对,马跑的越快,人在马背上越稳。

第一次骑马后,似乎有了瘾。浓厚的兴趣促使我们千方百计寻找机会、创造机会,全方位练习骑马,很快就掌握了骑马的各项要领。

骑带马鞍、马镫的马,应检查肚带是否已经勒紧, 检查缰绳、肚带、脚蹬的牢靠程度,了解马的特点,有无失蹄、急闪、急停等毛病。踩蹬时注意脚掌前三分之一踩入马镫中,不要过深。脚跟下压,脚尖微翘。不正确的踩马镫姿势可能会导致落马时脚挂在马镫里,把人拖拉个半死不活。

  骑马时路边有树或车辆行人,注意控制马。骑马时,遇见马可能会受惊的情况提前做好预防准备。经过路口、房屋时拉紧缰绳控好马匹,以免突然出现的人或动物使马受惊。

1970年秋,我被安排去十六条田看庄稼。每天晚饭后出发,第二天等大田排出工后返回。为了过骑马的瘾,我经常偷偷去马号牵一匹马,骑着去黄河边的高架凉棚值勤。马有夜眼,你只管策马飞奔, 8里地一刻钟就到。为了不让菜园排的人看见,我一般在离窝棚半里处下马,把缰绳在马脖子上一缠,拍拍马屁股,它就一溜小跑消失在苍茫的暮色中。老马识途,它会返回自己的马槽继续享用草料。有的马自己会咬解缰绳,所以我偷着骑马的事一个秋季也没有被发现。

世上几乎没有常骑马而没有落过马的人,人一旦从马上摔下来,最危险的就是脚无法脱开脚蹬。我骑的是光腚马,可保无虞。但有一天,却发生了令我至今想起了还心惊肉跳的事故。

还是夜幕中熟悉的那条黄土大路,还是那匹性情温顺的黄骠马,我陶醉在腾云驾雾般的快乐中,丝毫没有防备。马儿四蹄飞奔,耳际风声呼呼,回首灯火通明的团部营地,忍不住扯开喉咙唱起革命样板戏《打虎上山》……蓦地,奔驰中的马突然减速低头,把我整个身体甩下马背,抛在马头前,来不及反应,就觉得一个什么东西,向我的左腹重重地猛击了一下……

“不好,我被马蹄子踩了!”

在这里马失前蹄,四处无人,得不到任何人救助,死了也得等明天早上才被发现。那一瞬,真有身临末日的感觉。本来不胖的我,薄薄的肚皮,被偌大一个马蹄子重重踩踏,不踩出肠子才怪!

耍赖般原地躺了足有一分钟,试着摸摸肚子,即没有迸出肠子,也没有黏糊糊的血。没有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只有麻麻辣辣难受滋味。试着撑地坐起来,疼痛还能够忍住。揉揉眼细看,是白天新堆在防风林边的一大垛玉米秸惊了我的马。

马是胆小的动物,地上的水坑,奇怪的物体,特殊的声音等等,都可能引起马的被惊吓。

沮丧之际再看,把我甩落在地又踏上一只脚的那匹马,并没有跑开,它伫立在三五米处,抱歉似的喷着响鼻。

想起来了,这是匹受过训练的军马,名叫“猴子”,灵活但胆子小。它没有在我落马后扬长而去,多亏它关键一刻还蹄下留情。

心神略定,没有回连队宿舍,重新骑马缓步来到岗位执勤。爬上高架凉棚,点亮马灯仔细查看伤情,好家伙,左腹处诺大一个马蹄红印记。

我们团部所在地三营,可以骑乘的总共有四五十匹马。但受过训练的只有哈尔登种马、小青马、“猴子”和“二号”。尤其那匹“二号”,纯种蒙古马,跑起来最快。据说它在1964年全军大比武中获得第二名,所以被称为“二号”。市革委派驻二团“清理阶级队伍”工作组有位干部王杰,曾经在马本斋回民抗日游击队当过骑兵,他试过“二号”评价为具有日行600里脚力的好马。

1970年末,我被调动至一师师部警通排,又见到一匹好马。那匹马叫“暴风”,鬃毛发红,脚力不逊于二团的“二号”。

一师师部在垦利孤岛,师长一家在新师部筹建前就住在济南军区养马场骑兵连营地里,因此我有幸看到真正的骑兵和能够参加战斗的军马。

真正的军马并非每匹都是高大威武,膘肥体壮。相反,比起我们通讯班的马显得略瘦些,这与它们严格的训练,每天必须奔跑的多种操练有关。

处于好奇心,通讯班长孙启峰曾经骑“暴风”和骑兵连军马进行赛马,10里内,“暴风”领先。再远,骑兵连的战士怕被连长知道不比了。

“人家不稀罕跟咱地方部队比赛,咱们就自己和自己比。”

警通排长周慧如,骑上“暴风”,打算在自己部下面前出个风头。一声令下,六匹马在孤岛郊野向友林大道扬蹄飞奔。

这属于一次非正式赛马,没有采取防护措施。由于周排长骑术太差,奔跑三五里就落后数百米。骑着最快的马,却落后了,他不愿意在部下面前丢面子,于是拼命策马,却总也追赶不上。看到听到大家回头嘲弄的神情和呼喊,他急眼了,索性掏出手枪,“叭、叭”开了两枪。

本以为枪声会刺激马加快速度,能够瞬间追上去,由落后而领先。本来嘛,整个一师,他是唯一的佩带手枪的现役军官。

孰料,“暴风”虽是受过训练的好马,却没有像军马那样经历过枪炮声中“战斗”的考验。两声鸣响在耳际的枪声,让它受惊了。一个尥蹶子,就把他掀翻,“彭”一声摔在大道上。最糟糕的是,周排长左脚穿着的军用棉鞋套在马镫里,被“暴风”拖拉着向大道边树林里乱跑乱闯。

大家见状,当即收敛笑容,对受惊的“暴风”,围追堵截,费了好大力气,才抓到惊马的缰绳,救下半死不活的周排长。

如果说我的落马,被“猴子”在肚子上盖了个红戳,十来天就消失了,并无大碍。而周排长的落马却惨多了。脑震荡,左脚拇指、小指骨折,在师部医院住院半月还不能够下床。

后来,周排长是不再提赛马了。可我们警通排的其他人,还一如既往,有通讯人物,全都爱骑马去完成。

离开兵团几十年了,再也没有机会接触马。2005年夏到承德钢铁厂技术考察,顺便驱车至赤峰大草原旅游。在蒙古大营,看到了供游客骑乘的蒙古马。同行11人,只我一人挑了匹跑的快的马,尽兴地驰骋了一番。

一首旧词满江红,顺口吟出:

“阔野驰马,乍识得,河口春色。条田绿,黄河水急,渤海扬波。龙腾虎跃铸险韵,风起云涌敲平仄。才学过,毛选三五篇,心涌血。

论真理,讲马列。英雄梦,莫蹉跎。将玄虚因果,顿时洗雪。高天阔地志如钢,雄关险隘心似铁。问而今,纵马可长驱?何须说!”

 2014-5-15

二〇一七年三月整理  

刘铁龙 

1969年在山东建设兵团一师二团三营一连,后调师部警通排。1972年选送山东工学院冶金系,退休前任济钢炼铁厂高级工程师。社会兼职:省金属学会会员、市科协会员、市政协委员、

省作家协会、电影家协会会员,济南艺术研究院特邀研究员。


 


兵团岁月之——骑马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这匹马就是“猴子”。

兵团岁月之——骑马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兵团岁月之——骑马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兵团岁月之——骑马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2005年夏,赤峰蒙古大营。

 

  评论这张
 
阅读(848)|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