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原创书评:长篇小说《惑》——建筑在史实真相基础之上的力作(三)  

2014-04-29 18:31:17|  分类: 自写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书评:

长篇小说《惑》——建筑在史实真相基础之上的力作

(三)

原创书评:长篇小说《惑》——建筑在史实真相基础之上的力作(三)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写出下面的故事,决不是别有用心或心怀叵测,而是真实的记录下一段历史。目的很明确:咱们中国人,伟大而历史悠久的中华民族再也折腾不起了,必须接受以往的教训,否则,将被历史的车轮碾得粉碎;将被无情地抛进人类历史长河的垃圾堆。

                                                                                                                              ——作者附记

长篇小说《惑》,作者对那场史无前例、波澜壮阔、轰轰烈烈、触及人们灵魂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做了大量现实主义描写。

血统论、武斗情结、领袖膜拜、栽赃污蔑扣帽子式批判、劫富济贫式泛平均主义、决不饶恕斗死斗臭的极端仇恨、从肉体上消灭观点异见者,乃至毁坏文化遗产,造反武斗等等,都是作者所塑造人物心理深处之“惑”。

他们在热得发昏,冷得彻骨的日子里不敢说,不敢动,只能暗自思索:

“……对新中国的文艺政策,尤其是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及其发动者的原始初衷、动机产生疑惑:恍惚间觉得神州大地变成一只大斗盆,全中国人都成了英勇善战的蛐蛐的联想,不禁频频发出质疑之声和陷入难以解脱的苦恼之中。”

“文革”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虽然在官方文件里被彻底否定了,但对文革的回忆、记录甚至反思时常被禁止。相反,对文革肯定乃至称颂却悄然而起。现实中,网络上,呼唤文革的人,比比皆是。年轻的有,年纪大的也有。那些人的理由似乎还很充分,认为文革期间社会公平公正公开,不象今天腐败横行,更激动人心的是可以随便将官僚打倒批臭,让官员每天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王冬孩先生是亲身经历过文革的人,他在书中形象地再现了贴大字报、互相揭发、游街、批斗、黑狱、草菅人命式的处决。

德艺双馨的柳止庸教授被自己的学生逼迫抄写大字报,“将最后那句不知抄写了多少遍,毫不夸张的说抄写了千万遍的‘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笔误成‘敬祝毛主席无寿无疆。’因此被批判为“恶毒攻击毛主席十恶不赦罪该万死!”而另一名教授黎锦屏则因失手打碎一尊毛主席像,最终被逼疯逼死。

那个年代,人们手举“红宝书”,早请示,晚汇报,唱语录歌,做语录操,跳忠字舞。发猪肉票,布票,粮票,工业品票,一切都限量供应;切断与国外的一切联系,了解国外只能看《考考消息》,没有娱乐,没有互联网,电影就是八个样版戏来回倒。每天除了正常工作,必须参加政治学习,读报纸、读文件……

这类场面,现在的年轻人没有看到,但可以在《惑》中读到:

艺术学院的同学们和所有的走资派、黑权威、牛鬼蛇神们,无一例外的集中在一号教学楼门前,表情严肃、神情紧张、双手垂侧,洗耳恭听着毛主席的最新最高指示。

校园里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静寂的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只有高音喇叭里播放的毛主席最新最高指示,在夜空中鸣响、回荡;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播放。所有人都一直木雕泥塑般肃然而立、洗耳恭听,俨然在聆听皇上刚刚颁发给国民的一道圣旨。

连续播了不下十几遍后,高音喇叭里才重新播放流行革命歌曲《大海航行靠舵手》。一阵有序的忙乱后,口号声、锣鼓声就骤然炸响;同时,毛主席万岁、万万岁的口号喊的穿山裂石、惊天动地。然后在杨培泉的率领下,全院师生排成一字长蛇阵,踏着锣鼓点,迈着整齐有力的步伐,开始了庆祝大游行。

他们手臂高举成林、嘴巴张大似盆;发了疯着了魔般狂呼着几年来千篇一律的口号:“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敬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永远健康!”

队伍绕着校园里的教学楼、办公楼,以及大操场上的马棚猪圈菜地转了一圈,仿佛喇嘛教信徒在虔诚的转着圣山。随后才走出校园冲上大街,与从别的校园和工矿企业涌出的欢庆人流汇合到一起,形成一股载歌载舞、锣鼓喧天、彩旗飘荡、口号惊雷、似疯若狂的欢腾亢奋,滚滚向前的巨大洪流,沿着街道的河谷,一往无前、所向披靡。这情景,让人几疑是西方时髦的狂欢节之夜、几疑是中国古代正月十五元宵佳节闹花灯。游行庆贺的队伍一直闹到东方欲晓,方才偃旗息鼓。

……

校园外的文化大革命可不像校园内这般温良恭俭让。

斗争进行的如火如荼、斗争的你死我活。冲击省革委、火烧高教楼,卫生局的挖粪车都开上了泉城路,发动了一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大粪战…… 不知有多少人在捍卫所谓的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斗争中,为了让所谓的新中国的江山千秋万代不变颜色,而臂折腿断、而命丧黄泉;落下终身的残疾、做了枉死城中的冤死鬼。悲剧呀悲剧!中华民族的千古悲剧!!

在那个公检法全部被砸烂的年代,连共和国主席都没有利用宪法保住性命。文革中自杀者堪称成千上万。 

邓拓,福建闽侯人。1930年入党。曾任北京市委宣传部部长、《人民日报》总编辑和社长等职。1966年5月因“三家村”冤案受迫害,5月17日晚,邓写下《致北京市委的一封信》和《与妻诀别书》后,于5月18日自缢身亡,成为在那段非常的岁月里,第一个以死抗争的殉道者。
       舒庆春,字舍予,笔名老舍。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多产作家,继《骆驼祥子》之后,《茶馆》是当代中国话剧舞台最享盛名的保留剧目,赢得国际声誉。 1966年8月24日不堪迫害投北京太平湖自杀。

李立三(1899—1967)湖南醴陵县人。中共早期领导人之一,中国工运领袖之一。中共六大后为中央常委,建国后,曾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中央人民政府劳动部部长。1967年6月,在短短两个月中他遭受14次批斗殴打后,服安眠药自杀,终年68岁。死前留下“致主席”的遗书。

邓拓,李立三的遗书令人惨不忍睹,明明是一腔冤屈愤恨,却自责自辱,还要呼“万岁!万万岁!!”

但在王冬孩所著《惑》中,黎锦屏教授的以死抗争,却将旧文人的几分骨气展现出来,令人震撼。

……把批斗黎锦屏,挖出反革命小集团,当成了首要任务;专门组织了一个批、挖反革命小集团的领导小组,没日没夜的对黎锦屏进行车轮战般的轮番批斗。

黎锦屏当然不服气,当然要为自己的失误进行辩解。然而不辩解还好,这一辩解反而招致愈加猛烈的批判斗争;强按住他的脑袋,让他跪在毛主席的巨幅画像前,膝盖下是一堆酒瓶子砸碎的玻璃渣子。责令他交代他的反革命罪行,交代他和柳止庸的联络地点和暗号;交代他和隗富贵、张伯儒,以及赵九州的特殊关系;审问他们是不是一条反革命小集团里的战友同伙。

口叼马灯坐喷气式、拳打脚踢、烟袋锅子烫等,这些残酷的批斗手段,全是家常便饭。黎锦屏毕竟是肉身凡胎的凡夫俗子,而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共产党员。他被逼的精神恍惚、意识混乱,开始“老老实实、痛痛快快”的交代问题。他说他恨共产党;恨共产党的公私合营运动,让他家的酿造作坊归了公;让他这位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成了穷光蛋,成了靠画画混饭吃的手艺人;远离了绘画的艺术真谛。他恨共产党喜欢大搞特搞,这样那样的政治运动,他恨三反五反、反右斗争;让多少心地坦诚、诚挚爱国的文化人,蒙受冤屈、家破人亡、惨遭不幸。他恨这场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负责看管黎锦屏的专政队员,发现黎锦屏莫名其妙的从牛棚里失踪了。他带领手下搜遍了干校周围的庄稼地、荒草丛、灌木林,始终没找到他的行踪身影。在回来的路上,经过一片58年大炼钢铁遗址时,突然发现他,在一座用大炼钢铁的小高炉加高改造而成,当年劳改农场监视犯人用的监视塔上,盘腿坐着。……

……在围观人群的诧异目光下,突然开始发表反革命演说。口齿清楚、语言流利、条分理析,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精神病患者的征兆:

“……我不是政治家,我是一个以画画和教授画画为生的艺术家,我的工作是研究美、创造美。可是我没有创作的自由,我画什么和不画什么?我个人说了不算,得由他们共产党的官吏说了算。简直是匪夷所思、滑天下之大稽!……新中国成立这么多年了,你们拿毛主席他老人家当神供着,天天烧香礼拜。可是你们看看你们身上穿的、碗里吃的,那都是些什么呀?你们贫困潦倒的甚至甘心情愿与劳改释放犯结亲?

……现在我们国家是八亿人口一个思想……让这个思想弄得全国乱成了一锅粥:工人不上班、农民不种地、学生不上课。而教授,也就是我们,却被发配到这里劳动改造!这,正常吗?合理吗?是我们大家愿意看到?愿意过的日子吗?…………那么他就是一贯正确的吗?他有错误就不能打倒了吗?秦始皇算什么?他才坑了几个儒生焚了几本书吗?一场反右斗争,我国的知识分子几乎全部罹难,遭遇不公平待遇;一场文化大革命,我们国家的历史文化遗产和先哲著作,几乎全部被破坏殆尽、焚之一炬。……

……现在正在进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直就是对国家、对人民、对民族的严重犯罪!!……我恨文化大革命,我赌咒这场让中华民族自相残杀、祸国殃民的文化大革命,早点结束、早点寿终正寝。……”

他这一番石破天惊、货真价实的现行反革命演说,直吓得在场之人噤若寒蝉、屁滚尿流。匆匆赶过来的黄屎撅,气急败坏的叫嚷着:“快快,赶紧叫人弄枝枪来,这样疯狂猖獗的、明目张胆的咒骂,丧心病狂的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现行反革命分子,就该当场击毙!当场击毙!!”

……

这时基干民兵连跑带颠地把枪拿来了。黄屎撅岂容他继续往下演唱,气急败坏、毫不犹豫,但双臂却控制不住的哆嗦着;端起枪,向着黎锦屏连连扣动扳机,一阵乱射。遗憾枪法欠佳,连发十数枪竟然一发未中。

塔上的黎锦屏,突然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狂笑:“哈哈哈哈哈……让你这个人渣用枪点了我的名,那是对我的玷污和侮辱。士可杀不可辱,我不用你这个猪狗不如的肮脏货动手,我早就准备好啦,早就准备英勇就义啦;你们看!”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他从腰里掏出一把明晃晃的杀猪尖刀,对着下面仰观的众人一阵疯狂的摇晃。同时哈哈大笑,手指着黄屎撅厉声说:“你说我是反革命?我就是反革命!但我反得不是人民政权,是窃据政府大权的暴君、是那位心怀叵测的个人野心家、是那位能与战友同打天下,却不能与战友共享天下的当代独裁者……朋友们:我的心里话说完了,我的反革命罪行交代完了。现在,我该走了;到阴曹地府里去等着毛主席他老人家。等着在那里和他正儿八经的理论理论,做一个彻底的了断;辩一个谁是谁非!”

说完了,又是一阵精神病人发病时神经质大笑,惬意?疯狂?歇斯底里?坦坦荡荡?意味深长?说不清、辨不明。笑完,猛然挥动尖刀,对准自己的肚皮,“噗噗噗”连捅三刀。

呀,顿时肚腹上鲜血如喷泉一般喷涌激射。惊得下面仰观的人们一阵惊呼:“啊呀,真捅了,自个!”木雕泥塑般的瞪大双眼呆望着发生的惨剧。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黎锦屏他身子摇晃几摇晃,一个前扑摔下了监视塔。落地时发出“噗通”一声巨响,同时溅起丈多高的尘土。

读到此处,笔者几度掩卷,耳闻目睹过的文革惨剧如影视剧镜头般在眼前回放。我不由得想起当年,在济南二十八中看到的那具自杀女教师被草苫子盖着的尸体。那么年轻漂亮极爱干净的郭炳文老师,剃了阴阳头,浇上墨汁,她教育过、关怀过的学生肆无忌惮地虐待着她,逼着她跳进了污浊的工商河。

十年“文革”期间,究竟有多少冤假错案,在数不清的“批斗”中惨死或选择以死抗争的人有多少,至今没有确切的统计数据。

风青杨博文写道:如果真把今天在风调雨顺中长大的年轻人放回“文革”社会,那样的日子恐怕连一天都过不了。想象一下,你无意做了件小事,身边马上有思想“积极分子”打你报告,上纲上线给你扣帽子,他们阶级捞取政治资本,哪管你死活,这些你是否能忍受的呢?特别是这些告密者还是你最亲的人!要知道文革时期告密之风颇为盛行。儿子会向父亲抡起铜头皮带,丈夫可能是出卖妻子的“犹大”。经历过文革的人都知道,那是个连跟亲近的人都不能讲真话的时代,因为父子、夫妻、兄弟姐妹互相出卖是很普遍的现象。在那样的道德环境下,即使幼稚的中、小学生也是很有心计。

2014年,宋彬彬公开道歉说:其实我们这次站出来的是一个群体。八五事件作为文革中的标志性事件,必须反思。没有反思也难以接近真相。我希望所有在文革中做过错事、伤害过老师、同学的人,都能直面自己、反思文革、求得原谅、达成和解,我相信这是大家的愿望。

继之,陈小鲁等也道歉了,迟到的道歉,本该持续深入下去,却让人看到一个怪异的现状:

文革作为一场官民共同承认的“浩劫”,却变成受害者和加害者共同守护的禁区。官方不会公开谈论,受害者不堪回首,加害者不愿反思,后来者不甚了了。绝大多数文革史料,要么被封锁在黑箱中,要么腐烂在参与者的记忆中,老一代三缄其口,新一辈不求甚解。在这种状况下,要中国人反思文革很难,要权贵乃至利益集团反思文革更难!因为,文革的历史包袱都是沉甸甸的,似乎只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是中国的传统思维。(风青杨)

回想当年对文革的后续处理过程,针对文革施害者的法律正义的缺席,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遗憾。当年对文革责任追究的不彻底,更多的是出于现实政治考量,以“宜粗不宜细,宜宽不宜严,宜少不宜多”为原则,因此“处理这类历史问题,要宜粗不宜细,宜宽不宜严,只要犯错误的干部认识了错误,做了自我批评,或者组织上已经做了处理,就不要没完没了地算历史旧帐”(《人民日报》),但这等于是用组织审查取代了法律正义,用政治结论取代了历史正义。当然,这个遗憾背后,有当时的形势使然。弥补这一遗憾的最有效的方式,莫过于寻求建筑在史实真相基础之上的历史正义。

中央民族学院哲学系教授赵士林在十八大之前提出了清算文革的建议:“针对文革复辟的危险,希望大会就文革问题形成决议,彻底清算文革罪行,允许学术界研究反思文革历史,建文革展览馆,在学校历史课程中编写文革单元,教育年轻人了解文革历史,并以代表大会名义向人大建议立法定鼓噪文革为反人类罪,危害国家安全罪……”

一个民族应该把自己最令人痛心的教训当作一面镜子,时时檫拭,时时映照,以便一代又一代的人不重犯历史性的失误,使整个民族能够持续进步。

王冬孩先生所著长篇小说《惑》,恰是一部建筑在史实真相基础之上的力作,书中对文革历史真相的披露建基在历史真相之上。当前倡导读书,青年人,能够耐着性子、心静如水的捧读纸质长篇小说的,已经是罕如凤毛麟角、寥若启明晨星。(王笑庸)

笔者希望他们能够读一读这本书,凝聚了心血与真情的好书。同时,也期待着至今笔耕不辍的王冬孩先生写出更好的佳作。

2014-4-29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