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电视连续剧《辛弃疾》第四集(2)  

2014-04-23 18:41:55|  分类: 自写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集(2)

 

14. 辛氏宗祠  日  外

看到四风闸大批人马的突然出现,完颜文以检阅兵马的姿态左顾右盼,难以掩饰内心的欣喜。

辛弃疾手指马背上龙精虎猛的庄客,向他问道:“你看,我四风闸马军的威势如何?”

完颜文满意地点头:“嗯、嗯……倒也很像一些训练有素的骑手。”

马队转弯,在通向庄园大门处空地上停下来。

一队身背箭囊、手执劲弓的佩甲箭手,队列整齐,步履骄健,走过祠堂。

辛弃疾指着箭手们,向完颜文问道:“你看,我四风闸射手的装备如何?”

完颜文频频点头:“嗯、嗯……不是夲官亲自目睹,难以相信普通村民庄客,强弓劲弩会装备的如此精良。”

箭手以横列阵势在马队前停下。

辛弃疾环顾整个空地,再问:“方才说过,三百名壮士,招之即来,辛弃疾不是夸口吧?”

完颜文看着已经在空地上列好方阵的人马,那种威猛整齐,同仇敌忾的肃然表情,不由得赞叹起来:

“真想不到,辛公子竞把耕田种地的庄稼汉训练得如此精干,本官更看不出,你这位儒冠书生,竞能用兵自如,指挥得当……”

完颜文说到此,脸色—下子变得灰白,贼眼滴溜溜地四面张望,猛然发现自己带来的全部人马,都已经处在四风闸庄客兵马的包围之中。

他似乎还抱有一念幻想,心里发虚地试探道:“辛公子,宝庄人马召齐,为何要摆成这样的阵势?”

辛弃疾没有理会,冷笑着回身向宗祠顶端抬手一指:“完颜文,你睁大眼睛再看——”

15.宗祠房脊顶端  日  外

一面杏黄色的大纛,哗啦啦凌空飘展而开,显出黑丝线绣成的四个字:“抗金复国”。(繁体)

斗大的绣字,分外醒目。

大纛之下,脊顶冒出了刘云的身影,她戎装披挂,英姿飒爽,正怒目俯视着金兵和完颜文。

16. 辛氏宗祠  日  外

完颜文仰视义旗,回首祠堂前装备精良的四风闸兵马,心惊肉跳,魂飞魄散,吓出了一头冷汗。

他扫了一眼身边保护他的金兵,似乎还有几分底气,便强颜作色威胁道:“辛公子,你、你的庄子是大金属地,庄上所有人都、都是大金的臣民,这大旗上绣的字,可、可是犯上作乱,聚众造反呀……”

辛弃疾仰天大笑:“四风闸从来就是大宋疆土,抗金复国乃是我庄乡亲的多年夙愿。”

“辛弃疾,您意欲何为?”

完颜文凶相毕露,他依仗着有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金兵护卫,有恃无恐地恫吓道:“难道你、你没有见到鸭旺口刁民的下场,不、不怕你们祖上的家业毁于一旦,全庄老幼被杀得鸡犬不留?!”

他一边威胁着—边倒退,直退到百夫长苏和图马前。

苏和图拔刀下令:“保护大人,谁敢谋反,格杀勿论!”

金兵“哗啦”一下子分成两队,一部分保护完颜文,一部分围住祠堂前的辛弃疾、刘汉。

完颜文声嘶力竭地喊叫:“擒拿辛弃疾者,赏银千两,官升三级!!”

金兵队伍里,两名骁勇善战的金兵一个举刀,一个挺枪冲上前——

“扑哧、扑哧”两只来自宗祠脊顶的飞箭,不偏不倚,射中了他们的喉咙。

刀、枪落地,两名金兵闷叫着倒下。

17. 宗祠房脊顶端  日  外

杏黄色的大纛下,刘云弯弓搭箭,厉声警告:“哪个胆敢冒犯我家公子,姑奶奶神箭伺候,不怕死的就来吧!”

在她的怒目俯视下,蠢蠢欲动的金兵纷纷后退,举起兵器遮挡。

祠堂空地间起义庄客齐声呼喊:“抗金报国,誓杀金贼!”

呼声久久不息。

一名庄客在刘云身边闪出,吹响了牛角号——

18.庄园深处  日  外

“咚咚……咚咚……”

鼓声似从天际传来,蕴含着仇恨愤懑,张紧了摧枯拉朽之力,—声比一声紧,一声比一声重。

随着鼓声的催促,骑马配甲的庄客举起明晃晃的大刀、长枪,抖缰冲向金兵,杀声四起。

村巷深处,一片“杀贼”的呼喊中,忽啦啦地涌出来舞着草杈、锨锄的年轻村民,铺天盖地般冲杀而来。

19. 辛氏宗祠  日  外

完颜文面对涌潮般不可阻挡的人马惊恐万状:“辛弃疾,你、你真的要谋反?好、好……本县暂不与你计较,后、后会有期……”

他双腿颤抖着靠近苏和图,急赤白咧地催促:“快、快保护本县先走,再迟就走不成了!”

苏和图镇定地指挥金兵:“左军挡住反贼,后退者斩!右军向庄门攻击,杀出一条血路!”

双方僵持之际,苏和图趁机下马,把缰绳递给完颜文:“卑职以死报答知遇之恩,待我亲自杀退反贼,大人便立即飞马出庄,速带援兵来救。”

完颜文惊魂稍定,向苏和图许愿:“若能够逃过此劫,夲官必有厚报!”

“完颜文,你以为今日还能够再次逃离四风闸吗?”

辛弃疾、刘汉突然出现在二人面前。

苏和图斜乜着眼睛蔑视辛弃疾:“哼,一介舞文弄墨的书生,也敢佩剑造反?别说你们这些庄稼汉凑集的乌合之众,就是南宋精锐兵马,大金国的将士也所向无敌!知趣的,先放知县大人出庄,我保你不死。”

辛弃疾“哗”地一声拉出宝剑,雪亮的锋刃拦住了完颜文的去路。

苏和图也拔出佩刀:“谅你辛公子也不敢跟我苏和图过招吧、啊?”

完颜文抖起威风:“辛弃疾,你到底想对本官怎样?!”

辛弃疾:“取你这淫贼恶魔的首级,祭我抗金复国的义旗!”

音落剑出,不及完颜文闪避,祖传宝剑便“扑”地一声穿透了他的前胸。

随着完颜文那长长的惨叫声,凌空而来的一束剑光,“咔嚓”一声砍落了这颗狰狞的头颅。

刘汉抬腿一脚,完颜文无头的躯体飞了起来,倒卧在金兵队列前,颈间污血喷洒了一片。

辛弃疾、刘汉的动作神奇地迅捷,金兵侍卫们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辛弃疾手中血刃冲天一指,怒吼声如雷鸣震响:“杀贼!杀贼!!杀贼!!!”

顿时,整个宗祠空地上杀声盈耳,一片刀光剑影。

20.宗祠房脊顶端  日  外

刘云单膝抵在屋脊上,弯弓搭箭,觑准金兵频频放箭。

“嗖、嗖、嗖……”

飞箭掠空,带起声声尖啸……

混战中的金兵,一个倒下,又一个倒下……

每一支箭无不命中咽喉。

庄客叫好:“箭无虚发,云姑娘射的好啊!”

刘云弯弓搭箭寻找下一个目标。

21.祠堂前空地  日  外

起义的人马潮水般吞没了金兵,双方混战一团。

没有武器的庄客围住了几名衙役,草杈、锨锄一阵砍、剁、劈、、砸,不一会儿就让这些为虎作伥的汉奸死于非命。

起义的人马包围了金兵,但很难冲乱他们的阵列。

百夫长苏和图指挥金兵采取守势,长枪在前,组成一道坚固的防线。

两名青年庄客纵马挥刀冲了过来,想借力一举冲散金兵阵列。

苏和图一声暴喝,刀光一闪,劈下纵马率先冲来庄客的一条胳膊……

另一匹马刚至,一排长枪同时刺来,佩甲庄客翻身落马……

刘汉一个纵跃腾空落于马背,掉转马头杀回。

刀光挥舞之处,十几杆长枪纷纷折断,接连削掉几个金兵的首级,原本坚固的防线,被他单刀匹马切为两截。

金兵殊死抵抗,长枪队困守在祠堂前,背靠祠堂墙壁负隅顽抗。

百夫长苏和图率领刀阵,一阵疯狂的拼杀,杀开一条窄路,向庄门口突围。

22. 四风闸大门  日  外

清澈的护庄河水翻波涌浪,哗哗流淌。

吊桥高高悬起,圩子墙与望楼处的暗哨已经撤去,空无一人。

两名年轻的庄客一人跨刀,一人持枪,在吊桥前看守庄门。

他们听着祠堂处的喊杀声越来越近,因为不知战况如何,不能亲自参战而焦急难耐,不住脚地来回打转。

“哥啊,别人都在拼命与金兵厮杀,咱们哥俩却在这里看热闹。盼了多年的起事抗金,好不容易盼到今天,都没能亲手杀贼,太憋屈、太窝囊!”

“兄弟,我们俩看守庄门,连热闹都看不上啊。听听——现在厮杀声离这里越来越近,准是那些金兵不好对付,快杀过来了!”

“看啊,吊桥悬着,就是有人来也进不了四风闸。咱们哥俩何不前去助战,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嘛!”

“不行,不行。汉老爹指定我们哥俩看守庄门,有情况立即报告,可不能随便离开啊!”

俩人一时拿不定主意。

23. 祠堂前空地  日  外

阵式大乱的金兵,败退到祠堂墙边伺机反扑。

四名什长分别在指挥部署金兵,组成新的防卫阵列,有效地抵挡住起义庄客的勇猛进攻。

又一次冲击失利,几十名庄客退回到刘汉身边。

刘汉向射手喝令:“对准金兵头目,放箭!”

刘云带弓箭手立即弯弓搭箭,她把辫子甩到胸前,咬住辫梢,柳眉倒竖、杏眼圆睁,觑准一名金兵什长的咽喉,一射洞穿。

“放箭!”

射手们发箭如雨,余下的三名金兵什长,陆续中箭,全部倒毙。

金兵并非洒囊饭裳,失去指挥仍能各自为战。

他们为了躲避射手密集的箭雨,突发反扑,与起义庄客混战在一起。

杀声震耳,刀枪相错交格,金属撞击声铿锵不息,混合着詈骂惨叫,祠堂外空地一时间鲜血飞进,尸首横地……

刘云率领的射手怕误伤自己人,左右瞄准,却无法放箭。

力大艺高的金兵,三五成团,死命抵抗,专拣没有兵器的村民捉对,反倒伤害了十几条村民的性命。

“辛广,立即鸣金撤退!”刘汉见庄客们缺少节制,为避免无辜牺牲,急忙下命令暂时撤退。

辛广鸣锣,起义的人马退至空地的边上。

金兵不敢追赶,只得再向祠堂墙边聚集。

飞箭如雨,金兵死伤多人……

除了遍地尸体,祠堂墙下残敌人数锐减。

24.  四风闸大门  日  外

殊死厮杀的混战场面逐渐由庄内向庄门蔓延。

刀枪相接,不断有人倒下,尸体散布各个角落,惨不忍睹。

辛弃疾率领的起义庄客们阻击金兵渐处劣势,边战边退。他几次欲挺身向前,都被身边保护他的几个少年死死拉住。

金兵百夫长苏和图大叫道:“大金国勇士们,冲出四风闸才有活路,杀呀!”

辛弃疾的怒吼压倒了苏和图:“关门打狗,决不能放走一个金贼!”

看守庄门的哥俩闻声而来,奋力助战。

血肉横飞的场面,愈加残酷。

25. 祠堂前空地  日  外

刘汉指挥数队武功高强、经过训练的庄客,将散布的金兵分别围住,各个击破。他为了使年轻人受到锻炼,手提钢刀,指导他们厮杀。

“大牛,你带仨人对付大胡子金兵,砍他下盘!”

叫大牛的青年一个漂亮的近身,在三个伙伴配合下,一刀横扫,削掉了金兵一只脚。

惨叫着倒地的金兵,立即被四件兵器毙命。

“三泉,你也带仨人收拾黑胖子金兵,向他上路破绽下手!”

叫三泉的青年出枪迅捷,刺中了金兵的咽喉,其他几个伙伴一拥而上,在黑胖子身体戮了三个窟窿。

余下金兵总数不到十人,瑟缩在祠堂前再无还手之力。

刘汉大呼:“辛广,剩下这些金贼交给你们了,其他人马随我援助公子,不让一个逃走!”

很多人呼应着奔向庄门。

26. 四风闸大门内  日  外

金兵已经逼到了庄门前,距离护庄河吊桥不过一箭之地。

刘汉、刘云纵马而来,斜刺里冲出,一番搏杀立即扭转了局势。

大批起义庄客们,陆陆续续从左、右、后三面包围了过来,把金兵驱赶到一个狭窄的土坡下。因地方狭窄,马兵、弓箭都难以施展威力,双方再次形成难分难解的僵持。

金兵百夫长苏和图困兽犹斗,吼声如雷,满身满脸溅满鲜血,狞眉厉目,凶神恶煞般舞动着劈卷了刃的佩刀,发疯般杀退了十几人的进攻。

他寻机从一名庄客手里夺下一杆长枪,把钝了的佩刀奋力掷出——

佩刀戮进丢枪庄客的腹部……

苏和图挺起大枪刺向受伤庄客的前胸……

“当啷”一声,刘云挺枪挡住,喝叱着奋力迎战。

两人交手,同时又有三个庄客舞刀助战。往来没有几个回合,一名庄客被刺死,刘云素裙被枪尖挑破,右腿受创。

金兵突发一阵嚎叫,借势向庄门冲击。

辛弃疾猛地挣脱护卫少年的阻拦,跃至刘云前磕开一杆刺来的大枪,剑风呼啸,寒光迸发,立毙三名金兵。

他挺剑扑向苏和图一决高下,金兵让开了一个不大的圈子。

 “闪开——”一声大喝,刘汉随声陡现辛弃疾身侧,不容争辩地说,“弃疾,你且暂退,让老夫来教训这个杀人狂魔!”

他手中的钢刀刀尖垂地,威风凛凛地直视着对手。

苏和图见刘汉气宇不凡也把大抢收住。

求生的欲望使他不敢轻敌,挺直大枪,枪尖不离刘汉前胸,脚踏轻步,凝神运气,不敢贸然出手。

27. 祠堂前空地  日  外

“好汉爷饶命,饶命——”

仅剩下的几个金兵狼狈地弃枪求饶,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现在骨头软了,杀我们弟兄时,你们不是挺威风吗?!”

“金贼与我们有血海深仇,一个不能留,将他们乱刀砍死!”

金兵们不再央求,垂首待毙。

辛广拦住要拿他们报仇泄愤的起义庄客:“三泉,你几个先把俘虏押起来,请示公子再做处置。其他弟兄们,跟我去庄门口,走啊,到那里杀个痛快!”

28. 四风闸大门内  日  外

金兵或被擒,或被杀,只留下苏和图一人做垂死挣扎。

他抹了把脸上的血污,向刘汉挑衅:“我苏和图从来没有遇到老英雄这样的对手,你敢不要帮手,与我单打独斗,一分高下吗?”

刘汉:“你若能够胜了刘汉手中这把刀,老夫放下吊桥送你出庄。”

苏和图弯下腰,步步谨慎,企图寻找破绽。他冷不防怒吼一声,一连串使出突、刺、挑、挺连环致命的招式,企图险中取胜。

刘汉不趋不避,不躲不闪,手中大刀舞得旋起呼呼风声,飞来团团白光,将自己身体的上中下三路罩得密无间隙、令对手无机可乘,手忙脚乱。

一声“着”字出口,苏和图左臂被砍,痛叫着后退数步。

一声“倒”字出口,苏和图胸口挨了重重的一脚,手中大枪失手,“忽”地飞出好远。

他“咕咚”一下子仰面摔倒在厚厚的尘埃中,满脸血污更加肮脏。

满场腾起喝彩之声,刘汉收住刀式,轻蔑地啐了一口。

刘云手持绳鞭喝叱:“还不起来受绑,等姑奶奶的鞭子吗?”

苏和图吃力地支起左臂,他似乎不愿忍受剧烈的痛苦,以速死而为快,虽气力不支,犹响声震耳地叫喊起来:“来吧……杀呀……军爷苏和图这几日杀了八十条性命……今日又在四风闸……杀了十几个,够本够本,哈哈哈……”

“叭叭”两鞭,苏和图不喊了。

“叭叭”又是两鞭,他跪在地上不动了。

包好伤口的辛广立本挺刀向前,指着他喝间:“畜牲,还记得小爷吗?”

苏和图狂笑—声,引颈受死,再也不发一言。

辛立本—脚把他踢倒,又起一脚踢去……

苏和图的躯体在血泊中翻滚着,不一会儿就僵直不动了。

辛立本举刀要砍下他的首级,被刘汉拦下:“立本啊,念这金贼还是条硬汉,留他个全尸吧。”

辛弃疾吩咐:“辛广,你带人放下吊桥,将金兵载着动掠财物的大车赶进庄园,其他兄弟们们稍事休息,各自回家准备行装。”

说完,他和刘汉等人朝庄内走去。

29.济南四风闸庄园  日  外

吊桥落下,辛广等人把大车赶进庄门。

土坡处大部分人都已经离开,只有刘云带着十几个庄客在清理战场。

谁也不曾提防,苏和图血污狼藉的躯体在蠕动,慢慢地爬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伸展双臂发出了沉闷的运气声。

“金贼要跑,拦住他——”

骑马的一名年轻庄客发现了苏和图,调转马头赶过来,举起长枪就刺。

苏和图被凝血污染的乱发猛地一抖,眼睛里凶光四射,眼球几乎要迸裂出眼眶。他侧身闪过枪刺,顺手抓住枪杆把年轻庄客拉下马来,翻身上马,抖缰纵马冲向庄门。

刘云闻声而至,急射一箭,箭矢落在马尾梢下。

再弯弓搭箭之际,那匹快马已经冲过吊桥,沿驿道飞驰远去。

30.祠堂门前  日  内

“什么,金兵百夫长抢了一匹马,逃出庄门?!”

辛弃疾、刘汉闻讯大惊。

人们纷纷低语,谁都知道苏和图逃走对这次举事起义的威胁。但大家不愿大声说话,目光期待地看着辛弃疾、刘汉,等着他们的命令。

辛弃疾毅然决断:“立即告诉弟兄们,能带走的财物全部带走,累赘的东西全部烧掉,不留一文钱、—粒粮,一草一木都不给金兵留下。就连乡亲们世世代代居住的房子,子子孙孙供奉的宗词,也都—把火烧毁。”

吩咐已毕,辛弃疾按剑无语,心情沉痛地望着庄里庄外忙出忙进的乡亲,大家在打点行装的时候都在极力地掩饰着内心的留恋,连在恶战中失去儿子、兄弟的人,都没有一人饮泣落泪。

“公子,驿道西面有一匹快马向四风闸跑来!”

刘云带着—名在围墙上望哨的庄客大声报信。

辛弃疾:“看清楚了,确实只有一人一马?”

庄客:“没有错,我在望楼上看的一清二楚,只有一人一马。”

31.四风闸庄门  日  外

驿道上一匹骏马振髭嘶风,在西斜的太阳下正向四风间飞驰而来。

须臾间,孤骑跑过吊桥,放慢速度驰进庄门,勒马驻足。

十几名隐藏在门侧的起义庄客跳出来用兵刃逼住来人。

那马上的黑汉子普通庄稼汉打扮,憨乎乎地笑着说:“诸位莫误会,我是辛公子的朋友,请他出来,我有件礼物要送给他。”

庄客们大声呼叫:“辛公子,有人自称你的朋友,要见你——”

辛弃疾闻声而来,警惕地按剑走近仔细端详,欣喜地叫道:“啊呀,原来是孙头领、孙肇大哥——”

他立即回身呼喊,“汉老爹,是孙头领来了!”

孙肇跳下马背,从行囊中取出一团毛发茸茸、血水淋淋的东西,扬手扔在辛弃疾脚下。

“辛公子,这就是我头一回进庄的拜见之礼,还请笑纳!”

众人定睛细看,地上正是金兵百夫长苏和图那颗血肉模糊的头颅。

“孙肇大哥,你这下可帮了我们四风闸的大忙了!“辛弃疾感激莫名,和孙肇紧紧拥抱一起。

刘汉拱手:“谢孙头领解除我们的危机,你是怎么知道我庄提前起事的?”

孙肇还礼,笑着解释道:“我奉耿大帅将令,敦请辛公子早日上山共商抗金大计。却不料来迟一步,不想你们已经提前起义了……”他指着地上的头颅又说,“幸亏让我碰上这个孽障,倒省了打探路径。”

众人听罢,笑了起来。

孙肇又说:“还有,耿大帅另派贾瑞大哥带一万将士今夜袭击济南金军兵营,为四风闸弟兄们上山扫平障碍,这事说来也是凑巧了,辛公子起义抗金,自有天助啊!”

刘汉:“孙头领光临,一路鞍马劳累,大家不能光在庄门口交谈啊?”

辛弃疾醒悟地:“请孙大哥进庄!”

32.辛氏宗祠  暮  内

供案上,香烛缭绕。

辛赞的神位前供着完颜文和金兵百夫长苏和图的首级。

辛弃疾向列祖列宗的神主一一叩拜。

“谢祖列宗在天之灵佑护,起义事成,不孝孙男就此作别了!”

他抬起头来,凝视祖父的神位时,似见到祖父的遗容向他点头微笑。(叠印)

案中香炉里再插三柱香,点燃。

辛弃疾一步三回首,脚步沉重地退出。

33.祠堂门口  暮  外

夕阳西下,落辉似火,斜照着祠堂前堆积如山的干柴。

辛氏一族参加起义的人群,无分男女老幼,秩序井然地聚集在宗词前叩拜。

一双双眼睛含着忧愤、哀戚,诉说着心头的万般留恋,无限凄凉。

“父老乡亲们……我们就要兵发泰山,去投奔耿大帅了,为表我等杀敌复国之志,焚毁家园吧……待来日收复国土,我辛弃疾定会重返故里,与众父老一起重建四风间家园……”

辛弃疾说不下去,喉间一阵酸楚,腮边不由自主地滚落一串泪珠。

人群里,有人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

手举火炬走到柴堆处的辛广,臂膀颤抖不已,致使火炬落地。

他就势蹲下身,抱头大哭。

辛弃疾默然捡起火炬,扔到柴堆上。

火焰越烧越盛,照出辛弃疾义无反顾的面容。

火光熊熊,烧进祠堂向四处蔓延……

火光照出了刘汉、辛广、刘云的面容。

参加起义的人群,无分男女老幼,泪痕犹在,肃然向烈焰中的辛氏宗词再次一叩三拜……

四风闸庄园风助火势,火助风威,顿时连成一片火海。

一座座茅檐在烈焰中倾塌,辛氏宗词梁柱烧焦,黑漆金字的匾额笼罩在浓烟烈焰中。

“轰”地一声巨响,整个祠堂倾倒下来……

火势愈加旺盛,高烛天宇,映红了大纛之上那四个斗大的绣字。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