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原创三十八集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辛弃疾》第四集(1)  

2014-04-21 11:47:56|  分类: 自写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集(1)

1. 济南四风闸庄园  日  外

日方偏西,柴扉密密,茅檐重重的庄园深处,大白天家家户户都关着门,街头巷尾静悄悄的,除了满地枯黄的落叶不见一个人影。

圩子墙上、望楼里的值哨也躲藏在暗处,不露踪迹。

吊桥落在护庄河上,庄门大开。

七八个年纪尚幼的毛头小子提壶携浆,站在庄门外,一边抬头远望驿道,一边嘁嘁喳喳地议论着什么。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人喊马嘶的骚乱。

毛头小子们不由得紧张起来,一个个还充满童稚气的目光中,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恐惧。

一少年看了看同伴:“公子怎么嘱咐的,金兵还没有来就吓成这样,孬种了?”

顿时,毛头小子们振奋志气,相互壮胆,嬉笑起来。

2.驿道  日  外

金兵队伍急行军向四风闸扑来。

马蹄、车轮、杂沓的脚步,托着长长的黄尘,像一阵突起的狂风卷地而来,令人望而生畏。

“停下,前军后队马上停下!”

战马嘶鸣,跃起的前蹄落至尘埃。

勒紧马缰的金兵百夫长胡髭乱张,一脸横肉,口令汹汹:“大车暂不进庄,各什长带领所部,在庄外列队待命!”

满载着劫掠财物的几辆大车停靠在驿道边上,上面被捆绑的鸡、鸭扑棱着翅膀,猪、羊,发出一阵阵刺耳的挣扎嚎叫。

金兵甲士跑步,在四风闸庄园前排列好两队,耀武扬威。

金兵一个个面目狰狞,挺抢执刀,杀气腾腾。

3.护庄河边  日  外

轿夫一溜小跑,抬着蓝呢轿子颤颤悠悠来到金兵队列一侧,慢慢落地。

衙役把蓝轿子布帘撩开:“太爷请看,四风闸已经到了。”

历城知县完颜文把穿在官服内的厚甲整理好,慢吞吞迈步出轿,一副目空一切的姿态。

他抬眼望去,圩子墙、望楼没有动静,庄门一边,只有七八个年纪尚幼的毛头小子站着,提壶携浆,正冲着他们笑脸迎候。

“看起来,这里倒也安静。”

他向百夫长招手,“苏和图,你过来一下。”

苏和图近前揖拜:“完颜大人呼唤,有何吩咐?”

完颜文:“连日来,我们为了济南府衙委派的差事,四乡忙碌累得够呛,你估计征签数目还差多少啊?”

苏和图:“禀大人,咱们今天中午在鸭旺口征到骡马四十匹,签兵近百名,已押送府衙,基本可足数交差。如果能在这里再多弄点儿,我估计整个东路辖区的头功就是您的了!”

完颜文神气起来:“知府大人许诺,获头功者官升一级。苏和图,办好四风闸这趟差事,本县擢升知军,一定会提拔你为千户!”

苏和图:“愿为大人效力,竭尽犬马之劳。等那庄主来了,卑职还像鸭旺口一样,先下手为强!”

完颜文摇头:“不,这个庄主辛弃疾非同寻常,他不仅仅在济南名士中颇具威望,还是个今年春闱高中皇榜的进士,咱们征发人马,对这等人物应该先礼后兵,不能轻举妄动,你懂吗?”

“那——既然这样,何必招惹麻烦,咱们还是去别处吧?”苏和图很失望。

完颜文胸有成竹:“你知道什么,辛弃疾家四世为官,家底殷厚,别处哪里有四风闸阔绰?本县此来,自有把柄让他屈服,叫他不得不自愿大出血。你可要机灵些,看我眼神行事。”

“好,卑职遵令行事,不敢有误!”

苏和图躬身而退。

完颜文吩咐衙役:“向庄子里面喊话,叫那辛弃疾立刻来见。”

说完,他迈着方步又回到轿子里。

衙役鸣锣,扯开大嗓门高喊:“大金国历城知县,传唤辛弃疾!”

“传唤辛弃疾!”

4.庄园大门  日  外

辛弃疾头戴东坡儒巾,身着圆领对襟白绸“直掇”,袖子宽大,领口、衫角都镶有黑边,丝绦飘于腰间,潇洒飘逸地走过吊桥。

刘汉离他数步,在后面以老仆身份跟随。

二人走到吊桥中间,辛弃疾放慢了脚步,有意等刘汉跟上来。

看得出,他是在抑制着内心的紧张而不动声色。

刘汉小声嘱咐道:“弃疾记住,临危无惧,遇变不惊,全庄举义抗金的弟兄们在看着咱们,你祖父的在天之灵,也正看着咱们啊……”

二人刚刚接近,马上又拉开了距离。

辛弃疾昂首挺胸,大步迈过吊桥。

5.驿道边  日  外

衙役向轿子里面报信:“辛弃疾他来了,还跟着个老管事,只有他们赤手空拳的两个人。”

轿帘稍微掀开了一角,完颜文探头探脑,向金兵百夫长苏和图挤了挤眼睛,随即又把轿帘落下来。

苏和图举手一挥。

两列金兵“忽”地一下子分开,故意让出中间一条只供一人行走的通路。

辛弃疾、刘汉二人一前一后,昂然跻身于两列金兵中间,向停落一侧的蓝呢官轿走去。

“刷”地一片刀刃出鞘声,两排明晃晃的锋刃寒光逼人。

“哗啦啦”一阵大枪碰击声,枪刺交叉封住辛弃疾的头顶。

辛弃疾视若未见,步履不疾不徐,走到轿前站住拱手行礼:“辛弃疾不知大驾光临敝庄,有失远迎,请知县相公不吝赐教。”

差役撩开轿帘,搀扶着完颜文迈步出轿。

完颜文没有回话,审贼般的目光死盯着辛弃疾,上上下下地打量着。

刘汉也在一侧看着辛弃疾,目光频频示意。

完颜文眼睛一瞪,猛地大喝一声:“辛弃疾,你可知罪?!”

辛弃疾目不旁视,强压怒火,再度弯曲傲骨,语气平静地:“辛弃疾不知罪从何来,还请完颜相公明示。”

完颜文的手指,几乎点着辛弃疾的鼻尖,盛气凌人地说道:

“据本县多方访查获悉,你在大金皇帝御驾南征之际,派人在四乡购买大量马匹,紧闭庄门昼夜打造兵器,可是实情?”

辛弃疾心中骤然一紧,不露声色地点了点头。

“相公所言无虚,确有此事。”

“好,供认不讳,你倒是敢作敢当……”

完颜文冷笑了几声,提高嗓门吩咐道:“来人哪,将辛弃疾给我拿下!”

几名金兵一拥而上,手中兵刃紧紧逼住辛弃疾的前胸后背。

一名捕快,抖起哗哗作响的铁链就要锁人。

“且慢——”刘汉抢前一步,挡在辛弃疾前面。

他陪着笑脸施礼说道:“县太爷既知我家庄主购买马匹、打造兵器,为何还没有问明他的用意,就要下令锁拿?我们公子可是有功名的新科进士,即便是济南知府驾到,也会给三分颜面的。”

“也好,既已供认,本县很想听听你怎么巧言自辩。讲!你私自购买马匹、打造兵器,究竟有何用意?!”

完颜文色厉内荏,暴喝—声,打手势让金兵和捕快稍稍后退了一步。

辛弃疾沉着镇定,佯为诚恳地说道:“自县衙告示贴至四风闸后,辛弃疾见四乡百姓多不愿奉旨交献骡马,或是宰杀或是藏匿,故而出钱购买。只待凑足三百匹之数,便要去县衙奉献。”

“此话当真?”

“我家庄主还要选送三百名青壮后生,充发军伍,连兵器甲胃也都准备齐全了。”刘汉见完颜文狐疑的样子,又补充说道。

完颜文拈须沉吟良久、察颜观色地望着刘汉和辛弃疾,经过细细打量,没有在他们的表情上发现什么破绽。

于是他顺水推舟,把口气缓和下来,又进—步地试探道:“哦……那么说是本县误会了,抱歉,抱歉。哦……原来购买马匹、打造兵器是为大金南征效力,辛公子可谓用心良苦,可敬,可敬。既然是如此,本县即刻就要带走人马,你意下如何啊?”

辛弃疾不慌不忙:“遵从大人钧旨。请知县相公进庄亲自清点人马,如若还满意,可以悉数带走。”

“哈哈,辛公子快人快语,确有济南名士气度风范哪,钦佩,钦佩。”

完颜文像饿狗见到了肥肉,被掉起了胃口,恨不得一下子到手。当即堆起笑容:“那,就请公子头前带路,本县立即随后进庄!”

辛弃疾心胸豁然开朗,脸上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6.望楼  日  内

刘云和几个庄客隐身望楼内,在瞭望孔处注视着金兵动静。他们一边观察,一边小声计议。

庄客:“那完颜狗官,和咱们公子说什么呐,这个没有人性的杀人魔王,不会出啥鬼点子吧?”

刘云:“放心,公子胆大心细,何况还有我爹跟着呢。”

另一庄客敬佩地:“看咱们公子,雄赳赳气昂昂走过金兵刀丛枪阵,眼皮都不眨一眨,那份胆气,真乃大将风度!”

刘云:“公子熟读兵书,一身好武艺,我爹说过,他日后准是个像岳飞那样指挥千军万马,百战百胜的大元帅。”

庄客:“看,他们好像要回来了。”

刘云:“看样子完颜文也要起轿进庄,我得去府里帮公子应酬一下。你们小心防备,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坏了大事!”

庄客们:“云姑娘放心。”

7.驿道边  日  外

辛弃疾和刘汉目光一碰,二人转身带路,从容走向吊桥回庄。

衙役向完颜文低语:“太爷,小的捉摸不透……这么多人马呀,辛弃疾舍得这样大出血有些奇怪,这事儿是不是也过于顺当了?您看啊,这四风闸修着圩子墙,还有望楼,不会是龙潭虎穴吧?”

完颜文立功心切,自以为是:“你不学无术,懂个屁!辛弃疾的家族四世为官,家大业大,财大气粗,他这是买好官府,另有所求。我还听说他有个同窗好友叫党怀英的在燕京做了大官,他准是三年‘丁忧’日期将满,也想出仕做官了。”

苏和图趁机迎合:“大人说的对,读多少年书才能够考上秀才、举人?好不容易考上了大金国进士,谁不想做官发财?”

衙役:“要这样说,还是二位大人有理。小人见识浅,多虑了。”

完颜文眼珠转了转:“有备无患,你提醒的也有道理,咱们还得先礼后兵,防着点,小心从事。”

苏和图大大咧咧:“谅这个破土圩子也不是藏龙卧虎之处,我苏和图单枪匹马就能够把四风闸踏为平地,杀他个鸡犬不留。完颜大人说了,先礼后兵,就算这位公子有功名,他们如不乖乖把人马交出来,咱们也别手软。哼,鸭旺口就是他们的下场!”

“留下二十个人看守大车,其余的全部进庄。”

完颜文冷笑着上轿。

8.辛府  日  外

金兵百夫长苏和图的战马栓在路边树干上,蓝呢顶官轿停放在门前。

门口处安排了衙役和金兵执枪持刀守卫。

大队金兵在苏和图指挥下,一起走进辛府庭院,列队待命。

身穿辛府家人服饰的半大小子们,在前宅内外忙前忙后承担招待。

他们走到大队前面热情地给金兵、衙役送茶水、瓜果,嘻嘻哈哈,无拘无束。

几个胆子大的,还接过刀、枪来舞弄几下,做鬼脸、出洋相。

金兵纷纷散开,大嚼大啃,放松了警戒。

9.辛府大厅  日  内

完颜文背着手散漫地踱着方步,贼眉鼠眼地在大厅里搜寻,还煞有介事地夸赞着:“辛府毕竟是本地望族,官宦人家,书香门第,看这堆积盈案的书卷,就知道辛公子无愧饱学之士。否则,如何能够高中皇榜呢?”

他拿起几本书翻了翻,又放下。

转悠几圈看到壁上悬挂的宝剑,不由一愣,马上就想伸手摘取。

辛弃疾抬手挡住:“知县相公,这是鄙人的镇宅法器,外人不宜触动。”

完颜文尴尬地笑了笑:“嘿嘿,辛公子误会了,本官只是欣赏这宝剑的精美,哪里敢夺人所爱呀。精美,真是精美之至……”

“有请县太爷品茶——”

随着一声清脆的招呼,刘云进厅,轻轻地把茶盏、瓜果放下,她换了一身侍女打扮,显得温柔娴静。冲着完颜文道了个万福,便飘然离开。

完颜文端坐太师椅,看着刘云背影露出了几分妒忌:“辛公子好艳福,连府里的使唤丫头都美若天仙……”

辛弃疾把一本名册递来:“这是四风闸子弟充军的名册,正好三百人,请知县相公过目。”

完颜有些激动,接过来翻看,喜出望外:“好,好,好啊!辛公子做事这样周到,这才称得上识时务之俊杰,这个……府上老大人我是相识的,曾做过大金知州吧,啊?等大金皇帝扫灭南朝,我朝并宋为一统,圣上凯旋归京之日,是不会亏待宝庄的,你们出力了嘛,自然会据功行赏。还有,这个……待你服孝期满,本官定要大力保举你出仕,委以重任,高官厚禄!”

辛弃疾:“谢相公关照。”

完颜文急不可待:“辛公子,夲官想尽快清点人马,也好去济南府衙交差。官身不由己啊,还望公子能够体谅。”

辛弃疾:“已经安排了,现在这会儿,估计人马已集中到齐了。请略等,容在下先去看看。”

10.辛宅门口  日  外

看到辛弃疾从大厅里面出来,刘汉把怀里抱着的几只西瓜塞给门前的守卫。

他避开金兵、衙役,把辛弃疾拉到一边,二人低声商议诱敌之计。

刘汉:“完颜文带来的金兵虽已大部分进庄,还有二十人留在庄外看守大车上的财物,若我们在庄里动起手来,那些金兵必然会闻风逃跑。为了万无—失,你还得想法子,把他们也调进来。”

辛弃疾想了想,向刘汉低语。

刘汉反复叮嘱:“弃疾记住,临危无惧,遇变不惊……”

辛弃疾大步转回宅门。

11.辛府大厅  日  内

完颜文放下没有啃完的西瓜,擦擦嘴巴,起身迎进辛弃疾:“辛公子,怎么样,都安排停当了?”

辛弃疾回到座椅上,不无忧虑地说道:“人马均已安排妥,但还有一桩麻烦事请相公做主,不知意下如何?”

“人马都安排妥,还会有什么事?”

完颜文漫不经心地问。

辛弃疾极为认真地说道:“敝庄中颇有几个冥顽不化的庄民,耍起性子来六亲不认,若知县相公一下带走这么多人马,我深恐他们,一时冲动,会挑动庄民寻衅闹事啊。”

“对付刁顽百姓,夲官自有主张。”

完颜文向门外衙役吩咐:“传我的话——,速命百夫长苏和图,把全部人马都带进庄,若有胆敢寻衅闹事者,格杀勿论!”

辛弃疾:“谢相公为在下做主。”

完颜文赔笑:“辛公子,现在本官可以去清点人马了吧,啊?”

辛弃疾:“人马都在祠堂前集合,请知县相公乘轿前往,先行一步,辛弃疾随后即到。”

完颜文迈出门槛之际,辛弃疾返身在壁间摘下了宝剑。

12.辛氏宗祠  日  外

墙壁上,盖着官印的告示还贴在原处,连被鞭子打掉的边角,都又仔细粘好。

完颜文刚刚下轿就被告示吸引,走近了细看一番,非常满意。

苏和图骑马指挥金兵列队,分派任务:“你们——保护大人,你们——封锁巷口,预防有人遁逃;你们——严密监视图谋闹事者,随时听候命令!”

直到金兵、衙役们部署完毕,宗祠前阔大的空场上还是杳无人迹。

“怎么回事?”

完颜文耸动脑袋四处张望,感到非常奇怪。

辛弃疾、刘汉带着几个强壮的少年姗姗而至。

“嗯——?”

完颜文看到二人都分别佩上刀剑,随同他们前来的强壮的少年也都是全副武装,内心很不舒服,但碍于颜面,没有说什么。

刘汉抢先招呼:“来迟一步,让县太爷久等,抱歉,抱歉。”

完颜文盯着辛弃疾的佩剑。

辛弃疾也盯着完颜文藏有厚甲的官服。

(闪回)

黄河渡口席棚里。艄公从托盘下猛地抽出一把雪亮的短匕,趁金兵将官不备,闪电般狠狠戮入他甲衣心脏处,顺手一拔,带出一股喷泉般的血柱……

(现实)

辛弃疾握着剑柄的手,越握越紧。

“辛公子——?”完颜文盯着辛弃疾的目光疑窦顿起。

辛弃疾似乎没有听见,还沉浸在回忆中。

完颜文大声质问:“辛公子,你要交给本县的三百人马,究竟在什么地方,到现在了,怎么连一个人影都看不见?”

辛弃疾清醒过来,从容回答:“知县相公稍候,三百名壮士,招之即来。”

刘汉示意:“弃疾,是时候了。”

辛弃疾按住腰间宝剑,回头向随同少年:“吩咐速发号令!”

几个少年同时发出一声尖锐的呼哨。

“呜……”牛角号沉闷地响了起来,由近渐远传开。

13.庄园深处  日  外

牛角号声不绝于耳。

四通八达的巷道里,一队队彪悍庄客似从天降,他们衣甲鲜明,执刀挺枪,步伐整齐地连成长队,跑步进入祠堂前空地。

前面的人已经走过祠堂门口,后面的长队还在接踵而来。

马队也在巷口出现了,十几匹马进入祠堂空地,其余伫立在巷口待命。

牛角号声嘎然而止。

14. 辛氏宗祠  日  外

看到四风闸大批人马的突然出现,完颜文以检阅兵马的姿态左顾右盼,难以掩饰内心的欣喜。

辛弃疾手指马背上龙精虎猛的庄客,向他问道:“你看,我四风闸马军的威势如何?”

完颜文满意地点头:“嗯、嗯……倒也很像一些训练有素的骑手。”

马队转弯,在通向庄园大门处空地上停下来。

一队身背箭囊、手执劲弓的佩甲箭手,队列整齐,步履骄健,走过祠堂。

辛弃疾指着箭手们,向完颜文问道:“你看,我四风闸射手的装备如何?”

完颜文频频点头:“嗯、嗯……不是夲官亲自目睹,难以相信普通村民庄客,强弓劲弩会装备的如此精良。”

箭手以横列阵势在马队前停下。

辛弃疾环顾整个空地,再问:“方才说过,三百名壮士,招之即来,辛弃疾不是夸口吧?”

完颜文看着已经在空地上列好方阵的人马,那种威猛整齐,同仇敌忾的肃然表情,不由得赞叹起来:

“真想不到,辛公子竞把耕田种地的庄稼汉训练得如此精干,本官更看不出,你这位儒冠书生,竞能用兵自如,指挥得当……”

完颜文说到此,脸色—下子变得灰白,贼眼滴溜溜地四面张望,猛然发现自己带来的全部人马,都已经处在四风闸庄客兵马的包围之中。

他似乎还抱有一念幻想,心里发虚地试探道:“辛公子,宝庄人马召齐,为何要摆成这样的阵势?”

辛弃疾没有理会,冷笑着回身向宗祠顶端抬手一指:“完颜文,你睁大眼睛再看——”

15.宗祠房脊顶端  日  外

一面杏黄色的大纛,哗啦啦凌空飘展而开,显出黑丝线绣成的四个字:“抗金复国”。(繁体)

斗大的绣字,分外醒目。

大纛之下,脊顶冒出了刘云的身影,她戎装披挂,英姿飒爽,正怒目俯视着金兵和完颜文。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