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转载】阎连科“李白的诗是顺口溜”真荒唐  

2014-01-12 20:11:17|  分类: 传统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阎连科“李白的诗是顺口溜”真荒唐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据中新网19日电(宋宇晟)“大唐李白:盛世之下,诗人何为?”文化沙龙8日在北京举行。小说家张大春携其新书《大唐李白少年游》出席,与作家阎连科展开对谈。谈及李白,阎连科认为,李白的那种诗在唐代当时或许就只是“顺口溜”。

报道称,在作家阎连科看来,这些今天看来韵味十足的“诗”在唐代或许就只是“顺口溜”。他说,“这个诗在当年可能没有那么大的意义,无非是为讨一碗饭吃。今天的我们看不懂,但是当年对他们来说那就是白话文。李白当年写诗,在茶楼或者酒楼,那一定是打油诗、顺口溜,顺手就来的。而今天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我们彻底的白话文化,我们对那些诗完全不懂,如果不是顺口溜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天才出现。”

作为一个当代著名作家,老阎的话真是太荒唐了:如果用一句老话“无知者无畏”来说,不知道你对诗词有无研究,懂得多少?李白当年写诗就是顺口溜?就是为了讨一碗饭吃?盛唐皇家的翰林供奉是个编“顺口溜”的?也不知道现在有哪位“高手”还能像李白那样顺口溜几句让大家欣赏欣赏。

作为一个当代著名作家,老阎的“想象力”确实令人匪夷所思,虽然号称是“荒诞现实主义大师”,但是李白属于历史,历史是经过考证的,是不能“被荒诞”的,想象力也是需要前提的,需要懂得一点诗歌的知识,而不是胡思乱想,哗众取宠,更不是拼着想象力在大放厥词,诋毁先贤。

作为一个当代著名作家,老阎应该普及一下语言知识:第一、古时文白分家,口语与书面语差得很远,不像今天,白话文运动之后,口语与书面语差距很小。其次,不管文言还是白话,有文采的语句都能让人感受到意境美和语言美,而顺口溜无论在层次和意境上都体现不出这种美。

什么是“顺口溜?”它通常是读音相同或相近的,文字比较俗气,而且谈不上层次、意境和艺术手法,只是练习嘴巴舌头灵活程度的工具。而诗歌是完全不同的。

老阎不仅对于李白的乐府旧题为何物懵然不知,更不懂得李白大量的七绝——这是李白近体诗的最高水平。

就艺术手法而言,唐代的古体诗,主要有五言和七言两种。近体诗也有两种,一种叫做绝句,一种叫做律诗。绝句和律诗又各有五言和七言之不同。所以唐诗的基本形式基本上有这样六种:五言古体诗,七言古体诗,五言绝句,七言绝句,五言律诗,七言律诗。古体诗对音韵格律的要求是:一首之中,句数可多可少,篇章可长可短,韵脚可以转换。近体诗对音韵格律的要求比较严:一首诗的句数有限定,即绝句四句,律诗八句,每句诗中用字的平仄声,有一定的规律,韵脚不能转换;律诗还要求中间四句成为对仗。近体诗有严整的格律,所以有人又称它为格律诗。李白一生大约写了40万首诗,其中古体诗20多万首,格律诗约有10万多首。

请问老阎,具有如此平仄韵律严谨的作品,这是什么样的“顺口溜”呢?
   
从思想内容和感情意境看,读李白的诗,常常在豪放、乐观、洒脱的感受之余,品味道一种孑然特立、漂泊无依、四顾茫然的孤独悲哀。李白的诗有时看似乐观洒脱,实则在诗仙那潇洒的一笑中,飘曳的紫霞仙裳下掩藏着一种孤独的痛苦心态。

笔者以为,李白的诗词内容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首先,怀才不遇、生不逢时,是李白诗歌的常调,与这相伴随的是政治上的遭弃感和无归依感。

李白少时就有很强的功名事业心,“以当世之务自负”。这强烈的济事观念,显然是来自儒家的治国平天下的思想。李白不是一个普通的、本分的读书人,他的豪侠性格以及作为浪漫主义诗人所特有的非凡气质,即丰富的想象力和脱离实际的异想天开,是来自儒家的济事思想,又溶入了来自诗人自身的主体精神的催化剂。

请问老阎,具有如此丰厚思想文化底蕴的作品,这又是什么样的“顺口溜”呢?

其次,如果说政治上的遭弃感和无归依感的孤独心境,是诗人的理想、诗人的性格与环境的冲突所造成的话。那么,李白的阳春白雪、旷世无知音的寂寞与孤独感,则只能说来自诗人主体、诗人性格的本身。这是诗人孤高傲世、目中无人、不愿与世同流的孤独,我们姑且称之为自我放逐的孤独。自我放逐的孤独,尤其能显示出诗人性格的力量与光辉。李白的豪侠、浪漫的个性,加之天赋才华,良好的教育,使他常常有自命不凡的特异感和优越感。寻找知音,又反映了李白强烈的希世之年;而知音安在的感叹,也反映了世无同类的孤独之感,当然也流露出阳春白雪的骄傲。

请问老阎,具有如此高贵个性的理想追求的作品,这又是什么样的“顺口溜”呢?

李白虽为诗仙,却非一味地飘逸,它的内心深处,常有无法派遣的孤独意识。这种孤独意识,直接影响到它的诗歌,给他的诗带来崇高感和悲叹感。虽然李白诗风格豪放已成定论,然而孤独意识给其作品带来的崇高感和悲叹感,使其相当一部分作品具有了豪中见孤崛,豪中见悲的风格特点。

请问老阎,具有如此崇高美学价值的作品,这又是什么样的“顺口溜”呢?

老阎以解构创新之名,行贬低先贤抬高自己之实,经典在他眼中成了小丑,而自己却妄图坐上神坛,要享受这一季的香火,却不小心露出了沽名钓誉的狐狸尾巴。

恩格斯说:“消灭一个民族,从消灭其文化开始。”中国人为高度发达的唐朝文化自豪了一千多年了。阎连科可能想不到,为了标新立异,为了卖弄自己,这种把中国文化优秀的代表性符号极其理性的、温柔的、潜移默化的引向所谓的“顺口溜”化,会达到一种进而把中国文化优秀的代表性符号街头化——去掉文化光环——趋于平淡——最后让中国人将其忘掉的历史后果。

有道是:谪仙酒醉顺口溜,千载长存冠神州。可怜后世肖小辈,日月烛萤不知羞。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