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转载】杜甫如何对待大祸临头的李白?【图】  

2013-06-28 08:33:48|  分类: 名人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甫如何对待大祸临头的李白?【图】 - 洪烛 - 洪烛 【李白与杜甫】

【仍然有挂念李白的人,譬如杜甫。杜甫有好几首诗,都是因为听说李白流放夜郎而写的。有什么办法呢,诗人永远只能以写诗来安慰别的诗人,同时安慰被思念折磨的自己。李白流放夜郎的坏消息,不知隔了多久才传入杜甫耳中,可他肯定是在当天晚上就做梦了,梦见李白了。】

    遭遇大难不死的李白

     洪烛

   谈论李白,又怎么能够回避他晚年被判“流放夜郎”的厄运,那是他一生中遇到的最大挫败。想当年在金銮殿上,唐玄宗亲手为李白调羹,杨贵妃也斟酒请李白为自己题诗,古今中外又有几位诗人能享受到这种“皇家”待遇,李白也就真把自个儿当作大唐帝国“第一诗人”了。谁料爬得有多高,跌得就有多重,若干年后居然成为阶下囚,不仅首都没法再去了,连内地的省城或小县城都呆不住了,要被一扫帚给打发到落后边区的劳改农场。这已不算一般的悲剧了,命运简直开了个特大的玩笑。要把咱们自视甚高的浪漫主义诗人给捉弄死啊?也太离谱了吧。

   我就这样记住李白一生中最重要,也最有戏剧性的两个地名。一个是长安,一个是夜郎,如同冰火两重天。一个是他仕途的最高峰,一个是他命运的最低谷,说白了,一个是他的天堂,一个是他的地狱。

   李白曾平步青云,讨得龙颜大悦,贵妃青睐。作为首屈一指的文坛大腕,在长安城里偶尔对帝王都能摆摆谱:“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即使后来失宠,被赐金还山,也还是名人啊,到外省走走穴,去州官县令那儿蹭吃蹭喝,再赚点润笔费,不成问题的。游山玩水闯江湖,到处都有追星族,过得也还潇洒。可这次不是从天上回到人间,而是要打进十八层地狱;不小心成为特大政治犯(相当于国家公敌?)不仅披枷戴锁,还要被押送到夜郎那样的边远山区,这可不像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那么简单,分明是任其自生自灭。夜郎什么都缺,就不缺埋人的地方。

   李白毕竟也一大把年纪了,想一想都哆嗦:夜郎多远啊,一路上山高水险,自己的这把老骨头再经不起大的折腾了,能否走到那里都难说。可别半道上就散架了。即使真走到那里,谁知道要呆多久啊。没准朝廷转眼就把自己给忘了。总之,别指望再走回来了。

   要说起来,全怪公元755年爆发的安史之乱。玄宗第十六子永王李璘打着靖难的旗号,招兵买马,挥师东下,其实是趁机扩大地盘,想借乱世当皇帝。兵过九江时碰见自助旅行的李白,觉得他的品牌可以利用,便征召他为幕僚。怀才不遇的李白以为终于有用武之地了,不分青红皂白就答应了,因此而卷入皇权争夺战的漩涡里。随着玄宗第三子、太子李亨即位,以正宗的政府军恢复国家秩序,“假冒伪劣”的李璘兵败被杀,李白的从政梦再次破产,以附逆罪而被逮捕。原本要腰斩的,幸亏郭子仪在唐肃宗面前替李白说许多好话,才改判为流放。夜郎对于李白,是一个仅比死稍为好一点的处分,用苦难来赎罪吧。

   李白,这回够倒霉的。真要追究,也不能完全怪安史之乱。杜甫不也赶上了嘛,也没多大事嘛。怎么偏偏李白差点丢了性命?说到底,还得怪自己,怪自己官迷心窍,见到委任状就乐坏了,根本没看清是否有后患。初听要腰斩,李白以为满腹锦绣文章就此断送,后听改判流放,说不上来该伤心呢,还是该侥幸?所以夜郎,是一个让李白心里五味俱全的地名。他说不请是死里逃生了,还是去那里慢慢地死,甚至生不如死?

   在此之前,李白对夜郎不是一无所知的,也不是没有一点想像。他想像中的夜郎纵然荒天野地,但也不乏苍凉的诗意。他的一首很著名的诗,《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就提到夜郎的:“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原是安慰被贬官远徙的好友王昌龄,表示无论天涯海角,我的思念都伴随头顶的一轮明月与你同在。夜郎虽远,毕竟还有清风,还有月光。现在想想,这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唉,如今,自己落得比王昌龄还惨,也比他更需要安慰。可谁能像自己安慰他那样来安慰自己呢?

   走在通向夜郎的路上,李白心如死灰,身影显得格外孤单。仰望明月,诗意全无。远处,远处的远处,更远处的更远处,夜郎像噩梦一样等待着遭受灾难性打击的诗人。这个词本身似乎就代表了世间的全部黑暗。李白实在想不通,自己怎么也走了这条道了。

   其实,仍然有挂念李白的人,譬如杜甫。杜甫有好几首诗,都是因为听说李白流放夜郎而写的。有什么办法呢,诗人永远只能以写诗来安慰别的诗人,同时安慰被思念折磨的自己。

   李白流放夜郎的坏消息,不知隔了多久才传入杜甫耳中,可他肯定是在当天晚上就做梦了,梦见李白了。醒来后写下《梦李白二首》。“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江南瘴疠地,逐客无消息。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恐非平生魂,路远不可测。……”

   夜郎离李白很远了,他对李白的吉凶生死充满担忧,连梦中的相见都浸透了生离死别的痛苦。“浮云终日行,游子久不至。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

   写着写着,一向温和的杜甫也忍不住为李白的不幸遭际而鸣不平了:“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孰云网恢恢?将老身反累!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

   偌大的长安,车水马龙,居然容不下一个诗人,难道只能到边缘化的夜郎寻找葬身之地吗?就不怕后人笑话我们这个时代吗?要知道,这位被放逐的诗人,跟屈原一样,虽然生前坎坷,但死后必将比长安城里那些速朽的权贵名流拥有恒久得多的荣誉。

   李白是否知道杜甫在挂念他?杜甫也把一颗愁心寄予明月,指望它能陪伴落难的老朋友一路走到夜郎西,而牵扯不断。诗人之间惺惺相惜的情谊通过清风与浮云传达,令一部多灾多难的诗歌史也散发出浓浓的人情味。

   李白原来准备去夜郎报到了,取道四川赴贬地,走到半路上,大概是在巫山——梦一样的山啊,传来唐肃宗对李白改流放为赦免的消息。自以为已走上不归路的李白,重获自由,内心真是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他连忙自白帝城放舟东下江陵,去老丈人家探望悲伤欲绝的妻子,让她放心:九死一生的老公又回来了,大难之后必有后福。在船上口吟的一首《早发白帝城》,有一种如释重负,顺流而下的轻快:“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夜郎这个地名这些天一直像山一样压在李白心头,想不到轻而易举地掀开了——如泰山压顶的飞来峰,做了个鬼脸,又飞去了。命运真像一场恶作剧。

   死里逃生的李白,伤还没好呢,就忘了痛,幻想朝廷能不计前嫌起用他,《江夏赠韦南陵冰》,借私人书信而对新政大加歌颂:“天地再新法令宽,夜郎迁客带霜寒。”莫非指望它能通过各级官员传入帝王耳中?既然走进了使英雄有用武之地的新时代,大家伙可别忘了我这个幸免于难的诗人,正闲着没事干呢,有用得着的地方招呼一声啊。在江夏活动了一段时间,四处托关系找工作,毫无结果。李白觉得不能再守株待兔地坐等下去,就去湖南碰碰运气。

   在岳阳碰到时由刑部侍郎贬官岭南的族叔李晔,两个官场失意的人同游洞庭湖,还是只有借酒浇愁。李白酒后写下一大堆诗,如“划却君山好,平铺湘水流。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岂止是醉杀,简直是愁杀啊,李白恨不得把一路上挡道的山全他妈地给铲平了。又如“南湖秋水夜无烟,耐可乘流直上天?”夜郎是不用去了,可长安也回不去了,李白心有不甘,却又无力回天。

   流放夜郎一事,确实使李白受惊了,虽然遇赦幸免,还是让他很窝火。他岂止是看着君山不顺眼,想想自己,磕磕碰碰的这大半辈子,真够憋屈的。借酒浇心中块垒,还嫌不够意思,只好又靠写诗来渲泄胸中不平之气。此次磨难之后,李白的诗风才真正成熟了。不时还有点“犯浑”或浑不吝的架式。李白终于成了真正的李白。

   所以说夜郎这个普通的地名,在李白一生的履历中至关重要。正是它使李白受了大刺激。又正是它,使李白在受了大刺激之后,诗反倒写得更好了。那是因为他经历了大喜大悲,对人生看得更透了,对自己也看得更透了,也许自己根本就不是当官的料,仕途凶险,比蜀道难多了,弄不好会丢了性命;不如彻底死了这条心,在江湖上做无牵无挂的赤脚大仙,快活一天是一天……

   夜郎这个地名,把李白从升官发财梦中一巴掌给拍醒了。

   经受了命运的大起大落,李白的诗更大气了,也更有煽动性,像小广告一样在知识分子群落流传,唤起更多失意的人的共鸣。譬如他遇赦放还后游湘中的那些诗,没多久就传到正客居秦州(今甘肃天水)的杜甫那里。

   杜甫原以为李白已长流夜郎了,读诗才知道老朋友已幸免于难,正在江湘一带散心呢,那可是被谗放逐的屈原含恨自沉的地方啊。这么一想,杜甫又心酸了,写下《天末怀李白》:“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

   不只是祝贺李白逢凶化吉,更是隐喻李白获罪远谪夜郎是遭人诬陷,呼吁大家还李白以清白,免得当代又多了一个像屈原那样的冤魂。

   李白一生中有很多转折点,其诗篇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其履历也如黄河九曲十八弯。在我眼中,以附逆罪流放夜郎这一冤案,是李白生活与创作最重要的转折点。甚至可以说是他命运的最低点。落差真是太大了。生活中的这一大不幸,却给他的创作带来大幸运:李白真正地看破红尘了(“赐金放还”时他仍然是在半梦半醒之间),他诗篇中的人生境界开始朝向大彻大悟,视名利富贵如浮云。尤其重要的,是多了份悲伤。“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看来悲愤出诗人这话说得一点没错。

   夜郎这个地名,就这样跟唐朝最伟大的诗人结下不解之缘(甚至还间接地影响了第二伟大的诗人杜甫),就这样跟如长江奔流入海的中国诗歌史结下不解之缘。

   它影响了李白,李白又影响了杜甫,李白与杜甫又影响了后世的无数诗人。

   夜郎之于李白,正如汨罗江之于屈原,使中国诗人的集体命运乃至中国诗歌的宿命,无形中增添了一抹悲剧的色彩。写诗,不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做个诗人,首先要做好承受任何苦难的准备。反过来,如果没有悲剧,没有苦难,一帆风顺的诗人绝对写不出跌岩起伏的优秀诗篇。这也是每个诗人都将面临的快择:是做一个圆滑的人,写圆滑的诗,还是做一个有棱角的人,写有棱角的诗?也许这种棱角会使你在世俗中遍体鳞伤,可好诗偏偏只能是从伤口中流出来的。

 

                       【每日一诗】

                  向李白致敬【组诗】■ 洪烛

【请你用一个字来形容李白】

“请你用一个字来形容李白——”

每个人心里有不同的答案

我提供的是:狂!

狂得简直能飞起来,体内有一股大风

席卷万物也席卷自己。还有谁比他

更配称作形而上?形而上、而上,再而上……

“欲上青天揽明月”,明月吃得消吗?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不是他

太轻了,而是风太大了

“龙卷风自丹田升起,我要写诗!”

李白写的哪算诗?分明是《狂人日记》

即使用蝇头小楷抄录也属于狂草

拿泰山作镇纸也压不住:想飞的愿望

【李白的塑像】

在四川,以及别的地方

多次见到李白的塑像

没有一尊像他!虽然我

也不曾见过他本人

什么原因使我觉得塑像不像呢?

难道雕刻家没把握住李白的特征?

李白的特征又是什么?

说不清楚,但脑海里有模糊的形象

越模糊反而越真实

仅仅端着酒杯,作仰天长啸状……

这样的塑像太像在做秀

即使派一个真人,站在那儿也会有点假

李白这个人一次性完成的

无法复制

我见过太多模仿李白的诗人

学着学着,全变成了四不像

【蜀道】

蜀道在你笔下出现,其险无比

而又荡气回肠

难于上青天,难不倒

随时准备下地狱的你

诗江湖的第一个大佬

至今仍在外省的黑道上

大步流星地走着

稍不留神,一个错别字

硌疼了赤裸的韵脚

“错就错到底吧。”索性连韵也不押了

“我写的照样是诗。而你们的不是……”

断肠人,别人的满腹诗书

哪比得上你满腹的蜀道

愁肠百结。下一场瓢泼大雨吧

浇开心中的块垒

蜀道最终变得刀刃一样窄

虽然我系着安全带,暗自

替你捏一把汗

骑马、坐船、搭乘牛车……可供选择的

交通工具只有这么几种

【夜郎】

作为自助旅行者,他更喜欢步行

爬山、涉水,确实感到冷或热

“仅靠两条腿从长安走回家

是不可能的。一下子想不起

家在哪里,似乎有更多的可能?”

有些地方去过一遍是不够的

还可以去第二遍、第三遍……

有些地方一遍也没有去过

或者将要去,他可以想像出那里的情景

估计不会有太大的差异

“想像,其实更为省力。如果

你有这样的本事!”

只有夜郎国是他无法想像的

即将出现在行程安排之中

但今天他还不知道。可见这是

由别人安排的:为诗人预设的流放地

若干年后,抱着不归的念头动身前往

走到中途,由别人设计的旅程

又被别人纂改:算了,只是吓唬吓唬你的!

夜郎真有那么可怕吗?感到可怕的

是命运的荒诞:天啊,他自始至终

都是无辜的

【李白的夫人】

李白除了赞美过杨贵妃,再没有

什么风流韵事。不像个花花公子

连他的婚姻都显得很神秘

你能否说得出李白夫人是谁?

李白的夫人不是陆小曼、林徽因

也不是李清照。李白夫人不会写诗

甚至不见得是他的读者

她却嫁给诗歌史了!

好不容易在一本古书里找到

李白夫人的脚印:“太白娶江陵许氏,

以江陵为还,盖室家所在。”

湖北女人的面孔一闪而逝

李白没留下什么家信,那首《早发白帝城》

是探望分别五载的妻子时所写

“千里江陵一日还……”诗人身轻如燕

一路呢喃,放大了一封快乐的情书

李白的夫人即使不识字又何妨

读不懂诗,却读得懂归来的诗人

“越是大诗人,越像小孩子

走得越远,越惦记着永远敞开的家门!”

【谪仙人】

贺知章,为什么一见面就喊我“谪仙人”?

你暴露了我的身份。而它

甚至连我自己都遗忘了:莫非我

对那一段生活患了失忆症?

你问我:“哪来那么多的诗?”

我想问的是:“哪来那么多的忧愁?”

只是不知该去问谁

诗人都是谪仙,被发配到人间

受苦、受难、受穷、受罪……想不开啊!

诗与忧愁,原本就一回事:诗是

写在纸上的愁,愁是长在心头的诗

【饮中八仙歌】

解药已预备好了,在酒葫芦里

百试不爽。我替忧愁找到它的敌人

笔墨已预备好了,在八仙桌上

我替自己开一张处方:流萤三钱

秋霜二两,青梅几粒,浮云若干

长安一片月,加上万户捣衣声

以桃花潭水冲服

剂量若不够,改用白发三千丈这味猛药

吃得消吗?

不用怕,影子是我的医生

举杯邀明月:“愿意给我做一回小护士吗?”

饮中八仙,以我为大:名人效应嘛!

饮中八仙,都病得不轻,数我最重

【李白在西域】

西域,只属于我五岁以前的记忆

五岁以前有记忆吗?如果有

也将被丢失。我忘掉骑骆驼的父亲

挤羊奶的母亲,只记住自己

从胡杨林里一闪即逝的眼睛

“看见了什么?为什么充满恐惧?

这个悬念,埋下我成为诗人的伏笔——

令自己惊恐的是无法扼制的好奇心……”

那才是属于我的马匹!胸膛里

总有异物冲撞:哦,轻一点……

别以为我喜欢流浪,其实更需要安静

需要,却做不到。只好用无休止的诗句

搓一根企图拴牢虚无的缰绳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雪是假的

天山纯粹靠追忆出来的,只有马蹄

踏过冰河时彻骨的寒冷,是真的

知道我为啥总想喝一口?暖暖身子

把骨头缝隙残存的记忆赶得远远的

五岁那一年,提前举行内心的成人礼——

读懂了比文字更古老的诗。五岁以后

我才回到人群里

【李白在洞庭湖】

洞庭湖涨潮了,淹没过行吟的屈原

又溅湿刚刚解除流放的我

“总算从乱世里捡回一条命……”

在我之后,还有个叫杜甫的人更惨

将病死在湖上。船都是租的

诗人有什么罪?洞庭湖啊

你就不能对他们好一点吗?

把君山给劈开!在诗人的一生中

难道障碍还少吗?

【李白与杨贵妃】

食无鱼,有酒无菜

出无车,踏破铁鞋

长铗归去,去而复来:来了别白来

玩剑不成,咱就耍耍笔杆子

非把你首都的软文人们震住不可

知道我姓什么了吧?早干嘛呢?

初入长安,到处找关系,无人理睬

玉真公主喜欢王维,不爱李白

视之为外地打工仔。盘缠耗尽

一气之下小爷走了:“等着瞧吧!”

九年后杀个回马枪,直登上唐玄宗的黄金台

两旁的文武百官看好了:什么叫大诗人?

就是连皇帝老儿都亲自动手为他调羹……

杨贵妃,不对我笑别指望我写诗

难道我还比不上远道而来的荔枝?

只要哥们高兴,诗照样能甜到你心里去

笑一个呀,一笑抵千金,稿费免了吧

给点阳光我就灿烂:诗出来了,接着……

高力士,傻站着干嘛,吃醋

也轮不到你啊。脱靴子的干活!

金樽清酒全摆开,山珍海味挨个来

怎么,皇宫里不兴点菜的?

我还就这么点了。管你怎么想呢

谁乱说饿死诗人?饿死事小,掉架子事大

我今天吃得有点撑了,有一半

为了给所有的诗人露露脸,出出风头

【向李白致敬】

向杜甫致敬,不如向李白致敬过瘾

杜甫感激涕零,而李白根本不领情

觉得所有荣誉都是应该的:“你们

欠我多少版税?到我坟头洒一杯酒吧……”

仿佛全中国人都欠他的

作为读李白长大的诗人,我承认

欠他一份情:如果不曾遇见他

自己恐怕会变成另一个人?

一个把诗当成病的俗人?杜甫

不怕落俗套,他在世俗中忍受病痛

李白以病为美,偏偏对俗忍无可忍

爱上诗就像生一场相思病

病中的你没有耻辱感,只有满足感

“别人很空虚,而我的心是满的……”

李白比杜甫更容易改变

一个人的世界观:这种病是他传染给我的

【跟李白相比】

跟李白相比,杜甫太“知识分子”

王维有点“小资”,白居易过于“民间”

李商隐只会写朦胧诗

跟李白相比,王勃底气不足

李贺装神弄鬼,郊寒岛瘦

都缺少点男人味

李白在世,娘娘腔可以休矣

跟李白相比,高适、岑参的军旅诗

又太靠近主旋律。假大空蔚然成风

抵不上一句“明月出天山”

跟李白相比,韩愈散文化

柳宗元小儿科,杜牧脱口秀

缺乏大师气象

跟李白相比,初唐太嫩

晚唐太老,新乐府相当于一场民歌运动

口水诗泛滥……

在李白与杜甫之间,第三条道路很难走

学杜甫易,学李白难上加难

上上下下数个遍

真正跟李白有一拼的只剩陈子昂

可惜他代表作只有一首

算不上高产作家

【全唐诗的外一首】

没有办法,诗人最好的朋友

都是诗人,很难跟不写诗的人交朋友

不写诗的人要么瞧不起诗人

要么读不懂诗人,躲得远远的

除了汪伦。李白的铁哥们里面

只有汪伦不写诗,也不读诗

他不读李白的诗,只读李白的人

“这是个赤子啊。他一喝酒

我就想唱歌,想拉他一块钓鱼去……”

诗在唐朝,恐怕也算小众

那些附庸风雅的官员,属于

假冒伪劣的读者:只想往脸上贴金呢

李白在民间,在不识字的老百姓中间

真正的知音只有一个

汪伦不写诗,却能感动诗人

能够感动诗人,本身就是诗了——

他在桃花潭边依依惜别的身影

成为全唐诗的外一首

【李白,把你的酒杯借我一下】

李白,把你的酒杯借我一下

幽深如黄河入海口

斟酌了多少月光

把你的韵脚借我一下

多么大的靴子!别说我了

即使杜甫穿上也不合脚

把你的忧愁借我一下

一把古老的梳子

梳理白发三千丈,绰绰有余

把你的明镜借我一下

照一照我长得是否像你?

别担心,不会失手打碎

把你的故乡借我一下

不是我想有两个故乡,而是故乡

想有两个你

把你的大嗓门借我一下

唤醒入土的母亲,失传的鬼神

“我们不怕死亡,怕的是寂静……”

把你的剑借我一下、敌人借我一下

你悲哀地摊开手:“谁也借不走

这找不到敌人的仇恨。时刻在折磨我!”

那么索性把你的名字借我一下

我不怕在瞬间变老,只要你愿意

找到新的替身

【李白与杜甫】

如果你是李白

我就做杜甫

如果你是杜甫

我就做李白

如果你当了李白还想当杜甫

我就让一让,去做小杜牧

如果你先成杜甫接着又成李白

我也不怕,还有李商隐呢

你总不可能独自

把唐朝的诗人全演完吧?

兄弟,不是我想跟你划清界限

恰恰因为咱们太像了——

都不是当配角的料!

我宁愿做一个没有配角的主角

即使某一天你也如此,变成我了

我不是还可以变成你嘛

不管李白还是杜甫,在同一个时代

都不需要第二个……

你已找到入海口

我就做一条内陆河:自己是自己的源头

自己是自己的下游

把整座大海都留给你,我要找一片

能够被我淹死的沙漠

【李白的粉丝】

杜甫给李白写过十四首诗

李白只回赠过三首

其实很正常:李白成为大腕时

杜甫尚是文学青年,且小十四岁

李白不仅是我的偶像,还曾是

杜甫的偶像,瞧他在《饮中八仙歌》里

把李白给夸的,飘飘欲仙

李白、高适、杜甫曾结伴游洛阳

是否对杜甫成为未来的大诗人

产生了影响?他暗自使劲呀

免得自己太像李白的跟班

李白很年轻就像大师,一出道就像!

杜甫写到老,都像老文学青年

谦虚、谨慎,因为他见过天才啥样的

我可没有贬低杜甫的意思

甚至觉得:李白最可以骄傲之处

除了自己的才华,还在于拥有过杜甫

这样的高级粉丝。杜甫的粉丝

并不比李白少啊

【天姥山】

来到你梦游过的地方

把曲折的诗行重走一遍

你押的韵太陡峭了,差点崴了我的脚

趁着月亮没老,尽可能把自己想像成你

或你的替身,把这首诗当成自己写的

“听,哥们就要朗诵了……”

可惜历史不允许第二个李白诞生

它说:“有一个就够了!”

我只精神了那么一小会儿

又恢复成一个俗人

别看我写了这么多年诗,跟你相比

其实离俗人很近离诗人很远

即使我相信自己就是李白

天姥山也不相信

【诗歌大仙】

李白怎样的血统呢?他是唐诗“老大”

或称“一把手”,也算“法人代表”

李白怎样的性格呢?从写诗那一天起

就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

果然越玩越大:超越唐朝

成为中国诗歌史的老大。绝对性格使然

杜甫少了点霸气,只能做老二

再看白居易、李贺、李商隐

都不是做一把手的料

并非才力不足,而是雄心不足

李白“凤歌笑孔丘”时野心勃勃的样子

赤膊上阵的诗歌大仙呀!

灵魂也赤裸裸的,仿佛挑战未来的

所有诗人:有本事就冲我来吧

有胆量就颠覆我呀!

【李白的黄鹤楼】

黄鹤已飞走,白云还在

云变成雨了,人还在

那流泪的人也消失了,楼还在

楼还在,被雨水冲洗了一千遍

被泪水冲洗了一千遍

被江水冲洗了一千遍

看上去还跟新的一样

崔颢已走了,李白还在

李白也走了,杜甫还在

杜甫老得不能再老了,我想说:我还在!

可是黄鹤楼,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也在问自己:谁是我呢?

我只想作为李白的替身

在淋湿的台阶上站一会儿

并不企望替他写出那没法写出的诗

纯粹为了在古迹面前,做一回古人

让我成为古人中

最年轻的一位吧:长着现代的面孔

却意外地获得一颗古老的心

诗人骑着黄鹤飞走,诗篇还在

诗篇会有被遗忘的时候,诗意还在

即使在没有诗意的日子

我也安慰自己:往事还在!

还在继续生长。往事也有漫长的未来……

黄鹤楼还在,还在证明:

人可以飞起来的

翻开诗歌史,就能看见:

他们是怎样一个接一个飞来

又一个接一个飞走

我把诗篇当成遗落的羽毛来对待

不,它比羽毛还轻,又比黄鹤楼还重

【与李白对酌】

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李白《山中与幽人对酌》

我看见了李白,却看不清

谁坐在他对面?

我看见李白的两袖清风

却看不见他的脸

我看见李白的的手,手上端着杯子

却看不清是一瓣落花还是一缕月光

慢悠悠飘到酒杯里面

我看见这座快要醉倒的亭子

却看不清亭子里坐的人,除了李白

是否还包括滴酒未沾的我呢?

我看见了自己,却看不清

是否还有别人,坐在李白和我之间?

今年的山花开了。去年的山花

却无法被我看见,哪怕它们长的一模一样.

我看见自己的前世。前世的我

却难以看见自己的明天.

李白,我远道而来,本想陪你坐一会

却听见有人喊我——用一个

不该属于我的名字

既然你已经醉得忘掉了自己

我该怎么办呢?只能把自己当成你……

【李白的秋浦歌】

秋浦是一条河,你为这条河

唱了十七首歌

黄昏,唱的是“炉火照天地,红星生紫烟”

早晨,唱的是“白发三千丈,缘愁是个长”……

整整唱了一夜啊

如果天亮得慢一些

你还准备继续唱下去

可惜,天还是跟你的头发一样白了

第十八首《秋浦歌》,藏在空气中

只好由我替你写了

秋浦河是流入长江的,你就是长江

长江是通向大海的,你就是大海

沧海会变成桑田的,你也渴望摇身一变

可就在变与不变之间

用完了最后的力气……

如今,河还在,岸还在

歌还在,唱歌的人却不在了

不,你在“在与不在”之间

在自己与别人之间

我借助一艘小舢舨

从秋浦河的源头顺流而下

一点点地丈量你波浪般的白发

以及没完没了的忧愁

这柄祖传的梳子,刚把月光给理顺了

又被清风给弄乱了

瞧我模仿你唱歌的样子,你的心里

是否也有一点点痒?

在秋浦河上,即使唱忧愁的歌

也是很舒服的。唱着唱着

就像变了一个人

 

【待续】

 

新浪微博。请大家关注我吧!http://weibo.com/hongzhublog

 

《北京往事》洪烛著 周一渤摄影

广东省出版集团花城出版社 2010年8月第1版

杜甫如何对待大祸临头的李白?【图】 - 洪烛 - 洪烛 中文/繁體千年一夢紫禁城作者 洪燭 台湾知本家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台灣出版者推荐语】北京,是中國最霸氣的一座城市,因為北京有一座紫禁城!紫禁城是中國歷史最貴氣的一道烙印,端詳這烙印,總讓人百感交集:既有愛與恨的味道、更有血淚的味道,仍至鐵與火的味道。因為紫禁城總是逐鹿問鼎的金戈鐵馬、獵獵旌旗、絕世英主、一代佳人、亡國之君、殺頭忠臣、當權官宦、碌碌士子…緊密的結合在一起,留下一段又一段的韻事、美事、恨事、憾事等等。沒有一本書再能比《千年一夢紫禁城》把紫禁城寫得更好了!因為作者在火中,在水中,在荊棘中,尋找著紫禁城古老的靈魂。這麼執著的作家少見──不斷從各方面探索著它的靈魂。作家也必須交出他的靈魂,然後他才能看到別人未見的、別人忽略的。他不是匆匆走一遭,而是經年累月的浸在紫禁城古老的靈魂裡。上天總算沒有虧待這書的作者,靈光稍縱即逝的特殊共鳴或是千錘百煉之後的智慧結晶,並不是每一個有心造訪紫禁城的人可以獲得的。作者是努力而後幸運的,我們則是因為讀它而幸運的!

作者簡介 洪燭原名:王軍,1967年生於中國南京。1985年被保送進武漢大學。現任北京中國文聯出版社文學編輯室主任。出版:長篇小說《兩棲人》、詩集《南方音樂》、《你是一張舊照片》、散文集《我的靈魂穿著草鞋》、《浪漫的騎士》、《中國人的吃》、《眉批天空》…等多種。其中《中國人的吃》等在日本、韓國、台灣已出版。

北京A to Z》(英文版)新加坡出版公司杜甫如何对待大祸临头的李白?【图】 - 洪烛 - 洪烛

《北京A to Z》(中文版)当代中国出版社 著者:洪烛李阳泉

西施为什么是中国四大美女之首? 慈禧一生中哪一天不敢穿旗袍?[图]

杜甫如何对待大祸临头的李白?【图】 - 洪烛 - 洪烛
■ 洪烛《北京的金粉遗事》(大陆版)百花文艺出版社
■ 洪烛《北京的金粉遗事》(海外版)台湾知本家出版公司

《中国美味礼赞》(日文版)日本青土社
《中国人的吃》由中国文联出版社推出,日本青土社购买海外版权,翻译成日文全球发行。《朝日新闻》刊登日本汉学家铃木博的评论:“洪烛从诗人的角度介绍中国饮食,用优美的描述、充沛的情感使中国料理成为‘无国籍料理’。他对传统的食物正如对传统的文化一样,有超越时空的激情与想象力……”日文版易名为《中国美味礼赞》。
杜甫如何对待大祸临头的李白?【图】 - 洪烛 - 洪烛《北京的前世今生》洪烛,邱华栋著 中国文联出版社
杜甫如何对待大祸临头的李白?【图】 - 洪烛 - 洪烛

《老北京人文地图》洪烛

新华 出版社 2010年12月第1版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