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转载】不要在民主认识问题上搅浑水  

2013-05-29 18:28:26|  分类: 奇文异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88年的英国“光荣革命”建立近代第一个民主政体算起,人类成功的民主政治实践已经有300多年历史,如今世界上半数以上的国家已经建立了民主政体。关于民主政治的知识早已写入了《联合国宪章》等国际文件,已经成为当今人类的基本常识。但国内的一些人却总在民主这种常识问题上搅浑水,以维护其在现有体制下的特权,或希望借机跻身于特权集团。一些年轻的学者更是跃跃欲试。

近日,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苏长和的一篇《需将西方民主从普世知识降级为其地方理论》的文章,被一些媒体和网站作为重点文章推出。联想到最近媒体上出现的那些关于社会主义民主不是宪政、社会主义理论是宇宙的真理之类文章。改革开放都30多年了,这些“文革”时代愚弄民众的陈词滥调居然还沉渣泛起,想继续愚民。更令人吃惊的人,这些作者并不是思想守旧的老一代学者,而是70后的年轻一代。

       这些人如此不顾逻辑和现实地为传统意识形态进行拙劣的辩护,如果只是想歌功颂德、投机获利、谋取个好的职位还可以理解,最可怕的是,他们真的很赞同文革时代的那种自欺欺人的愚民观点。看了苏长和的文章,看来他似乎真的相信这种认识,而不是刻意在为传统意识形态辩护。而他的这种不顾基本事实与逻辑,看似中立的观点,居然得到了一些人的认同。

       苏长和自称是从事外交和国际关系研究的学者,这个身份会让一些人本能地相信他具有国际视野,但其对国际事务的了解和思维能力确实让人对其能力难以恭维。他自称并未研究过民主,但参加了中非智库论坛和美国考察了美国大选,于是就认为对民主有了客观深入的认识,提出民主根本不是什么普世价值,而只是欧美国家为其政治利益而推出的一套假的理论,只具有地方特色,我们不必理它,自己弄自己的民主,不要中了西方国家的圈套。这样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现代民主的基本观念。

       我们来看看他的逻辑:

       1.苏教授去在埃塞俄比亚参加有关民主问题的在论坛,听到非洲学者谈非洲市民社会、民主转型等问题,出来会场见到许多生活在底层的贫苦百姓,感到了书本知识与现实世界之间的巨大差距。并且对2012年欧美国家的大选让他对民主产生了“审美”疲劳。这就让他对流行的民主话题产生一些疑问。

 

       我想问的是,你在国内参观各种学习研讨会,听到政府决策如何正确、社会形势如何好的报告和言论,而出来后见到国内生活在底层的贫苦百姓,怎么没对官方的意识形态和流行说法产生过疑问?

 

       2.民主研究的误区:长期以来,民主理论研究的重心,一直将发展中国家的民主转型作为研究对象,似乎民主转型只是发展中国家政治发展的事,发达国家就不存在民主转型问题。

 

       这是不顾事实的胡说。欧美国家绝非只研究发展中国家的民主转型问题,专门研究西方民主问题的学者比研究发展中国家民主转型的学者要多得多,并且西方的民主理论本身就在不断发展之中,对于民主有许多不同的观点,如美国政治学教授托马斯?戴伊和哈蒙?齐格勒在《民主的嘲讽》一书就是专门批评揭示美国民主问题。也难怪,苏教授没有去关注过这些东西,所以只能想当然地认为,西方学者没事干只研究发展中国家的民主转型问题。

 

       3.在研究过程中,学者、媒体、社会组织总是下意识地将西式民主作为唯一参考标杆,这种研究价值取向严重误导了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制度建设,为此吞下苦果的国家不少,搬来的“民主”最后成了许多发展中国家墓志铭的也不少。

 

       这又是毫无根据的想象。有哪个国家因为学习西方的民主而导致了灾难,甚至亡了国?从传统专制社会转型为民主社会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艰难曲折的过程,许多国家如拉美国家要通过一百多年的艰难曲折,才能建立起一个稳固的民主政体。他们为何要这样坚忍不拔地追求民主,难到这些人都是傻子?因为他们知道,只有建立了民主政体,一个国家才能真正走上和平稳定的发展道路。

 

 

       4.民主研究的议程本身就是少数西方国家为发展中国家定制的。民主的评价标准完全由少数国家说了算,比如各类民主评价机器以及受到各类基金资助的在全世界进行巡回演讲的“民主宣讲员”,这使得民主及其建立在其上的社会科学知识更多只是西方的宣传工具而已。

 

       这又体现了苏教授喜欢随意编造的毛病。民主的标准并非西方国家规定,他研究国家关系的人应该知道联合国宪章吧。民主虽然起源于西方、并在西方取得了普遍的成功,但民主的标准并非西方国家制定,而是已经写入了联合国宪章和其他文件里,成为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签字公认的共同标准。其实并不复杂,去看一下联合国宪章的规定就行啦,只是想苏教授这样的人不愿承认这个标准,非要说是少数西方国家定的。

 

       5.在西式民主评价机器下,被认为是进步到“民主”国家,就是对其俯首贴耳地服从,放弃自己独立的外交和国内政策,没有尊严。

 

         有多少国家成为民主国家后在外交上失去了独立性和尊严?倒是我们这样自称保持独立的国家,常常在外交上一直不敢表明态度,采取弃权的态度,而失去了独立性和尊严。

 

       6.在国际舆论中,有的国家一夜之间就可能成为民主国家,当然如果不听话,也可能一朝醒来发现自己“被专制”了。

 

       这种随意编造实在让人难以忍受,有哪个国家会一夜之间被认为是民主的,又被随意贴上“专制”的标签?你以为国际社会就是中国的文革?

 

       7.要从西式民主话语体系中解套,真正具有自由之精神,独立之国格,首先需要将少数西方国家宣扬的民主知识从普世知识降级为地方知识。长期以来,美国在其外交中努力将美国特色的民主从地方性知识转化为普世性知识,如果世界上东西南北的国家都珍视基于本国国情和历史而发展出来民主政治,甚至能够探索出更高阶段的新民主政治理论,对民主理论进行升级,现行所谓普世的民主理论自然就会沦为地方特色的民主理论。

 

       前面说过,民主知识作为普世知识不是西方国家强加的,而是所有联合国成员公认的。这种举世公认的普世知识都不承认,还怎样发展自己的民主政治,你以为是幻想和做梦啊,你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是民主就民主了?连走都没学会想想跑,让普世的民主理论沦为地方特色的民主理论,发展新民主政治理论,真是痴人说梦!

 

       8.没有独立思考和平等交流的学术态度,是不可能从西方民主话语体系中解套出来的。

 

       不愿承认基本的事实,不求甚解地随意编造,怎么独立思考?根本不存在什么西方民主话语体系,而是人类共同的主流话语体系,只是因为当代国际社会的制度和文化都是西方先进国家创造的。你要想创造出一个新的话语体系,除非你能给人类带来一场破天荒的新技术革命,建立一种比发达国家更先进高效的社会制度,超越所有的西方发达国家。在目前看来,中国肯定没戏,只有外星人才有可能。苏先生总是喜欢做梦,希望只要拍脑门就可以到宇宙中去遨游。

 

       9.西式民主政治如不改革,并不能保证其在人类政治文明中不会被降级的可能。同样可以将发达国家面临的政治极化、精英脱离群众、居高的国债、政客不负责任的承诺、选民投票率下降、被垄断的舆论、对外专制性干涉等,归结为其民主制度出了问题,因为如果其民主运转良好以及制度良好的话,本是不该出现这些问题的。

 

       谁说过西方国家的民主一点没有问题?谁说西方国家没有改革?民主本身就是一个需要不断完善的过程。从整个人类来说,民主还处于起步阶段。而西方民主国家那些问题与中国这些集权国家的问题,是两种性质完全不同的问题。那些问题不会影响国家的和平稳定发展,而中国的问题解决不好就会带来严重的社会动荡,甚至国家的分裂,进入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历史循环。还是先想想自己的问题吧,去别人的鸡蛋里挑骨头有何意义?

 

 

       10.从国际关系言之,西式民主在设计的时候就是与人类希冀的和平发展国际秩序相抵触的,因为这套制度的运转是建立在封闭排他的领土政治之上的,可以合法且正当地将国内政治系统内的负面因素无所顾忌地排放到国际政治中,置他国关切、感受和利益于不顾,成为国际冲突的重要根源之一。

 

       说民主是反和平的,是导致国际冲突的根源,这样胡乱的国际关系研究只能让人思维混乱,看不清形势。也难怪中国的外交人员总是没有判断力和头脑,只是一些身在国外而看不清国际大势的应声虫。欧盟正是因为都是民主国家才结成了联盟,苏联搞的社会主义联盟存在了几天?中国这些研究国际关系的学者,只知道削尖脑袋去争当官方的新闻发言人。

 

 

      11.“民主”这个词,在中国政治资源和语境下,其含义是极为独特的。将其拆开,至少存在三个相互递进的含义。“民为国主”、“以民为主”,此为国体之本;“为民做主”,此为执政者必须密切联系群众依靠群众;只有在前两者基础上,才能真正实现“人民当家做主”。

 

        苏教授确实和国内多数民众一样不知道民主为何物,只知道官方宣传的“当家作主”。只有这种知识背景的人来谈民主,就只能是南辕北辙。民主的本质不是什么当家作主,而是自治、自由,是自己管理自己,不受政府和其他组织、个人的侵害,政府的任何决策必须让民众参与,以不损害任何人的利益为前提。官员和议员的竞选制度才能使执政者必须联系群众,并且不得不联系群众。没有民选制度,所谓联系群众就是空话,根本不可能实现。

 

       12.不是在所有国家,其执政精英都有密切联系群众并为群众服务的“为民做主”这种内生政治资源的。许多国家的学者在国际会议上可以大谈民主、市民社会、非政府组织、选举等,但作为知识精英,缺乏“为民做主、以民为主”的情怀,严重脱离群众是较为普遍现象,由此带来政治衰落和社会动荡,就不难理解了。

 

       这是不明究理的空谈。民主制度之所以好,就在于这种制度并不靠精英有什么“为民做主、以民为主”的情怀,而是民主机制迫使政治精英只能根据民意来做决策,只能联系群众。因为如果不联系群众,根本就选不上,就当不了精英。而知识精英根本不需要联系群众,知识精英的责任是追求真理和正义,敢于直言,向民众揭示真相、阐明真理就行啦。

 

       13.密切联系群众是保持民主活力的重要途径,这与自古以来中国精英的天下关怀精神有关,也与中国共产党创造性地探索出的群众路线这一民主的实践特色有关。世界各国的民主,如果执政者脱离群众,置民生于不顾,这种所谓的民主不退化才怪。

 

       密切联系群众是什么特色,只是冠冕堂皇、骗人口号吧了,搞了几十年“群众路线”了,怎么腐败越来越严重,官民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还好意思把这东西当民主的“法宝”,知不知道什么叫无耻?

 

       14.本土好的民主政治资源还有很多。在民主政治的代际发展上,不同民族会扮演着思想接力的作用……没有从西方术语中走出来。无数学者的智力和心力被用在研究西式民主如何应用于中国上,而不是用力到中国民主政治发展道路的实践中去提取提炼理论,再指导自己的民主政治实践,实为学术之伤悲。

 

       世界所有发达国家已经走出来的相当成熟的国家民主治理之路不去走,已有的经过无数国家实践一再检验的民主理论不去学习应用,反而一根筋地否定已经公认的成功之道和理论,非要去找本来没有的本土民主政治资源,希望从中提炼出理论,来指导自己的民主政治实践。除了让人们看到作者思维混乱和不正常之外,还能说什么?笔者早已提出了一套民主理论,但不是基于所谓的本土济源之上提出的,而是基于对人类民主理论和实践的研究而提出的。这样的思维能搞什么样的学术?真让人无语,这就是当今中国高校学者的思维水平!

 

       哎,驳了半天,才发现这个教授的言论没有一点证据,完全是凭主观的想象和偏好在演绎,真是白白浪费了时间,可叹!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