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转载】将鲁迅图像印上人民币  

2013-03-14 12:40:55|  分类: 民生、民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罗天昊《将鲁迅图像印上人民币》

 

罗天昊两会十大提议之八

 

   

   

 国王有很多,而贝多芬只有一个。

 

 国家好士,文明鼎盛。现代欧美国家的发达,绝非仅仅是器物文明,而是制度文明。一个音乐家比最高权力者还重要的国家,没有理由不兴盛。

 

     鉴于很多国家的货币以该国文化名人图像为铸币图案,罗天昊建议,现代鲁迅等文人学士,以及古代诸子百家,均应成为人民币铸币图像。

 

现代国家的钞票图像,多采用对国家有巨大贡献的名人肖像。如日本的最大面值,是思想家福泽谕吉,美国的最大面值,是独立宣言起草人富兰克林。开国总统华盛顿只值一美元。中国最大面值,印的是最大的官。

 

 其它图像成为该国货币图案的学者,更多不胜枚举。英国的狄更斯,奥地利的莫扎特和弗洛伊德,日本的夏目漱石,法国的居里夫人,德国的高斯,瑞典的小说家拉格洛夫等都在自己国家纸币上有一席之地

 

 

     国家意志的偏好,直接影响国人的价值导向。

    

      而一个国家货币的图像,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其国家的价值取向。

 

     老版人民币,图像多体现工农做主,民族团结。1962年发行的人民币,一元纸币的图像,是一个劳动模范,拖拉机手梁军,属于“工农代表”,第四套人民币的一元纸币,图像是当年的少数民族女子石奶。

 

   新版人民币的纸币,从一元到一百元,图像全部是毛泽东。

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毛泽东生前从来不愿意摸钱,不一定愿意上人民币,去世后却被抬上财神之位,沧海横流,唯有一人被公认,只能拉出来祭旗。

 

就政治地位而言,中国的知识分子,对于权力的依附日益严重,逐步失去独立性,或为体制内,沦为上峰行为的解释者,不当政策出台,当初总有一帮知识分子鼓噪吹拍。反腐无力,国人愤怒,于是有人出来炮制怪论,称“腐败可适度”,即至后来,有消失无踪,既无人格,亦无担当。人言申纪兰是举手委员,中国同样存在大批文人,堪称举手学士。重庆事件之后,大批与薄熙来交好的学士纷纷划界自保,反是总被人嘲笑的司马南之流,仍然力挺重庆模式,虽然不智,好歹也算有担当。

 

而体制外知识分子,则日益被边缘化。不仅众多雄才延误,冯唐易老,更有很多因为仗义执言,成为被权力阶层整肃的对象。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的时代,黄钟必被毁弃,“大国复兴62%”这样的可笑研究成果流行之时,真正有才干的知识分子,必然被淹没。

 

就经济地位而言,文化人亦日益沦落。胡适在北大教书时候,工资600元大洋,结合当时物价,他半年收入,足够在北京买一套两进的四合院,堪称“豪宅”,鲁迅的收入亦不低,一年的收入,也够买一套房。今日的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教授,如果不去外面走穴,或者是申请到国家研究经费,靠工资和稿费,绝对买不起北京的房子。而各种走穴教授,到处晃荡,鼓噪卖艺,日益荒废学术,可谓进亦忧,退亦忧,大势所趋,难以两全。

 

普通知识分子,更是斯文扫地。大量青年高校毕业生,成为蚁族,更有少数人无路可走,生存堪忧,北大陆步轩,空负满腹经纶,沦落街头卖肉,令人嗟叹。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以价值而论,著名社会学家托夫勒在《权力的转移》一书中称,按照社会进化程度,权力的转移路线,是从暴力转移到资本,从资本转移到知识。由此,判断一个国家的现代程度,即可看这个国家,是否重视知识,而是否重视知识,又要看是否重视知识的载体,即知识分子。

 

 

在中国现代历史上,其实有两次收权。一个是民国时代,一个是改革开放初期。而收权的过程,即是抑制权力阶层,释放资本与知识的力量,所以,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不仅涌现了一批优秀的企业家,也涌现了一批优秀的思想家。

 

改革后期,中国社会阶层日益固化,权贵阶层崛起,富人阶层失去了谦卑,工农萎缩,中产与知识阶层亦萎缩,唯官独大。尤其是最近十年,更是如此。权力的转移,从知识流回了暴力。

 

   毛泽东青年的时候,曾发豪言“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而当下的现实是,只要你是“万户侯”,则足以视一切非粪土。一介小吏,都敢叫嚣“我爸是李刚”,若掌大权,岂不更是横行无忌,视众生如无物?

 

     十八大之后,改革成为众望所归。

     反腐初见成效,已日益深入,同时,国家价值导向,亦需明朗。既要把权力关进笼子,请下神坛,则必扶助工农大众,尊重知识阶层,鉴于此,人民币印上鲁迅等现代知识分子,从老子,孔子以来的古代知识分子,以及工农大众图像,应为势所必然。

 

是时候考验改革诚意了。给民众交纳“投名状”,才可赢得民众支持。当年分田地,就是革命者给民众的“投名状”。要获得新的改革动力,亦需此过程。

 

 

 

罗天昊  致力于国家与城市竞争战略  著有《大国诸城》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