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原创电视连续剧《炉前工的喜事》第七集  

2013-03-11 15:20:12|  分类: 电视剧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 七   集

 

1.胡主任家门厅内    夜

胡主任把抹脸的手放下来,脸跟小鬼差不多。他小学生似地站在坐在沙发上的郑大凤面前。

郑大凤:“你自个照照镜子,一脸小妖精的口红!”

胡主任又下意识地抹了一把脸。

郑大凤数落地:“马戏团的小丑啥样,你啥样。我寻思,孩子在国外读书,你大小是个当头的,也抓挠抓挠搂点钱,省得孩子受委屈。你可倒好,没搂钱搂起小姐来啦。我说你今天壮阳、明天补肾的……”

胡主任:“大凤,我对天发誓,我、我可没有过杠的事儿……”

郑大凤:“你甭跟我嘴硬!你再这样我知道就劁了你,当太监用!”一拍茶几。

胡主任吓了一跳,又垂手立正。

郑大凤:“你瞧瞧你个熊样儿,钱没弄多少,官倒撸了一级,弄得满城风雨。人家弄钱成千上万的,不一样往上升吗?狼吃看不见,狗吃就撵出屎来啦,净挑软柿子捏。吴平凡也不是个东西,揪住不放。我那个亲姐夫也硬充黑脸包公……他要发句话,什么挡不住!”

胡主任:“大凤,你可小声点。”

郑大凤:“我小声点,谁不明白呀。要不人家就说把当头儿的拉出来,隔着拎出来一个枪毙还有漏下的贪官哩。就你,狐狸没打着,闹了一腚臊,笨货!”

胡主任忙给郑大凤倒杯水,刚要递过去。

“给我端着!”郑大凤随着起身“我睡觉去……”

胡主任:“我,我端到啥时候啊……”

郑大凤点着胡主任的头顶:“等我睡醒了再说。咱不搞家庭暴力那一套,可你若洒了一点,我饶不了你!”

胡主任咧着嘴:“这……”

郑大凤:“你把搂小姐的劲头拿出来!”

胡主任哭丧着脸,端着杯子……

 

2.吴平凡家客厅内    晚

秦铁汉端起茶杯喝口水,对吴平凡说:“我看胡主任和那些人搅到一块,早晚还得出事儿。”

吴平凡感情沉重地:“是啊。人们深恶痛绝的腐败现象,在社会上,在我们身边屡屡发生,我看主要还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制度监督不严,二是民主监督不利,第三是当事者缺少一个诤友,能大义凛然,向走到悬崖边的朋友大喝一声——”

秦铁汉:“如果他见利忘义,不清醒呢?”

吴平凡:“如果他还不清醒就要棒喝,千方百计,一定拉住他。我抽时间还要找老胡谈谈。”

张玉芳埋怨地:“还谈?人家恨你恨得牙根发痒,你找他还不是挨狗屁呲啊?!”

吴平凡:“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我知道情况不找他谈,和医生见到病人不治一样。不管他怎样误解,碰什么钉子,我不在乎。”
    秦铁汉:“吴主席,我找你也就是这个意思。你们毕竟是多年的老战友啦。”

吴平凡:“铁汉,你放心吧。”

张玉芳:“铁汉,李超这孩子咋样?”

秦铁汉:“李超干得不错,人聪明,又不怕苦不怕累。也通情达理,能团结人。嫂子,你问这干啥?”
    张玉芳:“他和姗珊以前上中学就认识,现在我看姗珊和他挺热乎的……这不,俩人又看电影去啦。”

秦铁汉:“这是好事儿呀。”

吴平凡:“孩子们交往,是正常的事儿,你可别神经过敏。”

张玉芳:“咳,我没谈过恋爱,还看不透自己女儿心思。哪象你,不一定哪天屁股眼儿一大,心都能丢了。”

吴平凡笑道:“你也别说没恋过爱,就是不够浪漫。我从部队休探亲假,介绍人让我俩见面时,她穿个小花袄,梳根大辫儿,低着头,眼睛一翻一翻的……”

张玉芳:“翻啥?我抽羊角疯啦。”

秦铁汉笑道:“嫂子大眼睛一闪一闪的才对。”

张玉芳:“他呀,更封建,脸象块红布似的……”
大家笑起来。

吴平凡感慨地:“日子真快。想想跟昨天的事儿一样,一眨眼儿,女儿该谈婚论嫁了。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咱不能为国家建功立业,也不能挖国家的墙脚,更不能看见别人挖不管,对吧?”看着张玉芳。

张玉芳默认地给秦铁汉倒水:“铁汉,你喝茶。对啦,李鲁对象找到没有?”

秦铁汉:“没有呢,这不都在帮忙介绍想法子嘛。”

吴平凡:“我看周虹就不错,多创造点条件。”

秦铁汉:“李鲁说他一见周工程师就紧张,老鼠见猫一样。创造机会让他去找周虹联系事儿,没去就冒汗了。听说齐宏亮在网上给他找了个‘美媚’,周六就见面,也不知能成不能成。”

吴平凡:“是齐宏亮这小子帮忙啊……”

秦铁汉:“你看有戏吗?”

吴平凡笑而不语。

 

 

3.炉前工休息室内    日

齐宏亮慌慌张张地进门,笑嘻嘻地向表情严肃的秦铁汉辩解:“班长,您别生气。我不是工作时间脱岗,去上料操作室泡女朋友,是上料自动系统出了点故障,林静叫我解决生产难题,我才在完成本职工作后去的。”
    秦铁汉:“有跟班的微机电工,还用得着你?”

齐宏亮:“我是电脑专家呀。”
秦铁汉:“问题解决了?”

齐宏亮:“现在上料自动系统运行基本正常。但想根本解决问题,我还要查一些资料,动几天脑筋。”

秦铁汉露出笑容:“聪明用到正地方,干正事儿就好。去吧,你的岗位我和大家兼了。”

齐宏亮正要离开,又被叫住。

秦铁汉;“还有件事儿,李鲁对象的事怎么样了?”

    齐宏亮:“已经和女方约好,明天在南湖公园见面。八、九不离十,你就等着喝喜酒吧!”
    秦铁汉:“喝你和林静的喜酒,才八、九不离十。这网上的‘美媚’,你就能拿得准?”
    齐宏亮:“落后了不是。鹊桥已经搭好,就等牛郎织女相会在明天。你瞧好吧!”

 

4.南湖公园    日

    半池荷花含羞带露,鱼跃湖面荡起层层涟漪。

    李鲁西服革履,打扮的英俊潇洒。他手里拿一束红玫瑰,在九曲桥畔一边踱步,一边焦急地四处张望。   

    齐宏亮、林静双双走来,满脸灿烂的笑容。

    齐宏亮:“瞧咱们的哥们儿,一上装简直酷呆了,整个新潮帅哥,比F4又多了七分阳刚之气,加上手中这束红玫瑰,还不把心仪已久的红杏给迷死!”

林静也随着为李鲁打气:“穿上这身西服,李鲁既有北方男子汉的豪爽气质,又有南方男子汉的精明潇洒。我想那位纯情的姑娘,一定会爱上你。”

齐宏亮:“铁哥们儿,决定你人生命运的庄严时刻就要来到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幸福,心里象揣着二十五只小老鼠,有种百爪挠心,痒得特痛快的感觉?”

李鲁:“我、我觉得心里有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齐宏亮:“紧张什么?关于网上情人的详细情况,我已介绍了一百八十遍了,你背也背熟了。见了面就拣那种肉麻的说,侃得她晕头转向。再不行就笑——记住是微笑,含蓄一些。”

李鲁惶恐地点点头,看表:“咱们来的是不是太早了点?”

齐宏亮:“哥们儿,这种事还就是要早些,其一是让你适应环境,酝酿情绪及早进入情况。其二是表达你对爱情的饥渴……不对,是对爱情的渴望和诚意。此时此刻,说不定啊,那位红杏姑娘正在偷偷地观察着你呢。”

李鲁更显紧张,手中玫瑰直抖。

齐宏亮:“你别紧张,放松,放松,再放松。别象扶不起来的天子似

的。放松,放松。”

李鲁手中的玫瑰还抖得厉害……

林静:“李鲁,你平时不是挺好的吗,怎么一到这时候,就象换了个人一样。”

齐宏亮:“你知道什么,这是哥们儿多次对象失败,屡受打击,所造成的心理障碍。要不怎么说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呢。尤其面对新生事物网恋。”

    李鲁有点冒汗:“我……还是……紧张……”

“哥们儿,我就怕你这样,所以有备而来,特意选了一首爱情诗,朗诵一下,消除你的心理障碍。听着啊。”

齐宏亮清了清嗓子,面对荷池:“等你,在雨中,在造虹的雨中。蝉声沉落,蛙声升起,一池红莲如火焰,在雨中。你来不来都一样,竟感觉,每朵莲都象你,尤其隔着黄昏,隔着这样的细雨……”

朗诵声中:

    池面上袅娜开着的红莲……

    轻扬的垂柳……

    微风吹皱的湖水……

    紧张的李鲁……

齐宏亮一看李鲁的样子依旧,又继续朗诵下去:

“永恒、刹那、刹那、永恒。等你,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内。等你,在刹那,在永恒。如果你的手放在我的手里,此刻,如果你的清芬在我的鼻孔,我会说小情人。”

    朗诵声中,林静含情脉脉地看着齐宏亮。

    李鲁紧张情绪稍缓,手中的玫瑰抖得轻了。

齐宏亮:“好些了吧?音乐、诗歌都能治病,稳定情绪。当歌声、音

乐尤其是诗歌唤醒你身上每一个爱情细胞,你就会热血沸腾,胆大包天……许多革命烈士,就是朗诵着诗歌,走向刑场……”

    林静看看表:“哎呀,这是哪儿跟哪儿呀,你别把李鲁弄魔怔了。”

    齐宏亮看表:“是时候了。记住,见面地点在遐园长廊的第六根柱子下边,她打着一把黑色遮阳伞,手中拿一本《知音》杂志。现在出发,鼓起勇气,树立信心,就象保卫祖国的解放军战士那样,军号已吹响,钢枪已擦亮,冲!”

    李鲁提了提神,刚走几步。

    齐宏亮提醒:“记住,她的网名叫‘红杏’,你的网名是‘大男’。接头暗号唱什么,记住啦?”

    李鲁点点头。

    齐宏亮:“放松,放松,再放松。我和林静暗中保驾,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5.遐园长廊    日

    长廊背树临湖,风景秀丽。

    李鲁小心翼翼地捧着红玫瑰,偷偷地数着柱子,两眼光闪闪地寻觅。

    李鲁小声地:“第四——第五——第六——”眼睛一亮。

    柱子下,有位用黑色遮阳伞挡着脸,低头看杂志的姑娘。

    李鲁一阵紧张,揉了揉眼睛,再看,姑娘读杂志入迷。李鲁看不出读什么杂志。他稳定一下情绪,四下望望,轻声唱道:“红莓花儿开在野外的小河旁——”

    姑娘没任何反应。

    李鲁在姑娘旁边,走过来走过去,稍稍提高嗓门:“红莓花儿开在野外的小河旁——”

姑娘还是没什么反应,翻了一页杂志全神贯注地读着。

    李鲁纳闷,摇摇头又从姑娘身边走过,嗓门继续提高:“红莓花儿开在野外的小河旁——”

    姑娘动了动,显然有些不耐烦。

    李鲁又走过来,对着遮阳伞,嗓门提得更大:“红莓花儿开在野外的小河旁——”

    姑娘吓得一抖,挪开遮阳伞,露出秀美冷峻的面容——是周虹。

    李鲁呆住了。

    周虹生气地:“是李鲁,你这是——来湖边吊嗓子?”

    李鲁手捧玫瑰,前摇后晃地:“我……我……我……”

 

6.花木丛中    日

    齐宏亮和林静分开花丛。

齐宏亮喜出往外:“乖乖不得了,网上聊天竟聊来个知识型的大工程师……看起来有戏……林静,快、快把照相机拿来,千年等一回,啊——啊——啊——我要把这难得的、宝贵的瞬间拍下来。”

林静忙递上照相机:“看他们真象是天生的一对,瞎猫碰上死耗子,咋这么巧呢?”
    齐宏亮一边调焦聚,一边自吹:“我凭的是本事,他们靠的是缘分——你看,男的高大魁梧三十挂零,女的玉树临风二十七八,女才郎貌,天作之合啊……”

      

7.遐园长廊    日

    周虹冷冷地:“你咋的啦……不舒服?”

    李鲁发懵:“我……我……我……”

    周虹:“你唱着说嘛。‘啊,多么辉煌,灿烂的阳光——’”起身走开,丢下句“有病……”

   李鲁前摇后晃得更厉害了。

      

8.花木丛中    日

    林静:“你看,李鲁他怎么了?”

齐宏亮焦急地:“幸福突然降临,李鲁没思想精神准备,受刺激了……哎,不对呀,又来了个拿黑伞的……”

林静:“快去护驾——”

两个人一起跑过去。

      

9.遐园长廊    日

    李鲁呆若木鸡……

    一个女人打着把黑遮阳伞,高跟鞋藁藁作响,朝李鲁走来,粗声大嗓地唱道:“红莓呀,花开呀,小呀嘛,小沟旁——”

    李鲁被奇怪的歌声惊醒,试探地:“红莓花儿开在……”

    红杏丢掉遮阳伞,猛地扑向李鲁,抱住就是一个热吻,随即哈哈笑道:“你就是我朝思暮想的‘大男’,我就是你魂牵梦绕的‘红杏’……刚才我大便去了,来晚了一会儿,对你不起!”

红杏,四十来岁,一脸脂粉,在李鲁眼中幻化成了个女妖怪……

李鲁更懵了,手中的红玫瑰掉在地上。

红杏紧揪住李鲁的衣襟:“乖乖,你别激动,别紧张。你是我第一百

零八个网友,有可能成为我的第十八任丈夫。我有八位数的存款,我很挑剔,也很温柔。嘻嘻,看起来你老实,身体也挺棒……”

    李鲁大叫一声“救命!”挣开红杏的手,拔腿就跑。

红杏向慌忙赶来的齐宏亮、林静:“你们是他的朋友吧?请告诉我他

的住址和工作单位。为了纯真的爱情,我不怕任何艰难曲折!”

    林静向齐宏亮:“怎么办?”

    齐宏亮:“听我的——一、二、三——快跑——”
    林静跟在齐宏亮后面飞跑远去。

    红杏卡着腰,非常不满:“哪来的几个小蝥贼,这简直是他娘的莫名其妙,岂有此理!没见过世面,不开化的乡巴姥!”

          

10.公园九曲桥上    日

    李鲁惊魂未定,气喘嘘嘘地坐在桥栏上。

    齐宏亮、林静赶来,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齐宏亮拍拍李鲁的肩膀:“哥们儿,真对不起,让你受刺激了……”

    林静埋怨地:“让你帮忙,越帮越忙。这下李鲁心理障碍更厉害了。今后可怎么办?得爱情综合症没问题了,愁人吧。”

齐宏亮辩解地:“也不至于那么严重,这是一次锻炼和考验。樱桃好吃树难栽,不下苦功花不开。姑娘不会从天降,幸福的爱情等不来嘛。对吧,李鲁?”

    李鲁擦着腮帮上的红唇印,不置可否。

    林静:“这家伙,可够猛烈的……”

    齐宏亮:“不过李鲁今天有所失,也有所得。”

    林静:“得啥呀。”

    齐宏亮兴奋地:“他毕竟向周虹表达了爱情嘛。我相信,此举一定会给周大工程师,留下深刻的印象和甜美的回忆。歪打正着啊。”
    林静:“哎,李鲁,你向周工程师表白了没有?”

    李鲁:“还表白?!我一见她就打怵……”
    齐宏亮;“不表白更好,沉默是金嘛。让你的心上人自己去猜想。求爱的方法,一是选择适当的机会用语言或眼神巧妙暗示给对方。你看她的表情和反应如何?”

    李鲁:“我看她一眼,就不敢看了……”

    齐宏亮:“这就是巧妙的暗示嘛。求爱的方法之二,是托能说善辩之人转达,可事半功倍。这就要看我的了。今后咱就把目标锁定在周虹身上,来个就地取材,知根知底……怎么样?”

    林静:“我看也许有戏。”

    齐宏亮:“什么也许呀,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湖面上传来呼喊声。

    三人循声向湖面看去。

    李超划浆,姗珊打着细花遮阳伞,坐在船头,悠悠飘来……

    船到桥边,李超停浆:“李师傅、齐师傅、林静,你们也划船吧。程远和刘美丽也划船呢。”

    李超划船而去,姗珊向三人招手。

    齐宏亮:“多幸福的一对儿。李鲁,有一天你能和周虹划船就成啦。”

    李鲁:“我不会游泳,要出了事儿……”

    林静:“人家周虹是总公司百米自由泳冠军。”

    齐宏亮:“那就象我带林静女柔道高手一样,安全。咱们到处逛逛,策划一下下一步行动。今天中午我和林静请你吃饭,给你压惊。”

 

11.湖面李超游船上    日

    浆儿扬起珍珠般的水花,在湖面荡起层层涟漪……水中映出白云朵朵,天空碧蓝如洗。

    李超一边划船,一边说着:“说实话,一开始实习时,我觉得他们性格有些粗鲁。后来,朝夕相处,汗流在一起,劲用在一起,在我眼里他们的形象变得越来越高大。这是新时代的工人,他们的自身素质不断提高。就说齐宏亮吧,很精通电脑;李鲁呢,美声唱得好,绘图也很棒;班长秦铁汉会做思想工作,技术上拔尖,把一班人带的生龙活虎,团结拼搏。你想画他们,就得了解他们,热爱他们……”

    姗珊用一只手撩着碧绿的湖水:“我老爸也这么说,以后我到你们炉前班去,你得陪着我呀。”

    李超玩笑地:“愿为你效劳。”

姗珊:“今中午你妈、程叔咱们一起到湖滨饭店吃饭,程远两口子来不来?”

李超:“我约了,他俩不来。”

姗珊:“我老爸也找他们谈过,效果不大……”

李超不语,划浆。

   

12.程远游船上    日

船浆荡起湖水,程远在划船。

    刘美丽沉着脸:“程远,你可真是手够臭的,买了五十元彩票,一张也没中……”

    程远:“那不是你挑得号吗,怎么怨我。”

刘美丽瞪起眼睛:“还我挑的!不是你拿的吗?就说你手臭,没那个命得啦。”

程远:“你命好!买了那么多回彩票,你中了多少?我看就你……”

刘美丽:“我咋的,配不上你呀,不划了,回去。”

    游船离码头不远。程远:“我还不伺候了呢。”赌气掉转船头向码头岸边靠去。

    刘美丽站起来准备往码头上跳:“嫌我不好,你就别过,离婚!”

    程远放下浆,脸色涨红:“离!谁还怕你呀!”

刘美丽用力蹬船一跳,上了码头。

船猛地一倾,刚刚站起身的程远“扑通”一声栽到湖里。

刘美丽大惊失色,喊叫:“救人哪——”

程远从水面一下蹿出头来,大喊:“离!”

他呛了一口水,又沉下去……在水面扑腾着……

码头上,救生人员忙跳入水中,抓住程远推到码头边。程远爬上来,象个落汤鸡。他猛地打了个喷嚏。

刘美丽擦着眼泪,来搀程远:“没事吧?”

程远点点头,“呱”地吐了口水:“离,这回真离。”

围观的人都笑起来。

刘美丽掩饰地:“他喝多了。”

程远“呱”地又吐了一口水。

 

13.湖畔    日

    程义山和李婶坐在湖畔柳荫下的连椅上,面对湖光山色,波澜不惊。绿柳轻拂,显得心旷神怡。

    李婶远眺湖面点点游船:“老程,你能看清楚哪条是李超的船吗?”

    程义山:“开始还行,姗珊打着把小花伞,现在船上打伞的多了,也闹不清哪条是了。“

    李婶:“我看姗珊这孩子挺好的……”

    程义山:“你看老吴这两口子,姗珊这孩子就错不了。你再看看张玉芳对老吴多好,若是姗珊跟李超成了也不会孬……人哪,生错了地方不要紧,别生错了时候。他们是赶上了好时候喽。咱俩这把年纪,就算赶上个尾巴。咳,也不让人舒心,你瞧瞧程远那个熊样,他简直快成了我的爹了……”

    李婶:“义山哪,你别生这个闲气,孩子多大在你跟前也是孩子。再说有老吴、铁汉做做工作早晚总能想通的。我呢,琢磨透了,你生气,你伤心,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你快乐,你高兴,日子也一天天地过去,干啥非想烦恼的事呢。咱都是土埋半截的人了,更得想得开不是。”

    程义山:“是啊,这十多年要没你呀,我怕早完蛋了。我这脾气就是不好。走,咱去码头等孩子去。到饭店我和李超喝两杯。”

俩人起身。

 

14.小树丛中    日

    刘美丽把程远的湿衣服,搭在小树上。

    树后程远只穿了个裤衩,歪头用手捂着一只耳朵,单腿跳着控水。

    刘美丽:“你别蹦啦,让人心烦意乱的,没把我吓死,我算见着什么是垂死挣扎了……你不说会水吗?”

    程远:“会啥也让你气懵了。我不知道张口喝水若硬憋气,一口就能呛死!这时候该到龙王爷那儿报到去啦。你可真行,到时候你可是光天化日之下,谋害亲夫的凶手……晚报头条新闻。”

    刘美丽:“你别说的这么吓人,我不也是让你气的,你一掉进去象秤砣似的,就把我吓哭啦……”

    程远看见程义山和李婶沿小路走来,忙“嘘”了声,拉着刘美丽蹲在小树后面。

    刘美丽小声地:“啥事儿?”

    程远分开树丛一指,俩人藏起来。

    程义山和李婶渐近。

    程义山指着小树上晒的衣服:“你瞧瞧,真会过日子,跑公园来洗衣服,省几个水钱。有些人就是不自觉,你看看一帮人在草地上又吃又唱又跳,走时候扔下一堆垃圾。举手之劳的事就不干,还楞是充文明赶时髦,什么玩艺儿。我真看不惯这类人,一见就来气……象这衣服,就该给他没收了……”

    程远和刘美丽大气不敢出地听着。

    脚步声渐远,俩人抬起头,程远已憋了半天,打了个大喷嚏。

    刘美丽嘟囔着:“多大岁数了,俩人还逛公园呢,也不怕寒碜……”

    程远:“那寒碜啥,老年人就不能上公园了。”

    刘美丽:“不怕寒碜,李超请吃饭,你咋不去?”

    程远耷拉着脸不言语,“呱”又吐了口水。

    程远:“老爷子和李婶的事儿,工会吴主席、秦铁汉都找我谈过……”

    刘美丽:“你心活啦咋的?”

    程远仰着脸捂着鼻子不说话。

    这时,有个小伙子跑到树丛要解小便,被程远一个大喷嚏吓得提上裤子就跑……

    程远起身看着:“这小子八成要尿潴流。”

    刘美丽:“该,谁让他有厕所不去,也太不讲文明卫生了。”  

 

15.湖滨饭店内    日

这是座临湖饭店,飞檐斗拱,酒旗飘飘。

    齐宏亮、林静、李鲁坐在楼上临湖的一张餐桌旁,从座位望去湖面尽收眼底,风景如画。

桌上酒菜已摆好。林静给齐宏亮、李鲁斟酒。

    齐宏亮:“来,干一杯,压惊的酒。”
    李鲁指林静:“你呢……”

    林静端起酒杯:“我以茶代酒。”

    三人碰杯,边吃边聊。

    齐宏亮故意放下酒杯:“我看还是吴主席看得准,他就想让你和周工程师培养感情,班长也有这个意思。我认栽了,没弄明白。你说网上聊的多好,一见面整个一个母夜叉。网上谈恋爱,是人生游戏也是游戏人生,整个的虚幻。”
    林静:“我看周虹行,人长的也好,别看脸冷冷的,处事热心肠。”
    李鲁:“我可不想让人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齐宏亮:“你的爱情脉让我号准了,妄自菲薄,那怎么行。她不是什么天鹅,是求婚的对象,说不定人家还挺喜欢你的,不能光看表面。”

    李鲁:“人家是工程师,咱是炉前工。”

    林静:“你是个素质高的炉前工,不比她差,人也够帅的。我们邻居家的姑娘是大学中文系的研究生,念完了就大龄了。找同龄的吧,男的条件好的愿找岁数比自己小点的。找大点的吧,都成家立业了。高不成低不就成了个老姑娘。最后找了个开小车的司机,也没啥文化,小日子也照样过得恩恩爱爱……周工程师找对象的条件并不怎么好,多大啦,二十八九的女人,一朵花快开过劲了。”

齐宏亮:“林静言之有理,给你分析了整个形势,双方力量的对比,哥们儿要充满信心才行。找咱这样具有现代化高素质的工人,也不那么容易,她烧高香去吧!”

林静摸摸齐宏亮的前额:“又发烧了吧,我是鼓励李鲁,你掺和自己干啥呀?看你大鼻涕美出泡来了。”

    李鲁:“拉出去柔道的伺候!”

    齐宏亮一摆头:“看,谁来啦!”

    三人看去,见程义山、李超在前,姗珊、李婶在后说笑着,被服务小姐领向一张空餐桌。

    李鲁:“多象一家人哪。”

    齐宏亮:“就程远这小子,老搅和。来,咱们喝,一会儿我敬酒去。”

    林静:“别喝啦,差不多就行,今晚上夜班。”

          

16.炉台上    夜

    秦铁汉站在前面,面对全班人马,象一个战斗即将打响的指挥员,神情严峻。

    全班人个个似一声令下就冲锋陷阵的战士。

    秦铁汉:“现在已休风,我们必须在要求时间内及时换下风口,绝不能给生产造成损失,有信心没有?”

    全班:“有!”

    秦铁汉:“每个人,一定做好本岗位的工作。”

    热风围管下,火舌喷出炉体四五米远。炉前工们毫无畏惧,冒着火舌的熏烤,一下紧似一下的拉动滑锤——

    “咣当咣当”连续打击,终于将烧的发红的风口铜套卸了下来。

    李鲁冲在前面,一把将沉重的风口套拉到炉台上。

    红亮的火管喷上了冷却水,腾起一团滋滋作响的雾气。

    战斗般激昂的旋律,伴随着紧张有序的更换风口标准化操作程序。

    炉前工们有条不紊,忙而不乱,配合默契:

    他们在上风口,钢钎,捣杠拿起放下——

    他们在上火管,转弯头,用托子校正位置——

    他们在紧拉杆、打销子——

    叮叮当当的锤击声,铿锵有力,动人心魄——

 

17.高炉值班室内    夜

    值班工长的表情紧张,严峻地注视着反映炉况的仪表盘……

    楼下传来李超的喊声:“请工长发复风的信号——”

    值班工长面露喜悦:“好!干得漂亮!”

      

18.炉台上    夜

    秦铁汉一班人,在两声连续的电铃,两声响亮的钟声里,人人烟熏火燎,汗水满面的脸上绽开了自豪的笑容。

    秦铁汉:“生产正常运行,大家回休息室休息。”

    大家走下炉台,只有孙茂林还在炉台上。

 

19.炉前工休息室外    夜

    一辆客货两用汽车开来,停在休息室门外。

    吴平凡从车上跳下喊:“小伙子们,来搬西瓜啊。”

    大家围上来,看着车上装着十几个黑纹翠皮的大西瓜。

    吴平凡:“脆沙瓤的大西瓜,咬一口甜掉牙!”

    秦铁汉:“这些全是我们的?”

    吴平凡:“都送了,你们2号炉是最后一站。”

    大家七手八脚地搬着西瓜走进休息室。

   

20.炉前工休息室内    夜

    切开的西瓜红瓤黑籽,摆了满满一桌。

    大家吃得痛快,大啃大嚼。

    齐宏亮啃的瓜汁淋漓:“吴主席,你真是雪中送炭啊,我们刚换完风口,又热又渴。什么叫关心群众疾苦,这就是具体体现嘛。什么叫代表群众利益……”

    吴平凡:“你小子,吃西瓜也堵不住嘴……”

    有人敲门。

    大家齐声:‘进来——”

    门开处,林静怀里捧着个大西瓜,她一见满桌都是西瓜:“你们都吃上啦……”

    退了回去。

    程远喊:“哎,别走啊,给谁送的?”

    林静放下西瓜转身跑了,留下一串笑声。

    李鲁起身要去拿西瓜。

    程远:“李鲁,你可真是的,那是给你的吗?”看着齐宏亮。

    齐宏亮抿着嘴笑,一脸的幸福。

    李鲁抱起西瓜,边扭着,唱道:“大红西瓜甜又香,送给咱炉前工尝一尝……”

    吴平凡:“我说李鲁,这不挺活跃的嘛,听说在饭店,卡拉一下美声,把吃饭的都震了。怎么关键时刻就掉链子?”

    李鲁把西瓜放在桌上:“没……没有啊?”

    吴平凡拿着戏腔:“大胆!本官近日接到两份诉状。这第一份诉状就是告的你呀——你若从实招来还倒罢了,如若不然……”

    齐宏亮也拿着戏腔指李鲁:“不然,你敢把单身汉王老五怎么样呀?”

    吴平凡:“刽子手伺候!”

    程远抱起西瓜刀:“有!”

    吴平凡:“本官多次为你搭鹊桥不成,你挑肥拣瘦,高不成低不就,近日竟跑到公园里,手拿一束红玫瑰,唱着俄罗斯歌曲,突然向一小女子求婚,吓得小女子花容失色……”

    程远举起西瓜刀:“开铡——”“咔嚓”把西瓜剁成两半。

    大家哄堂大笑……

    吴平凡:“李鲁,你怎么弄起洋式的啦?”

    秦铁汉:“准是齐宏亮的馊主意。”

    齐宏亮辩白地:“我……你好事找不着我。”

    程远抱着西瓜刀:“一会儿再‘咔嚓’你,吴主席第二张诉状呢?”

    吴平凡:“本官接到第二张诉状,是一小女子状告亲夫,在家肩不担担手不提篮,脾气暴躁顶嘴吵架,动不动就离婚,本官多次好言相劝,就是不听,近日竟以投湖相威胁,若再不从严惩处……”

    “咣”程远把西瓜刀扔在桌上。

    齐宏亮:“看吧,最可怕的是执法者本人有问题,制定的法律政策再好,全玩儿完,歪嘴和尚……”

    程远:“你嘴不歪,把林静啃得鬼哭狼嚎的。”拿起块西瓜作亲吻状吃起来。

    大家又是一阵哄笑。

    吴平凡换了一副模样,认真地:“玩笑归玩笑。李鲁,我已经给你做了工作,你是万里长征走出了第一步。”

    李鲁咧着嘴:“我的妈呀!才第一步……”

    秦铁汉:“莫嫌海角天涯远,但肯摇鞭有到时嘛。你也给咱们炉前工长长脸。”

    吴平凡:“程远,你小子是男子汉,心胸应该……”

    齐宏亮插嘴:“象大海一样宽广——以后咱们成立个‘怕妻’委员会,也选你当主席,你名叫‘怕妻懦夫斯基’怎么样?”

吴平凡:“行,我当这个主席。夫妻之间,怕有什么不好,因为爱嘛。居家过日子,女人心细,小事上丈夫就糊涂些,家和万事兴嘛。”

    程远低头吃西瓜。

    秦铁汉看看大家:“哎,孙茂林呢?”

    李超:“大概又在炉台挑渣沟呢。”

    吴平凡和秦铁汉耳语着什么,秦铁汉不住点头:“行,抽时间我去他家看看。”

    值班工长猛地推开门,命令的口气:“立即组织提前出铁——准备休风!”

    炉前工们一副临战姿态,纷纷奔向自己的岗位。

 

21.高炉值班室内     夜

    吴平凡从高炉值班室向窗外望去,炉前工们正在出铁,铁流滚滚,映出他们紧张的面容。

    值班炉长和值班工长焦急地紧盯着仪表盘。

    吴平凡进门,关切地询问:“出了什么事儿?”

    值班炉长:“上料自动液压系统发生故障,大小料钟打不开,料车无法运行——糟透了!”

    吴平凡:“检修人员到现场了?”

    值班工长:“钳工、电工、微机、仪表各路技术人员都到齐了。找不到故障原因,还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吗?”

    值班炉长:“你再去催催,让他们尽快拿出办法来!”

    值班工长戴上安全帽,快步出门。

    值班炉长急躁地来回打转,看了一眼仪表直叹气:“炉顶温度直线升高,再升高就麻大烦了——”

    吴平凡:“那会造成什么后果?”

    值班炉长:“液压缸起火,烧坏所有的炉顶设备。”

    吴平凡惊慌起来:“该怎么处理?”

    值班炉长:“先减风吧——”

    他不得不发出了操作信号。

    机房回铃,噪音刺耳。

   

22.上料操作室内    夜

    高炉本体工艺模拟屏,各种指示灯全部显示异常。

    林静由操作台处大声催促:“师傅们,你们能不能快一些呀……”

    检修技术人员们围着拆开的微机,测试,点焊、松紧触点……人人忙的满头大汗。

    值班工长:“我看,这简直就是变戏法的下跪——没招了。”

    一技术人员:“再启动一次试试。”

    林静满怀期望,启动操纵台上的按钮、把子……

    窗外,料车、输送带、仓门……所有的机械纹丝不动。

    检修负责人:“只好联系该产品生产厂家的专家来处理了,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值班工长瞪大眼睛几乎要喊了起来:“请专家?现在是夜间,什么时候联系上?什么时候到现场?而我们休风停产就这样等——同志!你知道这要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吗?啊?!”

    林静要哭的样子:“还是再想别的法子试一试吧……”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