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原创小说 雾霾  

2013-02-21 09:18:39|  分类: 自写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雾霾

过了农历雨水,气温还在零下徘徊。

缺风少雨的天气,大量极细微的干尘粒均匀地浮游在空中,弥漫、碰撞,织成包罗天地的雾霾。梅赛德斯S级轿车在交通高峰期的繁华路段行驶,在车水马龙间穿插,显得从容不迫,傲气十足。

阿莹挨着我坐在后排座上,随着录音机旋律唱那首“金箍棒”的流行歌,很潇洒的样子。今天一上班,她就神秘地告诉我说下了班不要回家,有专车接我们赴宴,算她请我,见见场面,开开眼界。

我和她同在一个集团公司的同一个科室,除了平日要帮她处理几乎三分之二的业务工作,我只是她一般意义上的老大哥。

阿莹没有文凭没有专业特长,没有令其趾高气扬、干工作挑肥拣瘦的后台,也没有能支撑她随心所欲、想不干就不干的经济实力。但她拥有美丽。美丽使她日渐出众,先是因为本部门协调工作关系受到公司领导的器重,后来又扩大了交际范围。可以想象,一个天生丽质,经常坐着高级轿车来去无踪的女士,会勾起人多少旖旎的联想。我不拒绝替她工作,也不轻信流言,但希望她不被流言伤害,于是试探着和她谈。她不以为然,流露的是一种动荡的不满足,连自己都不知晓的不安分。时下,想赚钱而羞于出口的年代已经过去,人们谈论赚钱就象在进行一项高尚的事业而毫无低俗之感。阿莹想往住堂皇居室,着高档衣饰,吃生猛海鲜,坐高级轿车,本也无可非议。但仅凭着自己的美丽,便自信会勇往直前、无往不胜、点石成金,也有些过于幼稚了。可悲的是她自以为比谁都更懂得生活,总喜欢搞些及时行乐的小游戏,听任每一个欢乐念头的摆布,居然还轻松地说:“放心,我是个出色的演员,什么时候都不掉份儿。”

笨嘴笨舌如我,怎么对付了她的灵牙利齿。索性使她满足一次,从另一个视角去看看这大千世界上形形色色的人物。

名声显赫的帝豪大酒店,自然非同凡响,一进门就被西洋迎宾乐队震晕了头。几乎是同时到达的款爷靓姐们众星捧月般簇拥着阿莹,亲热的难以状抒。阿莹把我推到这些人面前,我尽可能矜持、从容地接过印制精美的名片,一一握手,及时纠正了阿莹“封”给我的头衔,报名后笑着说:“一介寒士,没有名片。”

法兰西雅间铺着猩红色胶背地毯,装饰着密重庞大而光线适度的枝型水晶吊灯,转盘圆桌边摆放着浅黄色低靠背软椅,处处显示出一种畸形的豪阔。我留意了一下六位款爷、靓姐的豪阔衣饰,他们的包装即使在巴黎、洛杉矶也丝毫不逊色。本公司牛副总坐首位,傍在他身边的是财务处郭小姐,海南、上海的款爷各有一位年轻可人的女秘书陪伴,一落座便嘻嘻哈哈相互调笑起来,看得出他们间早混熟了。一声声娇滴滴、脆生生的溢美之词,一串串娇笑,美丽的脸蛋,迷人的笑容,都那么自如随意。真想不到,牛副总也有大老板的气派,谈天说地妙语连珠,他哪里有时间搜寻这么多奇闻逸事?随着款爷靓姐们的捧场,他的荣誉感、优越感肯定得到了充分的满足。这些款爷靓姐们真周到,相互捧过还捧我。其实,我清楚他们各自都有很微妙的一些需求,才乐于在这个小舞台上逢场作戏。

盛宴排开,席面之奢侈令人咋舌:各式甜点、小菜大多叫不上名来,三吃龙虾、黄焖大鲵、红烧驼蹄……好家伙,这种花不义之财,慷公家之慨而挥金如土的气派,实在令月薪七千元的我大大地开了眼界。

法国名酒路易十三,烈烈的液体,噙在嘴里一饮而尽,从舌尖到心底有说不出的痛快。记得什么人说过,一个男人不能没有酒。雄豪的伟丈夫,奸诈的阴谋家,借酒力都可以抖擞精神,鼓起胆气。一个不能喝酒的男人,简直不是遗憾,而是缺陷。然而,在“时代不同了”的今天,酒已不是作为权利或荣誉的象征专属于男人,女人也能喝,也有海量。海南款爷的女秘书小A陪牛副总一杯接一杯喝,豪气不让须眉。末了,倒是牛副总喝大了舌头,显露出败阵迹象。他身边的郭小姐挺身护驾,一杯接一杯地交了手。我真纳闷,这么苗条的两位姑娘,胃里怎么会有如此大的空间,她们又没有去卫生间,那么多酒都倒到哪里去了?

小A又斟满了一杯,走到牛副总的面前。她的眼睛似一汪碧水漾着的黑珍珠,娇媚味十足。“牛总,贵公司的基建项目一定交给我们,您不会反悔,是吗?”她借碰杯之机,就势搭住了牛副总的脖颈,灿灿笑容不可回避。牛副总暧昧的目光在她鼓胀的胸脯上扫来扫去,一副心猿意马的丑态。上海款爷的女秘书小B也挤上去,玉腕搭住牛副总的另一侧脖颈,媚笑着说:“牛总,我们老板的表弟在贵公司任职,您可要多关照噢?”

在微微的晕眩里,三只酒杯轻轻一碰,美酒加上美丽的笑容,就这样使攻关的目的顺利达成了。

阿莹不甘寂寞,恰当插入,同时为两位款爷帮腔,不住嘴地高谈阔论。饮多了酒的阿莹愈显得窈窕娇好,芙蓉如面,风采照人。难以理解,本来挺聪明的女孩,为什么要在酒场上哗众取宠,言谈举止一下子轻浮起来,装疯卖傻,俗不可耐。她的语言支离破碎没有主题,不连贯又缺少逻辑,显得非常浮浅,大概她有生以来就没有认真读过一本书。奇怪的是,两位款爷包括那位尊贵的牛副总,对这种蹩脚的表演听得如此投入,适时应和,报以喝彩和狂笑。不是亲自目睹,我怎敢相信,这是阿莹——一手搭着海南款爷的脖子,一手搂着上海款爷的膀子,左摇右摆,用甜得发贱的口吻索要属于她的关系费。其间,她还提到去年我完成的一个技术改造项目,把经济效益300万扩大成3000万。吹牛,也成为这种场合的时尚。或许,只有这种姿态,这种时尚才使他们彼此适应彼此接受。我为之震惊,本以为纯真幼稚的阿莹,其实在某方面早就成熟了,成熟得令人恐怖。

这个奇怪的世界,谁能说明白?

酒事渐入高潮。被酒精烧狂了的人,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不知不觉暴露出畸形的心理。接下来的一轮敬酒很放荡,靓姐坐在款爷的怀里喝交杯酒,丑态不堪入目。幸亏阿莹知道我的品行,没弄出尴尬离奇的事件。酒喝得没滋没味,大菜吃得哽心哽肺。

上海款爷和我套近乎,指着刚从他怀里站起走向卫生间的女秘书说:“你看这位小姐够聪明吗?其实真她妈傻逼一个!刚跟我一个月就粘上啦。我不过是玩玩,场面上需要而已。可她却认真了,以为我会娶她。你说,这傻逼不是自作多情吗?开玩笑,我有老婆孩子,最小的女儿都比她大三岁呢。”我没有答话,看着那窈窕的背影感到悲哀。那气质绝好的女秘书,何以会爱上比她父亲都大的男人,她为何甘愿为阔佬充当花瓶和玩物,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我企图借故离开,阿莹似乎察觉到了于是用目光制止,走过来扬了扬弯弯的秀眉,悄悄说:“难得轻松一回,沉住气,等会还有跳舞、桑那浴。”

无法脱身之际,只能暗骂自己的笨拙和无能。阿莹见我坐稳,愈加开心,冲着领导媚笑,冲着款爷媚笑,沉迷在一片虚假的赞美中,丝毫感觉不到自身行为的卑贱。

喝多了的海南款爷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说他要聘请我做他们公司的技术顾问,张口年薪五十万。我自信生有几根傲骨,足可抵御这种诱惑,遂托词适应不了“下海”的生活而婉言谢绝。

“你瞧不起我。”海南款爷把高档西服扯开,撩起衬衣用拳头擂着毛茸茸的胸脯吼叫般说,“老子在圈子里被人称作‘南霸天’,这称号得之不易,是踩着刀尖走过来的,是刀插在心窝里活下来的!今天我是款爷了,可我他妈做了多少年的孙子,你知道吗?你不适应我们的生活,可能还笑话这种生活,这根本不奇怪。我们这是什么生活?整天通宵达旦地请客、喝酒、跳舞,你拜会我,我拜会你,带着女孩子到处跑,比谁带的女孩子漂亮,比谁敢在高消费的场所挥霍……我告诉你,这就是我们的事业,就是做生意,就是经商的诀窍!你,懂不懂?”

“真正的生意,不是在谈判桌上谈成的。要做好生意,先要学会玩,还要能喝酒。陪着客户吃好喝好玩好,玩得花样翻新,痛快自在,生意也就做得顺利。” 阿莹,出语惊人。

“啊呀呀……”牛副总惊叹着站起,上上下下打量着阿莹,“我认定你有经商的气质,而且……放在攻关岗位一定出类拔萃。你将会展现自己的才能,同时为总公司创建非凡的业绩!”

“牛总慧眼识英杰,有眼力!”

“女性经商是一种时尚,有许多男性不及的优势,哈哈……”

海南、上海两位款爷的帮衬,无疑为阿莹增添了骄傲的资本。看到她极力克制着得意忘形同时又无法不流露的那种受宠若惊,我隐隐感到有一股阴森森的冷气正沿着脊背缓缓上升,为她的被诱惑一下子加重了许多。涉世未深的她,能象郭小姐她们那样成熟,那样摆弄男人于股掌而游刃有余吗?可她确实是动心了,对此痴迷、充满美妙的幻想。

“先不要急于答复,我给你三天的考虑时间。三天后,你不明确拒绝,新实业开发公司就要下调令了。”牛副总亲昵地拍了拍阿莹洁白如玉柔软无骨的小手,很挑逗地望了她一眼。

阿莹不置可否,头倚在沙发上,眼睛半闭半睁,浅浅地一笑。

我重新审视这些人,总觉得他们不伦不类,痞气流气十足,即使做了官发了财也掩饰不了自身的卑劣。他们找三陪,追靓女,夜夜笙歌,醉卧花丛,无非是拥有权拥有钱,而做人的道德和良知历来是极其贫乏的。眼下,他们在为阿莹设计了一个圈套,引诱她步步迈向陷井。我把阿莹叫到餐厅外,企图用笨拙的言语坚定她自甘淡泊,不慕虚荣,洁身自好的做人原则。可她根本听不进这些忠告。她有一种膨胀的自我中心欲,喜欢张扬,喜欢被人赞美,骨子里有很偏执的东西,这就更危险更让人担心了。

她随他们跳舞去了。舞池的灯光暗淡而温和,音乐舒缓,男男女女缠缠绵绵地依偎在一起,所有人都显得玩世不恭。我看见牛副总那几乎把大号西服撑破的肚皮起劲向前拱,而阿莹胸腹内凹臀部蹶起的舞姿,实在令人惨不忍睹。一个是目光灼灼,淫邪可怖;一个是沉迷其间,浑然不觉。在他们身边,海南、上海款爷更放肆,紧紧搂着女秘书,几乎把整个身体挂在她们胸脯上。她们,为什么这样乐于陪官僚大款们的笑脸?一种悲哀涌上心头,我感到晕眩。

离开帝豪大酒店不辞而别,我一个人投入进茫茫夜色中。才几年啊,

这个城市就变得让人感到陌生了。老街老巷拆迁得七零八落,找不到本来面目,酒店舞厅象雨后蘑菇犯菌般疯长,挤满了四面八方,隔断了人的视野也破坏了古城人文景观。畸形的变化使人适应不了,如同刚才洞见的灵与肉的分离。

我茫然四顾,流光溢彩的长街笼罩在冷冰冰的雾霾里。人群熙熙攘攘,车辆满地乱窜,一个又一个被窃去井盖的黑洞敞开着,当心啊,朋友!

 

  评论这张
 
阅读(1178)|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