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转载】(原创)记实小说《绝唱》  

2013-02-16 09:36:18|  分类: 小说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泰山石

 我的老友潘师启先生走了,享年84岁。去世的第二天家中设了灵堂,前来吊唁的亲朋好友络绎不绝,人们向潘老的遗像鞠躬,致最后的敬意。潘老的遗像是去年照的,慈眉善目,秃顶,清瘦,微笑着。

在卧室的床上,躺着潘老的83岁的老伴刘老太太,她已患痴呆病50年,卧床不起10多年。此刻的她睁大着双眼,死死地盯着门口,嘴巴发出“哦哦”的声音,在场的亲戚朋友都知道,她还在等待,等待她的老伴进来,她是在呼唤,呼唤老伴来喂她牛奶和水果…… 而这“哦哦”声只有我能懂得它的含义。

潘先生比我年长20岁,可谓忘年之交,亦师亦友。至今我还记得,30年前我第一次造访潘家时的情景:我和潘老正坐在沙发上谈话,突然从内室里慢慢地走出一位老妇人,扶着墙壁,颤颤巍巍、摇摇晃晃。我连忙站起来,向她问好,潘老笑着拦我,说,“这是我内人,你不用和她客气,她这里(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有点毛病。”然后站起来扶着他的太太往回走,笑嘻嘻地像哄小朋友一样:“嘉英听话,先回屋去,让我和客人谈谈话好吗?”刘老太太不听,傻笑着,在桌子上拿起一把糖果塞给我,一定要我接下,方肯摸回房去。

以后去潘家,差不多都会出现同样的情景:宾主坐定,茶方沏好,老太太必然要到场“闹”一下。后来有一天,我在值夜班时,向老张打听起他俩口子的往事,老张一听,话匣子立马打开了:

“你问起他们,我可太熟悉了。潘师启是福建人,年轻时家中很穷,解放前夕他考进南京中央大学,但不到一年又自动退学了,在南京江北的永利宁厂谋到一份工作,为的是能支持两个弟弟上学,而弟弟们不负兄望,相继考入清华和北大,解放后,一个成了我国最早的工程力学专家,一个是我国的导弹专家。他呢,也因才华出众被拔选为公司经理办秘书。28岁时被提拔为经理办主任,31岁因为发表了一些不合时宜的言论,被内定为右派,从此仕途被打住,至今还是副处级。

“你看不出来吧?他的太太现在这副呆呆傻傻的模样,30年前,刘嘉英可是我们大厂区的一位顶尖的美人呢。1950年,20多岁的她从北京外语学院毕业,分配到南京大厂中学任俄语老师,因为长得漂亮,多少年轻的老师追求她,她却对永利宁厂的小矮个子潘师启一见钟情。

“那是1951年五一节,南京市组织了一次中苏青年友好联欢晚会,大厂区的一个节目倾倒了在场的所有观众:刘嘉英用中俄双语演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潘师启拉手风琴伴奏,刘嘉英的优美歌喉和潘师启的优雅风度,博得观众阵阵掌声。俩人也从此坠入爱河,不久正式结为夫妻。郎才女貌,珠联璧合,两情依依。他俩在一起散步时,哼得最多的一首歌就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可能是老天爷嫉妒他们的婚姻太幸福了,婚后第十年,刘嘉英突然患了奇怪的病,经多方诊查,确定为小脑萎缩,而且越来越严重,终于渐渐成了彻底的痴呆人。后来的刘嘉英的智力最多相当于一个三岁儿童,连生活也不能自理。每天的吃喝拉撒都要人护理,她还有一个怪毛病,别人照顾她都不依,事事非要老潘亲自动手。

“白天老潘上班,太太由她家的大姨照料,晚上绝对离不开丈夫,每天下班时刻她就依门相望,远远望见老潘回来,高兴得又叫又闹。老潘调侃地说,她真正是望穿秋水。有一次公司有紧急事务,派老潘出了三天差,刘老太太就整整闹了三天,不吃不睡,又哭又闹。从此,单位领导再也不敢派老潘的差。一晃二十年多年过去,老俩口就是这样厮守着……”

潘老不久就退休了。至今又过了二十多年,从刘老太太患病时算起,已经整整五十年,半个世纪的光阴,老俩口不离不弃,生死相依。我还是经常去拜访潘老。陪他下围棋,喝茶、聊天。有一次,我们正在谈天说地,忽然,刘老太太扶着墙壁走过来,满面笑容地在我们面前站住,嘴里发出长长的哦哦音。

潘老笑着问我:“你听得懂她的声音吗?”

我摇了摇头。他说:“她是在为你表演,唱的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我莫名其妙。潘一边看着她一边小声哼起来:“------Так пожалуйста будь добра Не забудь ,ты, эти летние ,Подмосковные вечера. 但愿从今后, 你我永不忘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老太太的眼睛突然放出光芒,接着俩人都笑了,笑得那么开心,那么灿烂!

省市电视台的记者们知道了他们的故事,都争先恐后要来采访,潘老坚拒了。他说:“这种事一点也不值得宣扬,夫妻之间相互照顾是理所应当的。务请你们不要来采访,让我们过过安静的日子。”

可惜年岁不饶人,转眼间二老都是八十多岁的人了。有好几次刘老太太身患重病,命悬一线,都是潘老极力张罗,寻医问药,住院期间,衣不解带,夜以继日,把老伴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他自己却精疲力尽,经常晚上只能睡一两个小时的觉。我看着潘老日渐消瘦的面孔,担心地对他提议,“潘老,你还是请一个全职保姆吧,让保姆晚上换换你,否则,只怕老伴未倒下你却先倒下了。”他摇了摇头说:“我何尝不知这个道理,但是,嘉英晚上就是不要别人啊!”

最后的结局不幸被我言中,潘老终于倒下了,先是一般性感冒,接着是肺部感染,再下去是五脏六腑功能逐渐丧失,最后昏迷不醒,五天后生命的烛光渐渐熄灭。

送走潘老的第二天,我又去看望刘嘉英老人,她似乎已经明白所发生的一切,两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嘴里仍然发出哦哦的声音。但一声比一声更微弱,终至无声。

“延续了半个世纪的绝唱停了。”我想。

从潘家出来,一阵寒风吹过,我不由得拉高了衣领。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