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登大佛头寻找黄石崖  

2013-11-25 21:3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茂岭山老年乒乓球爱好者活动之——

登大佛头寻找黄石崖

 

以泉水著称的济南,南依岱岳,北临黄河,兼收山水之胜。这座文化古城除了“状若涌轮,三足鼎沸”的趵突泉、“一声虎啸月无光”的黑虎泉、珍珠泉等七十二名泉惊世骇俗,南部烟峦千叠天然形成数十里屏藩的群峰之中,还有许多值得赞美的名山。

城南的千佛山(历山)、大佛头(佛慧山)、黄石崖(螺丝顶),三峰相连,耸翠藏幽,自古便是游人登临览胜之处。

我们一帮由退休职工、教员自由结合的老年乒乓球爱好者,在茂岭山下政法学院露天水泥球台上锻炼增强了体质,决定趁立冬后天气还不算冷,去爬济南最高的大佛头,籍此检验一次脚力。

11月19日8点30分,乘坐137路公交车在鱼翅皇宫站下车,举目南望,便是石纹错综裸露着百丈绝壁的大佛头(佛慧山)。主峰为文壁峰,东接抗头山,西接螺丝顶山,而千佛山被近年新修的公路隔在北面。

多年前,这里是一处荒无人烟的山峪,峪中多巨石,被山水冲刷的平坦光滑,层层叠叠,形成天然台阶,登临者要踩着这些巨石才能到达开元寺遗址。现在随着城市的膨胀,高档酒店修建,公路四通八达,前几年还重修了山门、上山石阶、扶栏,途中数十步可见亭阁,里面还有造型别致的桌椅。

山门是一所气魄雄伟的石坊,上镌隶书“开元胜境”,上联“文壁峰高斯文不坠”,下联“开元寺古重开生机”。前行不远,又有一座石坊,上镌楷书“青峦洗心”,上联“径满松荫云润地”,下联“峰多禅机嚤弥天”。循阶而上,谈笑风生中不知不觉曲折走过约一公里路,来到一处翠嶂环抱的平地,这里就是著名的开元寺遗址。

寺名开元,自然是唐代始建,已有千年历史。据史料记载,古寺环境清幽,四山如抱,藤萝森翠。寺殿依石壁而建,殿前多古树,浓荫密布。殿东石壁凿窟造佛,有巧夺天工之妙。殿东北石崖上,常年滴漏淙淙泉水,崖下有池,澄澈可鉴,取名“甘露泉”。那时,在石崖隙缝中生满了秋海棠,开出绛紫猩红色花朵,铺衬着绿叶,倒映在澄澈的池潭中,成为一景,因此又称“秋棠池”。常有济南名士登临佛慧山,在寺中籍地而饮。在北面大石岩上,开凿有上下两间石室,是仕子们读书之所。清代王德容《佛慧山题壁》,回忆了他在这里读书的情景:

城南八里路幽深,佛慧山遥缓步寻。

十五年前曾此住,丁香花下坐微吟。

丁香花下,秋棠池边,清泉悦耳,松涛送爽,确实让人目明心静,逸兴欲飞,想必是高人雅士独有的情趣,也不知有多少莘莘学子在这里得天地造化,蒙佛祖佑护,取青紫而功成名就。如今时过境迁,非但香火旺盛的开元寺荡然无存,连石壁上偌多的佛龛造像,多已残损。就是那尊今尚保存高约二丈的大佛,脸部也被破坏面目全非。

同行者愤而抨击文革时期红卫兵近乎疯狂的“破四旧”,却说错了。那场轰轰烈烈的打砸行动,毁坏了千佛山兴国寺佛像,大榔头也对文壁峰巨大的古佛敲打了一阵,但这里的佛像被毁,却是另有罪魁祸首。

关于开元寺佛像遭劫,有一个神奇的传说。明代建文二年(1340年),朱元璋四子燕王朱棣起兵南下,夺取帝位,五月兵围济南企图占领这一战略要地。山东参政铁铉,与济南军民誓师迎敌,据城而守。燕兵围城三月,毫无进展,反被拖得兵困马乏,粮草罄尽,朱棣即调运火炮,昼夜轰击城池。硝烟弥漫,炮火连天,城墙被摧毁多处,济南城危在旦夕!突然,一支僧兵从天而降,骁勇无敌,协助守军杀退燕军。战罢,僧兵退隐南山。朱棣派人尾随至开元寺,不见僧兵踪迹,只见石壁众多佛像,个个汗迹斑斑,便汇报说是石佛显灵佑护守军。燕王大怒,命燕兵焚毁殿宇并将石佛头部凿坏。

在开元寺遗址拍照留影,南登文壁峰之前,我们一行十人,在峰下空地草坪上小憩。喝几口带来的茶水,磕一把瓜籽,剥一块果糖,兴致昂然。离农历节气小雪还有3天,气温零下1℃至11℃。一个半小时的登攀游览,大家都不觉累,居然在草坪上笑语欢歌还跳起了健身舞。领队提醒道:“到山顶还有一段难走的山路,得积蓄些体力啊。”他介绍说,登文壁峰没有现成的的路,只能在荒草山石、草棵灌木中寻觅可以立足之处,陡险地方还需要扪石攀萝,手足并用,即使是年轻人,到了“大佛头”跟前,也会气喘吁吁,汗水淋漓。

他说的是多年以前,现在登文壁峰,一路皆修有石阶扶栏,加上济南第一佛强烈的吸引力增加了游兴,大家喊着、笑着,没有费太大劲就来到巨佛的石窟前。

山势峭拔的佛慧山文壁峰,海拔460米,是南部群峰制高点。顶峰下百米处辟一阔地,贴崖建有大佛龛,龛额镌“大雄宝殿”四个大字,为济南名士张英麟所书。龛内坐落着唐代天宝年间借山石雕造的大石佛,俗称“大佛头”,高七米多,宽四米多,神采俊逸,雄伟壮观,为济南石窟造像之冠。

济南人对大佛情有独钟,常常夸耀说那石佛之大,普通人站在他肩膀上够不着佛耳朵,更夸张的说石佛耳朵眼里可以坐进四个人打扑克。当然,这样说是故意张皇其辞,但却令人心动,欲亲睹为快。

瞻仰了大佛法相,展目四望,东有烟霞岭、燕翅山、茂岭山;南有大孤山、遮护岭、拖岗山、旋子山……层层叠叠,峦舞峰跃,气象万千,可惜我们只能神游无暇亲往。回首北眺,市区北面,烟云迷濛之中隐约可见一带长河,数点孤山,可惜的是近年来雨后春笋般冒出的高楼大厦将“齐烟九点”、“十万芙蓉”等景致几乎屏蔽殆尽。

山风渐冷准备下山时,大家发现了西去黄石崖的路标。

济南人最熟悉的是千佛山,把它列为与趵突泉、大明湖齐名的三大名胜之一。是因为离市区近,而且兴国禅寺保存完整,大雄宝殿、观音堂等建筑修造的飞檐鸱尾、斗拱采椽,自居一种庄严堂皇的气魄。善男信女们拜佛祈福,普通人登高游览较为方便。而黄石崖与其相连,山峰不过数千米,却很少有人问津。

螺丝顶海拔350米,比千佛山高65米。史料记载:山上有一片黄色裸露的石崖,远望如一条金色的腰带,又像一片飘动的黄色烟云,故名黄石崖。早在北魏正光四年(523年)至东魏兴和二年(540年),先后雕凿了石窟及摩崖造像85尊,残存佛龛19个,造像题记八种。大致属于北魏后期雕塑体系,与洛阳龙门石窟造像一脉相传。修建年代及历史渊源均比千佛山兴国寺、佛慧山开元寺要早数百年。但隋唐以后,似乎倍遭冷落。明代《历乘》没有记载,清代康熙年修《历城县志》没有著录,乾隆年重修《历城县志》,在“山水、金石、古迹”三门中居然皆没有一字提及。直到清道光元年,杨恩琪等人登黄石崖拓北魏造像题记,留下“记事诗二十四韵”,其中写道:“山险穷登陟,厓荒乍履臻。”可见那时的黄石崖是相当荒寂,游人罕至的。

黄石崖优雅的景致和神秘的造型艺术被埋没了千余年,至今济南人还多有不知者。我们这些“老济南”,有的只是在名山资料上看到过,有的甚至是闻所未闻,一行十人中没有一人登临过。

越是神秘越易引发大家的好奇,于是我们统一意见按路标所指方向一路走去。早些年就耳闻有人提议将千佛山、黄石崖、佛慧山开辟连接成一个山岳公园,如今市政府采纳这一提议,盘山斜径均建成有护栏的石阶,整理修缮基本完成,免除了游人登陟履臻的辛苦。

从文壁峰俯瞰螺丝顶,觉得很近。俗话说“望山跑死马”,走起来才知道路的曲折与漫长。好在新修的石阶平整易登,别具匠心的扶栏多用树干制作,尤其是移步换景般的亭阁不远就有一个,可供歇脚,走走停停,让人不觉得累。或许是新辟的山岳公园,或许是已经到了冬季,很少遇到游客,连施工的工匠也难遇见。我们既不知路有多远,也不知黄石崖究竟在什么地方。

走了40多分钟,似乎是快到螺丝顶峰了,还没有看到一尊佛像。顶峰下辟一阔地,设有木制连椅,领队招呼大家休息。回看走过的山阶,远而陡,几个人惊叹,我们居然走了这么漫长一条路也不觉得多累。还有人发现,这里的山峦被茂密的柏林覆盖,呈墨绿色与其它地方不同。细细观察分析一下,大概是千佛山挡住了寒冷的东北风,此处又向阳,所以山间的树木才能在这个季节保持着苍翠欲滴的风韵。

天气非常晴朗,太阳当空暖暖地照着,脚下是一片幽谷,绿涛似海,耳廓听得到清脆的鸟啼声,大家渐渐溶化在大自然的静谧中,尽情呼吸着天热氧吧的清新空气。老杜、老刘端着望远镜赏风景,老张解开琴带拉响了二胡,欢快的歌声与笑声此起彼伏,在幽谷山峦间回荡,把我们的游兴发挥到极致,把登攀的疲劳抛洒至九霄云外。

拍照、录像,一曲接着一曲,直到中午,大家才抖擞精神翻越螺丝顶峰去寻找神秘的黄石崖。峰回路转,别有一番风景。迤逦西行,前面竟是一条沿着危崖修造的栈道,但见脚下壁立千仞,山涧深不可测,旁观这里的奇峰峭壁,巉岩横出的山势,颇具西岳华山之险。好在栈道修造的安全且别致,虽身在云端,并无心惊肉跳之感。沿栈道下坡,贴南山崖走一里,转向西峰,走着看着,大自然神奇的造化之功,使人惊喜、赞叹,给人以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暗自庆幸。也许正因为如此,大家越想看到黄石崖石壁上的佛像。

攀上西峰,北望千佛山近在咫尺,俯身西瞰,舜耕山庄历历在目,还是看不到佛像的踪影。莫非我们走过了,与黄石崖石窟造像失之交臂?莫非我们走错了,去黄石崖另有其它的山路?多数人否认这些疑虑,按新修的石阶、栈道一路走来,按常理根本就不会出错,否则,市政府投入这么大财力物力,总不会是为了让游人误入歧途吧。

没有路标,也没有游人、工匠可询问,而下山不远,面前出现了两条路,一条偏西南,一条偏正北。看得见,偏正北的路下去就是千佛山南门,我们若没有看到黄石崖下了山,此行便留下难以释怀的遗憾。再找指路人返回,多数年逾花甲的这支队伍,恐怕是体力难支,何况此时已经是中午12:20了。犹豫不决之际,来了一位看起来是本地的中年汉子,他告诉我们走北路,黄石崖就在半山腰处。

下山走不到一里,有路标指示一条折向东面的山阶,那牌面上赫然写着“黄石崖石窟造像”。走进一道铁栅栏门,缠裹在螺丝顶的金丝带映入大家的眼帘。

“就是你了!千呼万唤始出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你却躲在陡崖背阴处!”

此处与别处不同,裸露的石崖呈赭黄色,山岩内凹,崖壁前伸,形成一条长百余米,宽五六米的奇妙长廊。长廊顶巨石穹窿,宛如披厦,神秘的北魏石窟造像,就雕凿在刀削般的石壁上。

千余年的风雨剥蚀,摩崖造像多已消褪了当年庄严艳丽的风采。残存的佛龛多为尖拱,拱额上雕有火焰、卷草、飞天、肋侍、佛传图等装饰。细细观赏,佛像高的约一米五,雕有圆形头光及舟型身光,有的还雕着火焰型的大背光,外圈装饰花纹图案。上半弦则有小约半尺的佛像、飞天、龙形装饰等,层次分明,技艺精美,神采飘逸,栩栩如生。保存较好的四号造像窟,佛像之上刻着四个飞天,系半圆形高浮雕,富有体质感,形态窈窕,风度娴雅,腰系飘带,手持乐器,作盘旋飞舞的姿态,活灵活现。主佛像作说法入定的姿态,露脚者皆赤足,座前下垂衣襟颇长,衣纹重叠匀整。

据造像题记介绍,黄石崖造像者有皇室帝主元氏,有齐州长史乞伏锐、魏郡丞姚敬遵,有僧尼维那主、比丘等,以及当地济南的善男信女,共同出资营造。一千四百九十年前,正值北魏石窟造像鼎盛时期,鲜卑族孝文帝拓跋宏迁都洛阳移风易俗,佛教得到空前发展,促进了北魏的封建化民族融合。而从黄石崖现存摩崖石窟造像看,无论坐佛、立佛,全部是宽袍大袖,一改鲜卑族偏袒右肩和通肩式而为褒衣博带式,表现了汉化的风格。近观佛像,多脸部瘦长,昂眉、杏眼、直鼻梁,鼻垂做三角形,底平无孔。两耳垂与下颔平,口角上翘,微含笑意。造像给人以亲切的世俗化之感,其目的是通过佛教艺术为民族融合服务,越是世俗化,约容易感化更多的信徒。在造像题记还可以看到,造像者祝愿“弥勒出世”,保佑皇室兴盛,宰辅休哲,祈祷鲜卑七世祖先“托生净土,值佛闻法”,祝愿“一切众生,咸同斯福”。当年造像者,竭资耗力,在黄石崖石壁上塑造佛像,祈求今生来世的幸福,而神佛的法力是虚幻的,鲜卑族拓跋皇族没有实现“皇祚永隆”的愿望,北魏的佛教徒也没有从苦海魔劫中得到超度,但摩崖石窟造像通过能工巧匠之手,创造了雕塑艺术的珍品,传留后世,成为我们济南厚重的文化遗产,从历史贡献方面来说,足称得“功德无量”了。

时间已经是午后13点多,该去山下充填肚子了。大家拜别历尽沧桑的古佛,回眸高高的佛慧山,林壑深邃的螺丝顶,接近四个小时,我们四女六男十名老年乒乓球爱好者,翻越十余公里山路而无一人掉队,无一人喊累。感慨不虚此行的同时,心中油然而生出几分自豪。也极愿意回去转告济南的登山爱好者及外地游客,登高望远以壮情怀,来泉城的山岳公园吧,这里的美景一定会令你陶醉。

11/22/2013

登大佛头寻找黄石崖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登大佛头寻找黄石崖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登大佛头寻找黄石崖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登大佛头寻找黄石崖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登大佛头寻找黄石崖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登大佛头寻找黄石崖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登大佛头寻找黄石崖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登大佛头寻找黄石崖 - liutielong1952 - 刘铁龙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8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