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转载】记者: 当理想照不进现实  

2013-01-09 09:38:54|  分类: 民主、自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本刊第203期封面策划《晒一晒他们工资单》中的一篇。由于最初的策划是“晒工资”,只能就薪酬谈薪酬。但我特别想说的是,对兄弟们的新闻理想有着摧毁性打击的,绝不仅仅是微薄的薪水。这篇稿子在这一特定的时间拿出来看,竟真的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了。)

   对一个记者提到“新闻理想”时,对方会作何反应?

十年前,他或许会不假思索地说,“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那一刻,你会看到阳光照在他的脸上。而现在,这四个字换来的很可能是一句“你才有新闻理想!你全家都有新闻理想”的嘲讽。
十年前,平媒记者尚被视作“无冕之王”;十年后,这一群体已沦为“新闻民工”。精神蜕化的背后,是收入的失落。

 “黄金”时代
“我记着当年出去采访,人家一听你是《南方周末》的记者,往往会特别兴奋地说,‘哦,我特别喜欢看你们报纸’。我听了,特别开心。”《南方周末》前记者南香红回忆。
上世纪90年代末,在新疆工作的南香红开始给《南方周末》写稿。凭借扎实的采访和娴熟的文字功底,一个稿子写下来,她可以拿到四五千块钱的稿费。在当时,这是个很大的数字。“我在新疆,一个月的工资只有几百块钱,一篇文章的稿费相当于我半年的工资。”
2001年前后,南香红正式加盟《南方周末》。“其实我到的时候,《南方周末》的工资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南香红说,有记者曾经这样描述该报上世纪90年代的工资,“钱发下来了,还没来得及存进银行,下个月又发了。放在家里,一摞一摞的。”
尽管走了“下坡路”,南香红每月还是能拿到2000多块钱的基本工资。工资虽不算高,但稿费相当可观。2001年,最多的一个月,南香红拿到了一万八千多元的薪水。
“那个年代的记者工资高,不存在生活压力;社会地位高,走到哪儿都受人尊敬。”一位2011年加盟《南方周末》的记者感叹,“所以他们可以做得很纯粹,当理想照进现实的时候,才不会被现实粉碎。”
2005年前后,《南方周末》进行了一系列改革,记者被分为普通、资深和高级,其中每个级别又细分为三等。南香红成为高级记者,每月税后能拿到一万出头的固定工资。
“资深记者是一种荣誉,到了高级记者就相当不舒服。”南香红说,“因为高级记者太少了,绝大多数人都饥寒交迫地盯着你,压力特别大。”

 “饥寒交迫”的人们
2007年,南香红离开《南方周末》。之前的2006年,何明(化名)加盟《南方周末》。他从最底层的普通记者丙级做起,一个月拿两三千块钱的基本工资。稿费根据稿子质量分为A、B、C、D四个等级,??每个等级中又进一步细分。B稿的稿费约在4500左右。
“A稿一年都很难出一个,能拿到‘B-’就好得不得了了,大部分稿子都是C稿。”何明透露,写得多的时候,他可以拿到一万出头的工资,少的时候只能拿到一两千。“我们那一拨是最苦逼的,只能疯狂写稿子。有个记者为了买房子,一个月能写五六篇调查稿,调查稿哇!一般来说,如果要养活自己,一个月至少得写三个稿子,大家都疲于奔命。”
七年下来,何明还坚持留守在《南方周末》。此时,他已经熬到了资深记者。
“资深记者的底薪应该有七八千吧。”刘叶(化名)透露。刘叶2011年成为《南方周末》记者,从普通记者的甲等做起。
刘叶的底薪是4500元,税后3000多。按照每月写两篇稿子来算,他一个月大约能拿到八九千元,外加每月700元的交通费、通讯费报销。“这些钱在北京够干吗的啊?”刘叶说,光租房子,他每月就得花去三千多。


理想在风中
“以前和媒体圈的记者凑在一起的时候,大家总会满怀激情地聊业务,分享各自手上的资源。这两年好像谁都不提了,连刚入行不久的年轻记者好像都没有激情了。”一位从事媒体研究的学者有些困惑。
现实让越来越多的平媒记者选择离开。他们或投奔新媒体,或索性淡出媒体圈。
从失望到放弃,再到离开,记者程颢(化名)只用了不到四年时间。2008年,他投奔某周刊,当时的基本工资是3000多元,如果完不成任务量,只能拿到1000多元。他和同事合租在一个半地下室的一居室里。撑不下去的时候,只能四处借钱。
2011年,程颢终于选择离开平媒,去了某著名电视台。
有时,他也会怀念那段“为新闻而来”的日子。“那时候多纯粹,就是为了做稿子。别说拿红包了,政府请吃顿饭都会脸红。现在不一样了,出去采访你要是不收红包,连摄像都看不起你。”程颢沉默半晌,略带自嘲地笑笑,“你们都鄙视我吧,连我都鄙视我自己了。”
某都市报记者梁岩(化名)则选择网站作为自己新的落脚点。工作的改变,使他的工资连翻数番。但整日坐在电脑前,面对碎片化的信息,他也会心有不甘。看到突发新闻时,他还是恨不得立马赶往现场。梁岩说,春节后,他还是想回到平媒。
总还有些残存的理想,不休,不止。     


每月拿着8000块,和一帮一月拿数十万的公司老总们高屋建瓴地谈产业规划,这是财经记者;每月拿着7000块,留着哈喇子说着年薪百万以上的人怎么吃穿玩乐,这是时尚记者;每月拿着6000块,两眼放光地写“中国向何处去”之类的文章,这是时政记者;每月拿着5000块钱,全国各地要追查真相,常常被赶出门偶尔被追打,这是记者中的战斗机,调查记者。
这一篇是对我们这个行业的吐槽。十年无增长是对纸媒行业的一个描述,所以这个行业现在招聘时都不好意思说收入,而大谈理想。曾几何时,记者,尤其是纸质媒体记者在收入上还是可以的,这十年来,让高帅富变为穷矮矬的力量是技术:互联网以及手机的普及改变人们的阅读方式,报纸,就像胶卷一样,成为黄昏,终有一天会进入博物馆。
但新闻不死。文化传媒业的收入仍在以比较高的速度增长,这要求纸媒记者要和这个社会一样实现转型。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