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转载】严打之下的“道不拾遗”  

2013-01-28 17:29:33|  分类: 以史为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dujiangbo123《严打之下的“道不拾遗”》
  “道不拾遗”常和“夜不闭户”并列,成为中国式理想国的重要指标。追溯两者的词源,“道不拾遗”典出法家文献《韩非子·外储说左上》,“夜不闭户”典出儒家文献《礼记·礼运》。“道不拾遗,夜不闭户”并列,说明儒法不仅有互相冲突的一面,更有暗通款曲之处,否则,儒表法里的模式不可能历两千年而不衰。
  儒法相济,但侧重于儒家,还是侧重于法家,会产生路线差异。具体到行政官员,有循吏和酷吏之分,前者侧重于教化,后者侧重于严打。有人把严打称为法治,我不敢苟同,这里不予采用。近的事例暂且不说,以《汉书·酷吏传》中的严延年为例,可以领教严打之下的“路不拾遗”,是何种风采。
  酷吏在史书里常有“刻薄寡恩”的劣名。可是,酷吏一旦降临人间,又会获得群众拥戴。“刻薄寡恩”,换成另一种说法是“铁面无私”。酷吏绝非一无是处,他们常有一些非常之举,使得他们具有“酷”(cool)的超凡魅力。正是因为如此,酷吏在现实中,并不像在史书中那样容易辨认。
  严延年冒着生命危险挣到第一桶金。大将军霍光废除了刚刚继位27天的昌邑王,尊立汉宣帝,严延年弹劾霍光“擅废立主,无人臣礼,不道”,虽然弹劾无疾而终,此举获得朝廷上下的敬畏。接着,严延年弹劾霍光密友、时任财政部长(大司农)的田延年携带武器侵犯皇帝的车队。但是这次弹劾马失前蹄,一方面田延年否认此举,另一方面御史中丞谴责他为何没有立即通知有关部门阻止此举。严延年反而被弹劾,论法当死,他只能逃窜,直至大赦,才得以复出。严延年的第一桶金,可以理解为“舍生取义”的结果,也可以理解为“亡命之徒”的收获。
  此后,严延年担任地方官员,但是因为“坐杀不辜”被免职。但他并未因此退出政坛,而是很快复出,一度在中央政府任职,后来担任涿郡太守。在涿郡,两个大姓权倾一时,严延年开展打黑行动,主持打黑的主管官员准备了轻重两套方案,准备见机行事,被识破,下狱处死。于是,其他官员争先恐后,纷纷重拳出击,两个大姓被视为地方黑恶势力,分别有数十人被判处死刑,郡中实现了“道不拾遗”的理想。
  过了三年,严延年改任河南太守。他的主要工作是“摧折豪强,扶助贫弱”,具体方式是:“贫弱虽陷法,曲文以出之;其豪杰侵小民者,以文内之。众人所谓当死者,一朝出之;所谓当生者,诡杀之。”也就是说,弱势群体违反了法律,千方百计把他们无罪释放;新贵阶层对民众有所侵犯,一定从重从快严惩。大家都认为罪该致死者,无罪释放,大家认为罪不至死者,执行死刑。这样的效果是,属下和百姓都觉得领导高深莫测,因此胆战心惊,不敢越雷池一步。
  严延年对待属下关怀备至,不论出身,只要忠诚,就情同骨肉。于是,冷冰冰的工作关系成为亲密的私人关系,在这种关系面前,隐私也不复存在。不过,严延年也有很傻很天真的一面,他认为一个狱史很清廉,但那个狱史只不过是不随身携带受贿的银子。可以看出,酷吏虽然力主反贪,反贪一片形势大好,但是这种大好形势却无法经受仔细推敲,反贪只是领导控制属下的一种方式。
  等到冬天,严延年将各县囚犯集中在一起处斩,血流数里。严打的效果极为显著,令行禁止,郡中稳定压倒一切。有同僚劝他慈悲为怀,严延年表示河南的情况比较特殊,一定要严打才行。颍川太守黄霸反其道而行之,重在宽恕之道,郡中一片清明景象,严延年对其非常不以为然。他的母亲赶来一起过年,恰逢各县囚犯被押解到郡中集中斩首,对他表示强烈不满。虽然严延年态度不错,但是仅仅是客气地表示了孝道,并未听从母亲的建议。
  法家的规律是,严打者最终被严打,从商鞅到韩非、李斯,无一例外。虽然这已成为规律,但是酷吏们依然前赴后继。严打者严延年也无法逃脱被严打的命运,他后来被举报十项罪名,在闹市被公开执行死刑。与后世酷吏倍受群众爱戴不同,在严延年的时代,公众舆论尚未被全面控制,严延年在河南郡守的任上依然被称作“屠伯”。
  创下“道不拾遗”政绩的酷吏,比比皆是。严延年之前有郅都,《史记·酷吏列传》对他的事迹有记载。郅都的第一桶金如同天降,他陪同皇帝出游,贾姬上洗手间,一头野猪色胆包天,跑了进去。皇帝示意郅都把野猪赶出来,郅都没有反应,于是皇帝准备亲自英雄救美,郅都赶忙劝阻,美女到处都是,没了贾姬还有其他姬,但皇帝只有一个,一定要保重。皇帝被说服,那头野猪一览春光之后,也就心满意足地离开了。郅都的临危不乱、顾全大局,受到太后的重赏。
  济南有大姓不太听话,郅都被任命为济南太守。他上任之后开展打黑行动,将为首者满门抄斩,一年多的时间就出现“郡中不拾遗”的安定团结的局面。郅都后来得到晋升,依然坚持严打的风格,以至被称作“苍鹰”。与严延年一样,他最终也没有逃脱被严打的命运,因为严打废太子而获罪于太后,被斩。
  当“道不拾遗”的美丽蓝图和“屠伯”、“苍鹰”的名声联系在一起,严打也就现出了原形。严打与法治无关,或者说,严打只是在违反法治的层面上和法治有关。严打更接近德治,比如以“惩强扶弱”作为动员口号,以“道不拾遗”作为治理目标。严打最终表现为人治,酷吏通过严打积攒个人的政治资本,以便更上一层楼。皇帝曾经准备调任严延年担任要职,文书都已经发出,但因为严延年的酷吏名声又宣告作废。
  如果严延年可以控制并且制造公众舆论,他会怎么样,真是不堪设想。可以预料到的有两点:第一,他的严打力度会更大,因为没有反对的声音;第二,他的历史地位会高出许多,因为没有反对的声音。
  (原载《财经》2010年10月25日)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