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转载】人若有情,文亦有情  

2013-01-18 10:04:32|  分类: 凡人小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很早就有写写我那位主编的想法了,她是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女子,我所见过的那么多人那么多事,能给我留下极深刻的印象的毕竟少数,能让我为之动容要执笔写一写的更是少数。她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就好比那抹鲜丽的玫红,很赏心悦目,更喜爱听她的声音,朗朗动人,不知要比那些电台的DJ好上多少倍了。直到这个年末,她已离去(离开单位),我们不再共事,我才动笔想写一写她。


初见主编,她是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招聘者了,当时我也没细细打量她。我们很简单地谈了谈,那天面试回去后,我以为多半是要石沉大海了,被录用的机会渺茫。毕竟,我之前的工作简历与这个写作的行当一点关系都没有。谁会那么大胆地录用我呢?尽管我给她看了我在一些刊物上被采用的文章,还有我的豆瓣主页,但毕竟我心里知道,我的文章风格和他们的迥异不同,我原来读的一些经济学、政治学的东西,写的也是偏时评的文章。遂回去之后,倒也没想着这桩事儿了。岂料一个礼拜之后,主编给我打来电话,说是要正式给我OFFER,让我准备确定一下要去上班的日子。


这真是喜从天降,在从文的道路上,没想到竟然是如此一帆风顺。后来我问过她,你怎么敢用一个从没有这方面经验的人?这是我最好奇的问题了。她看了看我定定地说,你敢尝试,我就敢用你。她眼神中有种说不出的坚韧,就是那个直直的、定定的眼神。编辑部的每一个人都是被主编慧眼识金留下来的,每个人都有独特的气质和优点,任人唯才是她最擅长的。她怎么就这么容易发现别人身上的优点呢?我总觉得要当好马不易,可要当好伯乐更不易了。我觉得自己是被先被主编肯定了,先获得了她一份宝贵的信任,才上手入行的。她也曾经说过我是个目标非常明确的人,她能够感觉出来我身上这份能力,她说,你那么会找文章,就说明了你是个很会利用资源的人,这里没人比得上你。找文章和找资源是一个道理的。我听后,心中暗自惊愕,主编不是吃素的呢。我原以为我是凭借着一种勇气跳水,不知水是深是浅,总之想跳下去领略一番,哪知道被主编给接住了,惺惺才相惜啊,当时我俩还真是有点心有默契吧。这就和我之前浙江的草根老板一样,我相信你能做好就一定能做好,委以重任竟然是那么一霎之间,可这份信任却是沉甸甸的,细细想来当时没有感知到这份重量,如今越发感觉到其分量不轻啊。


我原来是做什么的呢?我是个一直在商业领域做事的人,从义乌的小商品跑担当开始,到后来的浙江代工厂、汽车进出口,乃至后来与政府打交道的基建工程项目、政务软件等,外贸、销售、大客户经理一路下来,一直在市场、商业领域里打转,就是没有做过写作行业的事儿。所以在那段漫长的商路上,风风火火地把青春耗完,在跨入三十的大槛之前我停顿了下来,问自己:我还喜欢这样的工作吗?我想了很久,几近于纠结的状态——那个压力肯定是巨大的,那个人际一定是复杂,那个体力绝对会透支的;但能赚到些钱,仅此而已。可我要是为了这些钱,继续风风火火下去,我就没有了自己的时间。等等,什么意思?自己的时间?


是啊,从我的内心深处来讲,那并不是我所希望过的生活。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跨入三十岁之前的二十八九岁这两年,会想很多事情,也许这叫顿悟?我怎么就在这个口子上开始慎重地考虑有关人生、生命的意义呢?也许是我害怕老了吧,青春的尾声接近,它就像电影的剧终一般,随着字幕的拉起,曲终人尽。


后来我觉得我当时那样的害怕衰老,是幼稚的。尤其是我与主编相处的那半年时间,我越发觉得自己对青春的看法是幼稚的。她年长我几岁,却整日里容光焕发,精神奕奕,一大早早起,妥妥地坐着城际高铁来到单位,路上耗费足足有2个多小时,这一来一去的,每天倒是浪费不少时间。她说那不是浪费,也是一种生活安排吧,在高铁上看一会儿书,这也是她繁忙工作与家庭照料之余唯一的空闲了。我想着,她一定是静美地坐在火车靠窗的位置,在清晨淡淡的阳光里,看着书,就一路坐过来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精神支撑着她不辞辛劳地在两个城市间来去奔波?我想她一定有个很大的梦想,却又懂得如何脚踏实地地去做事。她曾经说过,酒香不怕巷子深,要是我们坚持写好的原创作品,哪怕越来越多的人来抄我们的,也不用担心。被抄的多了,人家自然知道我们这一家,是金子总是能被人找到。她就像个过去勤勤恳恳耐得住寂寞一心只想着把东西做好的老字号陈年老店的老板娘,在她这里,我们整个做事的环境是氛围轻松的、不紧不慢的,但是特别让人充实。


我有时候会写着写着,遐思奇想,不知怎的偷偷看我的主编,她时而忙于翻书,时而苦思冥想,又时而获致突来的灵感“噔噔”地把键盘打的很响。有时候她也会停歇下来,和我们聊聊,玩笑之余,尽是她的笑声,余音绕梁啊!我想容颜固然重要,但是那副肉体如若没有精神力量的支持和喂养,还是会垮塌的。对,我也要找寻自己的精神力量。


可我直到这近一两年才开始广泛地阅读起来。你说晚了吗?是晚了。我很是羡慕那些还在校园中有着大把大把时间用来读书、吸收养分的年轻人。你说不晚吗?是不晚。人生只是过了三分之一,我还有大半辈子可用来弄清楚我要追问的哲理。说起读书,我年少的时候就曾捧读过经典名著,那时候大人们还担忧我读不懂,我确实不太懂,懵懵懂懂的吧,云里来雾里去的。但我喜欢上了故事,我也想当个讲故事的人。于是,早在初中我就完成了自己写的一部小说,给同学们传阅,后来一度迷恋写小说,上课也不听了,假装很认真地写字做作业,其实在那儿埋头写着小说呢。


写小说啊,就像造梦,你想编织个什么样的梦,主角是谁,他们的命运如何?那时候我就好这口,我觉得自己是主宰那些我所创造的小人物们生杀大权的上帝。这也许是最天真也最直露欲望的写作了,我就是这么赤裸裸地干这“营生”,自娱自乐,乐此不疲。有些小说写的太过赤裸,只能偷偷地写,不让人看见,每每从隐蔽的床铺下拿出来细细回味,都能自我满足一把。那是我最大的快乐,这些写的不能让人看的、甚至有些猥琐的、都是些最邪恶最坏的思想的东西,是我当时内心里所能设想的最大胆、最邪恶的东西,也许别人看了就说这东西该烧掉、太坏了,但却是我与自己最亲密的秘密。


后来,没有把这个坏坏的“营生”经营下去,因为工作了,开始繁忙,没有时间去读书,也没时间“造梦”了。我可总算知道了我为什么停下脚步问自己,我怎么就没有了自己的时间呢?我还是想写,就是有写的欲望,蠢蠢欲动。写文章、读书真是件好事情,我以为这是最从容最优雅的生活了。我曾经叱咤风云地走在饭局间、应酬间不能把时间为我所用的时候,我就特别艳羡那些从文的人。他们可以安安静静地一上午翻阅一本书,在一排书架下如饥似渴地饱读,在那个斜阳暖人的午后捧着红茶杯子,聊些有趣的话题,洞察人性,谈笑风生。也许我把从文的人想象的太文艺,太小资,太有情调了,一些从文的朋友反过来倒是很羡慕我的生活,走马观花的会展、电光火石般地杀价、和某个市局叙叙旧、出席一下哪个地方商会……但我听得最多的还是那些奉劝我的:你还是别进这行,这行可不好混,钱少,事儿多,人坏。


我就是那个执拗的脾气,这也是我不计薪酬去写作行业面试的由来。好在我遇上了一个不错的主编,她给了我这个入行的机会。她是个情商非常高超的人,赞美和鼓励总是恰当好处,分文不多,分文不少,所以她说出来的话不让人觉得腻伪,反倒有股浓浓的亲切之感,再加之她天生的好嗓音,那真是好听极了。我也被指责过,女人就该如何如何之类的话(自己的确泼辣的不像话),我对此一点都没概念,女人味儿嘛,不就是穿着短裙黑丝袜吗?后来遇见我的主编,才知道女人味不是衣服妆扮出来的,不是绕首弄姿摆放出来的,那是实实在在由里而外散发出来的气质,那个犹如银铃般格格的笑声,那个从任何角度看去都是完美一百分的笑容。


我经常问自己,你感受到了吗?感受到了那股亲切之情吗?做人如是,作文亦如此。胡适说过,文学之道,一为情感,二为思想。情感者,文学之灵魂,文学而无情感,如人之无魂,木偶而已,行尸走肉而已。所谓思想,盖兼见地、识力、理想三者而言之。文学无此二物,便如无灵魂无脑筋之美人,虽有秾丽富厚之外观,抑亦末矣。


吾当自省之,与诸君共勉之。

by 荔枝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