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铁龙的博客

济南刘铁龙

 
 
 

日志

 
 

【转载】崛起带来的创伤  

2013-01-16 19:07:39|  分类: 历史真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鲜苹果《崛起带来的创伤》

  无言以对——共产dang人崛起带来的创伤 - 鲜苹果 - 鲜苹果

 

   无言以对——共产党人崛起带来的创伤

 

长春,中国——与中国内战(指解放战争,下同)中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夺取的其它城市不同,当胜利者洋洋得意地行军通过这座满洲地区心脏地带的工业城市的街道时,没有人群夹道欢迎他们的到来。

 

即使知道了解放军与蒋介石的国民党部队的交战已告结束,大部分居民——还没有在五个月的包围里饿死的那些——已完全没有力气走出门外。“我们只是躺在床上等着饿死,”现年86岁的张英华(音)说,回忆着那场害死了她的弟弟、妹妹和大部分邻居的饥荒,“我们甚至都爬不动了。”

 

在这场被中国的历史教科书捧为解放战争中决定性的胜利之一的战役中,毛的部队不费一枪一弹,饿死了难以对付的国民dang长春守军。官方故事没有披露的是,在1948年6月至10月的包围中,这座东北城市还死去了至少160000名百姓。

 

当中华人民共和国以令人瞠目结舌的壮观、华丽纪念其60周年国庆和90年党庆,但却没有为在共\产党发迹过程中死去的生命,作一秒钟庄严的停顿——这些生命既有估计几千万的在国内战争中死去的那些,也有在毛巩固权力的过程中死去的几百万地主、国民党同情者以及其他被视为敌人而根除的那些。

 

 “长春就像广岛,”张正\隆写道,他是解放军的一名中校,在其著作《雪\白血\红》中记录了这次包围,该书在出版后立即遭禁。“伤亡人数大致相同。广岛用了九秒钟,长春用了五个月。”

(The New York Times的英文报道将张正\隆的名字误拼为Zhang Zhenglu,译者查阅资料,得到张正\隆及其作品《雪\白血\红》的准确信息。)

 

幸存的40000人靠吃昆虫、皮带,某些情况下吃街上到处都是的尸体活了下来。当共\产党的部队占领这座城市时,每片树叶、草叶都已在最后那绝望的几个月里被吃掉了。

 

无言以对——崛起带来的创伤 - 鲜苹果 - 鲜苹果没有任何纪念物或标记回顾这一导致长春民众大量死亡的事件。大部分年轻人对这场包围的黑暗面一无所知,而年已七八十岁的幸存者们则不愿吐露尘封的创伤。“我一直听人说长春是被兵不血刃地占领的,”17岁的李佳琪(音)坐在这座城市的解放纪念碑前的台阶上说。

 

中国学者对此话题大都避而不谈。几位历史学家被问及此事时,拒绝接受采访。长春一位已退休的核物理学家周杰文(音)通过自学成了研究这次包围的专家级人物,他解释说许多关键性的细节如果广泛传播,会损害解\放军作为老百姓的守卫者的名声。这些细节包括射杀逃离城市的平民,对刺铁丝网路障另一侧高举着饥饿的孩子的母亲们的恳求坐视不顾。“造成这么多的平民死亡是解\放军的一大错误,其悲剧程度在整个内战中无出其右者,”周先生说。

 

历史总是胜利者写的,共\产党从来没有为修改历史以服务主旋律而脸红过。教科书将这场革命描绘为民众起义的必然结果;近几个月来泛滥荧屏的爱国主义影视作品毫不掩饰地将毛的部队赞颂为宽厚的解放者。关于革命的不愉快的方面,例如陷入交火的无辜者,则经常被忽略不计。

 

“党没有使用客观的历史,”鲍\朴说,“基本的思路就是历史可以重写,并用作国家的工具。但这要求始终如一的检查制度,对社会有着破坏性的影响。”

 

压~制真~相导致的其它意想不到的后果是难以量化的。许多中国人,尤其是那些成长于喧嚣的战争、饥荒和政治迫害年代的人,都背负着精神创伤,却很少能够表达出来,更别提治愈了。

 

龙应\台,香港大学的一名曾研究长春之围的教授,说几乎每名她曾为其著作《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而采访的年长军官在叙述那场内战时都崩溃了。“这是整个国家的不可言说的精神创伤,60年来从未得到正视和温柔的对待,”她说。

 

这本上个月在台湾出版并随即在大陆遭到查\封的书意图通过幸存者们的故事描述那场内战的可怖。“能够回忆清楚的人不多了,”她说。

 

老人们在长春劳动公园聚在一起,这些幸存者不愿说出他们的故事。但得到鼓励后,众多细节喷薄而出。他们描述了虚弱得无力哭喊的婴儿,为了交换少量食物而被卖出的新娘,以及几英里宽的无人区,成千上万的人饿死在这,饿死在军队的注视下,因为林\彪将军的命令是把长春变成一座“死城”。

 

在包围刚开始的几个月里,虽然价格过高,食物还是买得到的。到了夏末,一块饼干已值得上厚重的金戒指。

 

“我们起先吃烂高粱,然后是玉米棒子,然后扒树皮吃,”85岁的孟清华(音)说。“一星期不吃东西,你就会变得嗜睡。一旦这样,你就开始要死了。”

 

美国飞机空投的少量援助很快就被国民党的士兵抢吃一空。空投停止后,士兵就用枪从老百姓那里抢走食物。较贫穷的街区,按《雪\白血\红》的说法,十室九空。

 

虽然她的家庭还较为富裕,张英华说到了夏末已经买不到任何东西了。他们打开枕头,吃掉里面填充的谷壳。再晚些,他们就煮吃皮革。

 

当时25岁的张女士很清楚,咽下这些鬼东西是活下去的唯一办法。“每天我们吃掉一勺的量,刚刚能让人活下去,但孩子们不行,”她说。最后她6岁的妹妹和9岁的弟弟死了,她几乎站不起来的父母把他们的尸体拖到了大街上。

 

一些当时遵命执行封锁的军人已开始痛悔当时的参与。王俊如(音)说当共\产党强迫他加入少年军时自己是15岁。晚些,他与170000名其他士兵一道,奉命把饥饿的老百姓赶回城去。“我们被告知,他们是敌人,必须死,”他说。

 

不管他对革命抱有怎样的热情,也都被他在劳改营度过的23年时光扑灭了——他说这是对他还是一名大学生时辱骂某位党内官员亲戚的惩罚。获释后,他把工作的年月都用在了拖运木头上。

 

年已76、倍感痛苦的他说,年轻的人们应该了解当时在长春——以及那场内战的其它地方——发生了什么。“他们只知道宣传的东西,”他说,“或许如果他们知道了战争的可怕,他们在未来能够试着阻止战争的发生”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